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现代小说推荐 > 盲婚 by 疯子三三 > 全文在线阅读 第76章 侬本多情(十一)

盲婚-第76章 侬本多情(十一)

疯子三三作品集 6752字 2018-10-06
    接下来的日子晓静全靠这种方式和嘉铭沟通,两人隔着一面墙,却仿佛心靠得越加近了。这些举动全都看在钟家二老眼中,始终没说话的钟老爷子总算沉不住气,狠狠斥责老伴道:“你还不明白?这哪里是在折腾晓静,分明是折腾你儿子!”

    钟夫人沉默不语,许久才说:“我不这么做,怎么知道她对你儿子的心意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钟老爷子微微一怔,眉宇间马上蕴满了笑,伸手搂了搂对方,“原来如此,你是想试探她?”

    “哼。”钟夫人却一点也没被安抚到,狠狠瞪了他一眼,“真当我想做恶婆婆?我也是从媳妇熬过来的!”

    她顿了顿,又面色凝重道:“如果她心里真爱着嘉铭,分开一段时间也丝毫不会影响两人的感情。嘉铭显然是太在乎晓静了,他们这段感情注定和其他婚姻很不一样,我不让她想明白要面对的各种情况,以后嘉铭肯定要受伤,我也不想再自私地耽误晓静——”

    钟老爷子也理解她担心的事,微微叹了口气,为人父母,永远有操不完的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晓静除了偷偷摸摸和嘉铭联系,也不忘讨好婆婆。她还是尽力照顾两位老人,没事就陪着他们散心聊天。之前她总缠着婆婆非要和他们一起去看嘉铭,但后来也不缠了,一切听老人安排。

    没有哪个婆婆会喜欢总忤逆自己的儿媳。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这天晚上晓静准备睡觉,婆婆忽然来敲门。她紧张地站在门口,钟夫人看了她一眼,说:“明天记得早起,陪我去看嘉铭。”

    晓静愣愣地盯着她,半晌才气息不稳地“嗯”了一声,直到婆婆走远,她才控制不住地在原地蹦了两下。

    她终于要和嘉铭见面了!

    钟夫人听着身后传来的难以控制的偷笑声,轻轻摇了摇头,还真是两个孩子幼稚到一起了。

    ***

    晓静一晚上翻来覆去都没睡好,那心情仿佛待嫁新娘一般。当初嫁人的时候家里谁也不剩了,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除了收拾自己的简单行李之外,居然睡得出奇的沉,一点也没有即将为人妇的喜悦。可今晚,那种要见到自己爱人的心情,简直美妙到了极点。

    她盯着窗外的浓稠夜幕,恨不能睁眼就到天明。

    可是——

    “晓静,你好了没有。”早晨婆婆来敲门的时候,打开房门却被里面的情形给惊呆了。

    晓静正站在穿衣镜前愁眉苦脸的样子,而床上堆满了各种颜色的衣服,就连首饰也零零落落地散在梳妆台上。

    钟夫人心里真是又好笑又可气,故作凶巴巴地说:“再晚嘉铭该等急了,刘医生安排的见面时间有规定的。”

    果然晓静一听这话马上急了,迅速抓过一套套装就准备换上,“我很快就好了。”

    钟夫人控制不住笑出声,又轻轻咳嗽道:“嘉铭喜欢白色。”

    她说完就退出去了,晓静傻乎乎地看着婆婆的背影,脸上渐渐也展露笑意,连忙将手里的蓝色套装换成了白的。

    到了医院,果然远远地就见嘉铭站在病房窗户那往外眺望。其实隔得很远,但晓静就像是能感受到他深沉又专注的视线,看得她心跳加速,几乎连正常的走路姿势都快不会了。

    等迈进那间病房的时候,她低着头竟然有些不敢看窗边的人,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但嘉铭很快就主动走过来了,他想都没想就展开双臂拥抱住她,高大的身形将她牢牢包裹住,那力道就像是在无声倾诉着他有多思念她。

    晓静只觉得鼻头一酸,急忙将脸更加用力地埋进他胸口,将那些还没来得及溢出眼角的泪全都藏在他心脏部位。

    她用力回抱着他,反而瓮声瓮气地挤出一句,“你那么用力干嘛,勒得我喘不过气了。”

    嘉铭的胳膊稍稍松了一点,但绝对没有松开她的意思,还是将她单薄的身子牢牢锁在自己怀中,像是永远不打算再分开一般。

    晓静心里真是又甜蜜又酸涩,就这么安静地待在他怀里也幸福得几乎要融化掉一样。

    两人那副你侬我侬的模样,连在一旁的婆婆都看不下去了,“小白眼狼,没见你哪次看到妈妈这么激动的。”

    ***

    接下来的时间里,嘉铭一直牵着晓静的手不肯放,不管钟夫人说什么,他像是都心不在焉的样子,目光时不时就落回晓静脸上去。

    晓静一张脸都红透了,想不到她都快二十八岁的人了,居然还和小女生谈恋爱一样容易害羞。

    钟夫人也算瞧出来了,今天这趟自己来得还真是有些多余,她叹了口气,起身对两人说:“我去见见刘医生。”

    房门才刚被带上,嘉铭就迫不及待地转过身来和她面对面而坐,晓静的心跳又开始乱了节拍,结结巴巴地说:“……你在这里,习惯吗?”

    想到他的情形,晓静又不自觉撇了撇嘴巴,“肯定习惯了,玲珑和你在一起,天天找你说话吧?你一点也不寂寞。”

    嘉铭似懂非懂地看着她,一双眼亮晶晶的。

    晓静不甘心地捏了捏他高挺的鼻梁,酸溜溜的口吻道:“你是不是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玲珑?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了听到没有,你不知道这样很——”

    很让人心动吗……

    晓静硬生生咽下剩下的话,手指从他鼻梁滑落,一点点摩挲着他英俊的侧脸线条。她痴迷地抚摸着他的轮廓,像是要将这段时间以来的遗憾都弥补上一般。

    气氛实在太美好,晓静都有些沉溺在这份难得的温存里,他幽沉的眼底像是有几分脉脉春情,让她一颗心软得不可思议。

    就在她走神的时候,唇上忽然有阵柔软又温热的触感,虽然转瞬即逝,可余温尚存。晓静不可思议地瞠大眼,几乎不敢相信眼下发生的,这是唯一一次没在她的示范下,嘉铭居然主动吻她了!

    而且吻的是嘴巴?!

    晓静慢半拍地吞了口口水,指尖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双唇,随即想到还有一种可能性,马上大叫道:“钟嘉铭,这种事你也只许跟我做知道吗?不许和别的女孩子这样!”

    嘉铭皱了皱眉头,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听懂。

    晓静根本无暇去想是不是这段时间的治疗有进步了,只顾着一遍遍强调说:“这样,这样,你都绝对绝对不可以和别的女孩做,听到了吗?”

    她一一示范,牵手,拥抱,亲-吻,每样都刻意交代到了。

    嘉铭倒是很享受的样子,眼里印着她红嘟嘟的脸颊,像是两团小火焰,甚至有几分狡黠的光。

    晓静做完这一切,又狐疑地盯着他打量,“你是不是在偷笑啊?”怎么觉得这家伙好像在取笑她的样子?

    嘉铭马上正襟危坐,眼神纯粹极了。

    “你不许笑我,我又没有在吃醋……”晓静嘟了嘟嘴巴,别扭地辩解道。

    虽然嘉铭一定不懂,但晓静还是觉得,他眼里的笑怪怪的。

    ***

    那之后晓静能见嘉铭的机会便多了起来,每次去都能发现他有很明显的进步。比如从前一直黏她黏得特别紧的人,现在虽然也照旧喜欢缠着她,但已经没之前那么夸张了,对于她的离开也能平静接受。

    嘉铭还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就是他不再那么抗拒除了家人以外的陌生人,虽然依旧无法和人用言语交流,但这也算非常大的进步了。

    对于晓静来说,现在嘉铭能不能开口说话都不要紧了,从前她一直执着于他能好起来,似乎只有那样,他的世界才足够完整。但现在她已经不再计较这些,她爱上的是眼前的嘉铭,不管他能不能治愈,那些都不再重要。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入冬了。

    宁静的午后两人窝在病床上,窗外有暖洋洋的太阳投射进来。晓静在认真地教嘉铭发声练习。因为太久没说话,他的语言机能就和孩童一般,连简单的音节都异常吃力,就跟咿呀学语的小婴儿差不多。

    “啊——”晓静转头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像我这样。”

    嘉铭也照样学着做了,晓静第一次听他发出声音的时候,连他的音色都觉得很动听,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她笑眯眯地冲嘉铭竖起大拇指,“嘉铭好聪明。”

    结果嘉铭也学她的样子,一本正经地给自己点赞,晓静笑得肚子痛,“钟嘉铭,你能不能别卖萌了!”

    嘉铭一脸无辜地望着她。

    晓静把书放在床头柜上,双臂箍住他脖颈,倾过身去吻他。她热烈地吸-吮着他的双唇,甚至大着胆子将舌头探进他唇齿之间。

    之前两人接-吻仅限于唇与唇的触碰,这次晓静却有些控制不住,虽然她自己也很笨拙青涩,却觉得那样的感觉简直棒极了。爱人之间,少了这些终究是不够完整。

    一吻结束,她深深注视着他的眼眸,轻轻地说:“嘉铭,这是我爱你的意思。”

    嘉铭看了她很久很久,久到晓静都疑心是不是自己吓到他了,毕竟他从没接触过这些,就在她懊恼的时候,他忽然勒住她肩膀将人压向自己,然后贴上自己的双唇。

    濡湿的四片唇-肉轻轻斯磨着,他居然也将舌头放进她口中。他简直灵活得不得了,还知道吮-她的舌-尖。

    为什么这人连第一次接-吻都做得比她好!

    “爱。”他放开她的时候,含糊不清地吐出一个音节,尽管发音并不标准,也说得异常沙哑,可晓静还是听懂了。

    这是嘉铭第一次对她说“爱”,她可不可以……当做他在对她表白?

    ***

    晓静气息不稳地看着他,眼圈一点点开始泛红,可接着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在她腿-根处有东西顶着,那硬度和热度……她就算没经历过也知道那是什么!

    嘉铭显然也发现了,低头就要去看。

    晓静整个人石化当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眼下的情形。

    他奇怪地伸手要去碰自己,晓静急忙拉住他的手,嘉铭漆黑的眼便直直地盯着她看,像是在询问那是什么?

    晓静整张脸都胀红了,恨不能装死晕过去,她支支吾吾地解释说:“那个……是正常的,相爱的人亲亲,就会……这样……”

    嘉铭很聪明,但聪明的人总有强烈的求知欲,在晓静松了口气的同时,就发现嘉铭的手往自己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摸过去。他一定觉得,晓静的反应也该和自己一样才对。

    于是玲珑来给嘉铭送药的时候,就发现晓静红着脸跑了,而床上的男人一脸疑惑的样子。

    幸好嘉铭很听晓静的话,知道这是相爱的人才能做的事,那么也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讨论这个问题,所以他绝对不会去问玲珑的。

    但自打那以后,嘉铭就总缠着晓静要亲,亲完一定都会有反应,晓静也被他撩拨得受不了,可她哪敢引导他做什么?好几次她都想问问刘医生,但刘医生是男的,脾气还特别古怪,她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又难堪地溜走了。

    嘉铭的情况越来越好,虽然还没能完整地说句话,但已经能简单表达自己的意思,刘医生都说,像他进步这么神速的案例真的很少见。

    晓静好几次偷偷地想,会不会和他们俩关系的改变有关呢?如果真的有关,继续治疗下去嘉铭一定能康复起来!

    快到年底的时候,却还是发生了一件事打乱了这个计划,公婆忽然提前回国了,晓静得知的时候,还是从晚好电话里听说的。两位老人居然是回去打算将北北带过来,全家在荷兰定居!

    ***

    晓静当天就订了机票,第二天和嘉铭一同回国。

    事情比她想象的要顺利一些,公婆最后得知北北不是自己和嘉铭的孩子时,表现出的态度还算理智。晓静其实坚信,只要嘉铭继续治疗,他们一定能有自己的孩子,这想必也是公婆真正的心愿吧?

    春节的时候公婆总算作出了决定,对于北北的去留问题,最后商定让孩子两边住,等孩子完全接受了晚好和唐启森,再把孩子还给他们。

    晓静对此终于长吁了口气,这么多年来,她总觉得对孩子不公平,每次面对他单纯的眼神总觉得有种负罪感。晚上她躺在床上一直想事情,今天婆婆说,如果她能有个女儿,将来结亲可就两全其美了。

    晓静自己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她心里也舍不得北北,毕竟是自己带了那么多年的孩子,可——

    她偷偷看了眼嘉铭,又马上否定了这个念头,不行,万一吓到嘉铭就糟了。

    但这次回来还是看到了嘉铭很大的变化,他甚至能和唐启森、北北一起玩游戏了,整个人看起来比从前开朗多了。

    春天的时候,两人又回了荷兰,这次只有他们自己,晓静知道这些事急不来,反正他们现在很幸福,一切都在朝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有天刘医生忽然将她叫去了办公室,晓静以为嘉铭出了什么问题,结果刘医生一句话就让她瞬间红透了脸。

    “你们过过夫妻生活吗?”

    晓静憋了很久才小声说:“……没有。”

    刘医生照旧是一张面瘫脸,看不出丝毫猥琐的样子,直截了当地对她说:“可以尝试看看,嘉铭现在的情况很好,昨天还问我关于勃qi的问题。”

    “……”晓静又羞又怒,恨不能直接躲进地洞里去!

    这个臭嘉铭!!

    刘医生淡淡看了她一眼,“我给了他几本参考书,嘉铭很聪明,应该很快就懂。”

    “……”

    ***

    果然晓静还没想好如何尝试的时候,嘉铭已经开始主动了。对于亲-吻这件事他已经熟能生巧,所以很快就把晓静逗得晕晕乎乎的,等她意识到这人居然还想继续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他什么时候连脱别人衣服都这么厉害了?

    晓静试图用被子裹住自己,她觉得很难堪,其实更多的是害羞才对。

    毕竟是第一次,她全身都红透了,更何况嘉铭简直是将她当做“研究”对象一样,将她身体的每一处都仔细端详了一遍,那表情别提多认真了。

    好丢人啊。

    晓静捂住脸,偷偷从指缝里观察他,在看到他某个部位时又暗暗心惊。

    以前她总是开晚好的玩笑,可其实自己也只是只纸老虎,现在心里又期待又忐忑,甚至有些害怕。

    听说会很痛?

    当他终于进入的时候,晓静却并不觉得痛,那种充实感难以形容,更多的还是心灵上的满足。她那么爱的嘉铭,就在她身体里……

    晓静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仰起头和他亲-吻。

    第一次对于两人来说并不算顺利,后来晚好追问起来,晓静含含糊糊地说:“唔,就、就那样吧。”

    她绝对不会告诉晚好,那天他被嘉铭看得羞死了,又被他来来回回“尝试”了好几次,而且过程中他完全怀着研究探索和好奇的心情。晓静一点不怀疑,如果他能完整地说话,一定会问得她羞愤欲死!

    有了第一次尝试之后,嘉铭对这件事好像上瘾了一样,就像当初刚刚学会接-吻。

    晓静抗议无效,这人在这件事上完全表现出了平时的坏脾气,霸道又强硬。但她并不真正讨厌和他上-床,爱一个人,怎么亲昵似乎都不够。

    ***

    第三年的时候,晓静怀孕了。

    她听到消息时几乎不敢相信,这辈子她居然还能有自己的孩子,是她和嘉铭真正的孩子。

    晚好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人,她在电话彼端喜极而泣,所有情绪都只化作“真好”两个字。是啊,上帝终究待她不薄,还是怜悯她和嘉铭的。

    嘉铭对她怀孕这件事,虽然没表现出特别的情绪,但看的出来他很紧张,许多时候都盯着她的肚子看,若有所思的样子。

    晓静笑着告诉他,“这里有我们的孩子,是你和我的。”

    嘉铭睁着漆黑的眼看她,最后嘴角微微一扬,轻轻笑了。

    等孩子降生的时候,他们已经回了国内,彼时嘉铭虽然还是不能完整地说话,但已经比以前好了太多,他甚至能帮着她挑孩子的婴儿服了。

    小宝宝很会挑时间出生,晓静阵痛的时候在白天,刚好那天北北九岁生日,大家全都围在一起庆祝。结果晓静喊痛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还是唐启森率先回过神,“快点,送医院,我去开车。”

    嘉铭已经紧张地过去抱起她,他急的眼睛都红了。

    晓静疼的满头汗,居然还有力气安抚他,“没事,是孩子要出生了。”

    晓静在产房里待了六个小时,那过程中最难熬的就属嘉铭了,他坚持站在产房门口一动不动,任谁和他说话都不理。后来大家都只能由着他。

    直到医生把孩子抱出来,他脸上才有了一丝丝波动,后来看到晓静时马上冲过去了。

    晓静看着他虚弱地微笑,握着他的手对他说:“你以后又多了一个身份啦,你是爸爸,要像疼我一样疼她,不然我会生气。”

    嘉铭眼神闪了闪,立时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这个小东西对他来说还很陌生,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很久,忽然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孩子……你、我……家。”

    短短的几个字,他说的极其费力,音量也并不大,但晓静马上就懂了。

    他在告诉她:以后,孩子、她,还有他,就是她的家,她再也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晓静的眼眶马上就湿润了,原来那年夏天,她说的每个字都听进了他心底去,那个时候她对他而言已经不一样了。这么多年来,她的苦痛和悲伤他也全都懂。

    曾经以为,一直以来都是她在陪着他,原来是他给了她一份幸福和安定,她却从来不知道。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守护着她……

    这么好的他,哪怕没有只言片语,却更甚情深。

    幸好她没有弄丢他。

    ——完——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大家还想看,但是再写下去就显得累赘了,他们的幸福会继续,以后想到小段子会在微博更新的o(n_n)o~

    新文应该下周开,暂时休息几天调整下,有兴趣的姑娘阔以先收藏,到时候更新收藏夹会提示,也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到时候微博也会通知的,感谢一直陪伴我到现在的妹纸们,鞠躬~2014只写了三本书,2015我会更努力,争取进步,谢谢大家支持!

    新文预收地址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Fresh果果作品集 八月长安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我自对天笑作品集 半弯弯作品集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作品集 猫千草作品集

上一章 | 盲婚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