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现代小说推荐 > 他站在时光深处 by 北倾 > 全文在线阅读 第106章 105

他站在时光深处-第106章 105

北倾作品集 5557字 2018-08-11
    他站在时光深处105

    年初二, 大风。

    雪断断续续下到傍晚终于晴了,夜色卷了边,露出一丝透亮的蓝来。

    老爷子吃过饭在阳台抽了根烟,望着天色对屋里抱着书看了一天的应如约道:“明天天该晴了, 你让景然带你出去玩玩。”

    从除夕夜回来那天起, A市的天气都算不上太好,断断续续的雪,凛冽的风。还没出年假,电视台已经开始播报各地开年有些不太乐观的天气情况。

    北方山区的边境小镇, 雪灾严重。眼看着,这冷空气一路南下,若是这几日还这么不停的下雪,A市很快也要变成被低温, 暴风雪肆虐的灾区了。

    温景然倚着沙发靠背,在削苹果皮,闻言, 觑了眼专心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应如约, 提醒:“爷爷跟你说话呢。”

    应如约回神, “啊”了声。

    “明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温景然把削好的苹果切块,用小刀的刀锋挑起, 怕割到她的嘴唇,指腹压着一侧刀锋, 喂给她:“滑雪场?登山?”

    老爷子推开落地窗迈进来, “嗤”的一声, 笑得讽刺:“难怪一大把年纪了才找到老婆,连着下了几天的雪,你领你媳妇去爬山,这山上的道能走?”

    温景然没理他,又切了小块苹果,压着刀锋喂给她:“那就滑雪场?”

    温老爷子冷哼一声,显然是和他抬扛抬到底了:“滑雪场天寒地冻的,能有什么情调?”

    应如约夹在中间,尴尬得不行。

    去哪对于她而言都没有关系,她和温景然之间通常她都是习惯性服从安排的人。说好听点是随遇而安,说难听点就是毫无主见……

    她眼巴巴看了眼温景然,寻思着说点什么缓和下气氛。

    幸好,有个救场电话及时进来。她内心欢喜,连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也没在意,接起凑到耳边。

    对方仿佛对应如约这么快接电话有些诧异,呼吸声微顿,嘀咕了句什么,在应如约先开口询问时,自报家门:“是我呀,曹星。”

    应如约一怔,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曹星是A大附属医院麻醉科的医生,和应如约同批实习,最后留院的。

    她回S市后换了一次手机号,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前同事都互相留有微信联系,A市和S市相距甚远,电话联系实在少数,是以换号码后应如约并没有大张旗鼓地群发通知。

    而曹星,就属于关系平平,虽没交恶却并不亲近的前同事。

    应如约在职期间,工作需要和曹星互加过微信,后来回了S市清理掉了一批不联系的名单,曹星就在其中。

    是以,大年初二的晚上接到曹星的电话,应如约实在有些意外。但很快,她就镇定下来:“曹星。”

    那端女人声音妩媚,笑声不断:“你真是没良心,回S市后连微信都把我删了。更别说联系方式了,什么都没给我们这些老同学留。”

    隔着手机,应如约也被数落得有些尴尬,她轻咳了一声,草稿也没打的撒谎:“哪能,我回S市后换手机卡了。微信重新登录的时候所有信息都没了,后来找工作也忙,上班后更忙。”

    温景然侧目,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他听出她在打官腔,在撒小慌,没出声,切细了苹果又给她喂了口。

    老爷子避嫌,从果盘里捞了两个蜜橘,揣进口袋里就晃悠悠地上楼了。

    曹星又笑起来,有乐声若有若无地传来,她“诶”了声,也不再寒暄,开门见山道:“我听说你现在在A市?正好我们明天有个聚会,你带上你先生一起来啊。”

    应如约皱眉。

    几乎是瞬间,有簇无名火从胸腔燃起,让她整个情绪有点不快。

    她稳了稳声线,不显山不露水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A市?”

    “贵人多忘事。”曹星嘟囔:“我们A大附院下半年不是外派了医生去你们医院交流学习么,你别把人想的都这么落伍成么,加个微信要个电话,再找个你们医院的医生护士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曹星撇了撇嘴:“我可听说了,我们医院院宝级的男神去S市了,你都没特殊关怀。”

    温景然离得近,听筒里的声音几乎听得一清二楚。

    他抬眼,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应如约,喂得只剩下果核的苹果被他随手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手,把此时浑身都不自在的人抱到腿上坐着。

    应如约挣扎,又不敢太大动作,被按住双腿动弹不得,只能虚张声势地瞪了一眼温景然,若无其事地继续听曹星说话。

    “你还在A大附院的时候,我们一直都以为你会和沈医生在一起。结果没想到……”曹星不无可惜地啧了两声,连语气里的愉快都不掩饰,继续笑着说:“今天知道你结婚的消息,我们都在猜,沈医生提前回A市是因为受了你的刺激。”

    应如约皱眉,正想解释,曹星又一副“不聊了不聊了”的态度,转了话题:“你明天下午一起过来吧,我们大家都等着你呢。大过年的你们估计也没什么事,回来跟我们这些老同事聚聚呀,听说你先生是很有名的外科医生,正好大家一起交流交流,也让我们看看。”

    应如约反感,侧目看了眼心不在焉捏着她耳垂的温景然,挑了挑眉,问:“我以前的同事想邀请我们明天去参加聚会,你去不去?”

    温景然了解她,她要是真的有兴趣的话,不是这种处理方式,当下道:“你忘了?我们明天下午正好有事。”

    曹星已经先一步惋惜了:“真不巧……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一起过来嘛,你不会连这点话语权都没有吧?”

    应如约气乐了:“抱歉,其实是我对聚会没兴趣。”

    她一句话呛嘚曹星一时接不上话,半晌才干笑着挂了电话。

    温景然对她在A市的交友关系并不清楚,看她挂完电话还皱着眉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曲指刮她的鼻尖,打趣:“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应如约摇头,环住他的脖颈轻蹭他的下巴:“我这么宝贝你,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到的。”

    想了想,她又补充:“这个人是我以前麻醉科的同事,没多少交情。打电话来估计也是因为从哪听到我结婚了,才想着明天聚会看看我嫁了一个什么人。她有过先例,我们院有个护士结婚后去当家庭主妇了。后来日子过得不太如意,去别的医院面试被曹星知道了,在群里嘲笑了好几天。”

    温景然摸了摸她的头。

    明明他什么话也没说,可就是这么一个安抚的小动作,让她整颗心都柔软了。

    她弯唇笑起来,仰头看他:“可惜了,我嫁的人是你。真带你去见她们,曹星会很受打击。我心软,不做这种让人失去人生乐趣的事。”

    她拐着弯的夸他,这种讨好的小姿态逗乐了温景然,他掌心覆在她纤细的脖颈上,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失笑:“我平时就这么教你的?”

    ——

    初四那天,A市彻底放晴。

    一大早的航班,吃过早饭,温老爷子派司机去送,他止步在院中,目送着车走远才一步一步走得极慢地回了堂屋。

    辛姨刚收拾完厨房,见老爷子形容落寞,开口问:“小两口走了?”

    老爷子没精打采的嗯了声,回头看了眼早就看不到的车:“走了。”

    辛姨看着不忍,上前扶他:“S市也不是很远,你要是真想这小两口了,随时可以过去。我看景然这热乎劲啊,指不定年底你就要坐飞机去看娘儿两了。”

    辛姨惯会哄他,几句就把老爷子哄高兴了。

    刚才还孤单得身形萧索的人,笑起来,面上才有几分人气,他拄着拐杖往里走,边走边道:“好,等年底坐飞机去看他们一家三口。”

    ——

    飞机在S市落地后,拿了行李,从地下停车场取了车。

    没时间回家放行李,两人在医院附近解决午饭,回去换班。

    也是巧,两方刚交接结束,急诊就收了个车祸病人。

    沈灵芝给患者做完必要检查后,边准备手术边道:“过个年,吃坏肠胃来看诊的患者尤其多,不是暴饮暴食就是在外面下馆子吃得太油腻。大年初一还有个酒精中毒的差点没救回来,车祸也没少收,春节高速免费,出行的家庭多,都赶着过年免路费出去玩。昨天就有个在紧急停车道超车出车祸的,一家三口,小孩还没我腿长……”

    沈灵芝叹了口气,神色不忍:“爸妈都没救回来,只剩下孩子一个。爷爷奶奶都在Q市,现在还没到。李晓夜都快成专职奶娘了,上下班都守着那孩子。”

    所幸,这次的车祸患者情况看着危急,手术却很顺利。

    沈灵芝忙完这台手术,几乎有些虚脱,她摘下口罩,额间还有冷汗,脸色有些苍白,唇角却噙着笑,笑眯眯看着她:“怎么样,还顺利不?”

    “挺好。”应如约弯起眼睛,挽着她往回走:“没见老爷子之前心还悬着,又是担心老人家不喜欢我,又担心老人家意见颇多要怎么讨好。现在好了,终于有种尘埃落定当人家太太的感觉了。”

    “哈哈。”沈灵芝毫不客气地嘲笑了她一会:“我还以为你有应老先生和温医生的撑腰,没有什么怕的。”

    许医生和温景然走得近,所以她多少也知道一些温景然的家世背景,就算是平时,一个开路虎揽胜的医生……怎么都不算低调吧?

    那他背后有什么样的背景,都不用特别惊讶了。

    “对了。”沈灵芝拉住她:“温医生今晚访谈直播吧,什么台来着?”

    “S市的影视频道。”

    应如约陪应老爷子吃过晚饭,匆匆回家守直播。

    怕错过预告,她就盘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边的手机从刚才开始就是一连串的消息轰炸。

    她没空理,好不容易熬过广告,听到访谈节目的旋律响起,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比他还要紧张。

    拧开瓶盖水,她咕咚喝了两口,听主持人报完幕念完台词,又介绍他的履历。

    心咚咚咚的跳着,等掌声响起,镜头切换到他。

    他随意坐着,察觉到镜头切过来,微笑,官方地打了个招呼。

    相比他的从容淡定,还年轻的女主持人好像要更紧张一些,刚开场就在和他对视的几眼中频频笑场。

    提问的问题,应如约一个也没记住,全在看着他,看他或礼貌微笑着给主持人解围,或是认真地倾听主持人的提问,哪怕事先他已经拿到台本看过那些问题。

    医闹为主题的访谈,不少会谈到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薛晓自杀事件以及余荣梁主导的那场医闹。

    主持人提问后,温景然沉默了几秒后,回答:“患者那台手术,我和我太太都有参与。事情经过,医院官博已经做过澄清,我不再陈述。我的立场就是任何不道德蓄意破坏医患关系的人,其心可诛。”

    这句话,他对她也说过。

    无论是当时对她说的,还是现在站在电视台的直播间对亿万观众说的,同样掷地有声,坚定有力。

    直播间有短暂的沉默,随即便是如雷般鼓动的掌声。

    掌声微歇,主持人微笑着继续提问:“刚才我们听到温医生你提到了你的太太,结婚多久了?”

    “不久。”温景然笑起来,目光从女主持人的脸上落在镜头上,仿佛知道应如约此刻一定在看,那双眼似能透过镜头寻到她一样。

    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上是应如约下车前给他戴上的结婚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女主持的视线在钻戒上停留了几秒:“几天前,微博一个大V发起的话题评论里有一位博主晒出了你的侧颜洗手照,被不少网友转载传播,热搜量至今高居不下。这件事对你和你的太太有影响吗?或者问,那么多小迷妹称呼你夫君,你太太有吃醋吗?”

    现场的观众都笑起来,很是喜欢主持人问及的私人问题。

    温景然抬眼看了眼镜头,这回眼里都有了不少笑意:“这件事就是这位正宫做的,她没料到会引发这种后果,愧疚得都忘了吃醋。”

    他的眼神好像真的穿透屏幕,就落在她的身上。

    应如约莫名耳热,兜手往脸上晒着风,嘀咕:“好了,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出卖了你。”

    访谈已近尾声,从刚开始了解医生的工作,日常,到具体的举例,谈及沉重的医闹,和医闹事件的后续处理。再渐渐转向针对他的私人问题,最后的最后,主持人压下台本,出其不意地提出:“刚才我看到我们导演在观众台用马克笔给我发了一个新指令。”

    她含笑,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才不疾不徐道:“无论是我们的场内观众还是场外观众都对温医生你和太太的日常相处很感兴趣,我们现在连线下温太太可以吗?”

    温景然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思忖几秒后,欣然点头:“可以。”

    他在主持人递来的白纸上写下应如约的号码,听着导播台开了扩音的嘟嘟声,微低了头,等电话接通。

    应如约全程盯着直播,从主持人提出这个提议开始,她就开始紧张得不能呼吸,手机铃声响了数遍,她都没能伸出手去。

    漫长的心理建设后,她终于接起,声音不复现在紧张的心绪,格外的平静:“喂?”

    现场安静下来,等着温景然说话。

    他看着镜头,微笑着:“是我。”

    “我知道。”应如约放轻呼吸声:“我有在看直播。”

    观众席有人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应如约的淡定顿时在口哨声里崩盘,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里的他,求助:“我要说些什么?”

    有善意的笑声响起,连温景然也勾了勾唇角。

    他坐直了些,寻到镜头,毫不在意现场是在直播,问她:“我等会就回来了,饿不饿?”

    喂……

    在这种场合说这些真的合适吗?

    她红了耳朵,咬了咬下唇,才镇定自若地回答:“饿……”

    “想吃什么?”

    “肠粉,馄饨。”

    温景然继续旁若无人的问:“多加点醋?酸萝卜要不要?”

    连主持人也笑起来,正考虑着要不要打断他时,便听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忽低了声音,指点她:“你现在去玄关,鞋柜最下面放了个快递盒,你去拆开。”

    应如约一头雾水,但仍旧乖乖听指挥,小跑着到玄关,找到快递盒,拆开。

    温景然听着声音,确认她已经看到东西了,问:“看到了?”

    主持人好奇的追问:“是什么?”

    应如约一张脸顿时红透了:“是口红。”

    这次不等主持人再问,她捂着咚咚跳的心口,压抑着到了嗓子尖的所有情绪,噗嗤一声笑出来:“温先生,这是?”

    “欠你的。”他低声笑起来:“面试那天,我擦掉了你的口红,说考官不喜欢……”

    他顿了顿,声音又清又浅:“其实那位考官,很喜欢。”

    那一刻,他的眼里就像是有光,不似月的清辉,也不似星辰的璀璨,是时光深处,最深最深的灯火。

    (正文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酒窝动人作品集 Fresh果果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八月长安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猫千草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我自对天笑作品集 林笛儿作品集 半弯弯作品集

上一章 | 他站在时光深处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