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现代小说推荐 > 幻想农场 by 西子绪 > 全文在线阅读 第99章 生发女神

幻想农场-第99章 生发女神

西子绪作品集 6812字 2018-11-18
    小心翼翼的抱着草莓, 两人坐着小货车回了家。

    家里的尹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和白月狐本来在好好的打扫院子,结果白月狐手机响了一下, 拿起来看完之后便脸色大变, 把手里的扫帚一扔转身就出去了。他也不敢问白月狐出什么事儿,本来想着等陆清酒回来的时候和他说一声,结果却看到白月狐和陆清酒是一起回来的。

    “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啊?”尹寻有点懵。

    “哦, 我有点事把白月狐叫过来了。”陆清酒说,“然后就和他一起回来了。”

    尹寻闻言也没多想什么,陆清酒把提回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拿出草莓让尹寻去洗了,再让他去后院里摘点眼球果。眼球果里面的汁水也挺足的,用来做糖葫芦应该会很好吃。

    尹寻高兴的洗水果去了, 陆清酒则穿上围裙去了厨房,拿了冰糖准备开始熬糖衣了。

    糖衣必须要小火熬制,速度不能快, 不然很容易熬糊, 熬好之后坚硬的冰糖便融化成了柔软的糖水, 把洗好的草莓和其他水果提前穿在竹签子上, 再在糖水里面过一遍,等到冷却后,糖葫芦就做好了。

    尹寻和白月狐站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等着, 陆清酒见糖衣凝固,便说了句可以吃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伸出手, 一人拿了一串,都拿的是草莓的。冰糖葫芦放进嘴里,咔嚓一声咬掉外面脆薄的糖衣,草莓的汁水便溢了出来,冰糖完美的稀释了草莓的酸味,让整个果子的甜度增加了许多,口感也更加的丰富,柔软之余还带着一点脆糖的清脆。

    “好好吃。”尹寻眼睛亮的像小星星,“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

    陆清酒慈祥的看着两人,自己也摘了一串,他没吃草莓,而是拿了葡萄的,因为之前草莓吃的挺多,所以这会儿也不至于特别喜欢,既然白月狐和尹寻都这么喜欢草莓,不如就留给他们吧。

    吃着糖葫芦,陆清酒顺口问起了今天的事,说原来非人类和人类是有合作的,那岂不是能解决大部分的户口和身份证问题。

    白月狐咔嚓咔嚓的嚼着冰糖葫芦,嗯了声。

    “那为什么少昊说你没有身份证和户口?”陆清酒有点好奇。

    白月狐道:“因为我是编制外的。”

    陆清酒:“卧槽,这还算编制?”

    白月狐道:“嗯。”

    他又解释了编制是什么意思,大约就是想要获得这些东西的非人类都得进入人类的世界生活,拿到户口后至少得在人界世界工作几年,不然户口和身份证都会被吊销。白月狐无法离开水府村,自然也完不成这样的要求,无奈之下,只能成了黑户。但祝融那边还是有点良心,虽然没有给白月狐户口和身份证,但是却给了他驾驶本,还送了他一辆可以开的小货车。

    陆清酒没想到小货车居然是祝融送到自家里的,表示那有空可以请祝融来吃个饭感谢一下。

    白月狐却哼了一声,对此表示出了自己不屑的态度。

    人类世界的水果做成冰糖葫芦挺好吃的,那眼球果做成冰糖葫芦也很美味,特别是里面什么味道都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些水果陆清酒不太喜欢,但只有咬下去才知道。

    除了买水果之外,陆清酒还在超市里面买了很多其他的食材,比如牛排和海鲜,还有一些白月狐肯定没吃过的东西。

    把糖葫芦放到外头,给小花小黑每个一串,还喂了小狐狸几颗后,陆清酒就忙起了午饭的事。尹寻被赶到外头去打扫院子了,白月狐站在陆清酒旁边帮忙。

    陆清酒低着头炒菜,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我忘了问你,我的姥爷是还没有被找到吗?”

    “嗯。”白月狐应声。

    陆清酒说:“为什么凤凰就能找到我姥爷?”

    白月狐说:“其实凤凰一族在当时和龙族都是神明,且能力相当,但是后来因为一些事,他们灭了族,异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后裔。”

    陆清酒仔细的听着。

    原来虽然异界的凤凰被灭族了,但还有一些凤凰的血脉遗留在了人界,不过这样的凤凰通常血脉都被稀释了许多,再加上人界的灵气稀薄,几乎都没有了当时那么强大的力量。凤凰有个最强力量,便是能观百鸟之眸,通百鸟之灵。简单点来说,就是他们可以和所有的鸟儿产生联系。这么多的鸟,自然如同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监视网,用来找人是再合适不过了。本来祝融是想让少昊帮忙的,但奈何少昊家里那只凤凰比小媚还要不靠谱一点,沉迷赌博后直接去涅槃了,无奈之下,祝融只能从外地调了别处的凤凰过来帮忙。

    陆清酒听后有点担心,上次祝融找到他的姥爷,就砍了姥爷的一只手,这次要是姥爷再被找到,肯定还会受别的伤。

    白月狐看出了陆清酒的担心,伸手轻轻的按住了陆清酒的肩膀,道:“不过你不用太担心,其实祝融这次找凤凰来,不止找的是你的姥爷。”

    “那还有谁?”陆清酒问道。

    “异界逃过来了一只烛龙。”白月狐说,“这才是祝融的主要目标。”

    陆清酒恍然:“这样啊。”

    白月狐点点头:“当然,只是这事怕引起恐慌,所以没有对外界宣布,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陆清酒叹了口气,心里好受了一些,但其实还是在挂念着自己姥爷的事,他很想再和姥爷见上一面,好好的聊一聊……

    ……

    夏天到来后,夜晚来临的格外的慢,八点多,太阳才彻底的从地平线上消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沉重且黏腻的气息,有燕子在低空中滑行,一场巨大的暴风雨,似乎快要来了。

    黑黑的云层不知不觉间盖住了天上的月亮和星辰,路边有狂风呼啸,吹起了沙石和树叶。

    吴晓航今天加了一会儿班,等到下班的时候都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噼里啪啦的雨点一个劲的往下砸,他手里拿着的伞简直脆弱的像玩具似得,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到片刻的功夫,身上就已经完全湿透了。这时间段打车也不好打,无奈之下只好打着摇摇欲坠的伞往家里走。

    万幸的是他家里离公司不远,只要穿过几个偏僻的小巷就到了。

    这小巷子里虽然雨势小了一点,但是却是没灯的,吴晓航慢慢的往前走着,只是当走到某个拐角的时候,他却听到了奇怪的人声,好像是有什么人在说话。

    吴晓航小心的靠了过去,终于听清楚了那边传来的声音。

    “快点把钱交出来。”有人在恶声恶气的威胁。

    “呜呜呜,我没钱。”被威胁的似乎是个柔软的少年,声音里还带了一丝哭腔。

    “没钱?”抢劫的人手里的手电筒照向了被抢劫的对象,在看清楚了他的模样之后,一下子转移了目标,“你小子长得挺好看啊,没钱,没钱也没关系,给我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少年愣住了,“脱衣服做什么?”

    “老子叫你脱你就脱!快!”那人把匕首举了起来。

    吴晓航见到此景,心道不妙,连忙掏出手机小声的报了警,报警之后再看向那处,却是看见少年已经慢慢的将上衣脱了下来。虽然灯光昏暗,但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吴晓航还是看见了少年柔软白皙的肌肤,还有那张秀气的,看起来泫然欲泣的脸。

    抢劫的人来了兴致,正打算伸手抓住少年,吴晓航却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他大喊一声住手,又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向抢劫犯:“你做什么呢!”

    那抢劫犯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但在发现吴晓航只有一个人后,很快冷静了下来,他道:“你他妈的别多管闲事啊。”说着还比划了一下手里的匕首。

    吴晓航道:“我已经报警了,你赶紧滚!不然待会儿警察来了,你想走可走不掉!”

    那抢劫犯闻言表情却狰狞了起来,嘴里骂骂叨叨,竟是抓住匕首便朝着吴晓航冲了过来,吴晓航立马闪身躲开。这小巷子里很窄又很黑,抢劫犯冲过来的时候,脚下却好似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吴晓航见状连忙冲向被抢劫的少年,抓住他的手之后便大喊了一声跑,两人像一阵风似得冲了出去。

    然而吴晓航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离开巷子后,身后却燃起了一团刺目的火焰,那火焰以极快的速度,从抢劫犯的脚下直接燃到了他的头顶上,不过呼吸之间,那人便化作了一滩黑色的灰尘,被湿漉漉的雨水冲进了下水道里。

    吴晓航跑了好一会儿,看着身后没有人追来,才气喘吁吁的停下,他停下后,才注意到他和少年身上都湿透了,连忙问少年有没有事。

    少年摇摇头说自己没事,脸色却白的吓人。

    这里离吴晓航家里倒不是很远,他看着少年光.裸的上身,道:“小朋友,要不先去我家里找件衣服先穿上吧?”他担心少年害怕,还补充了一句,“我不是坏人的。”

    少年看着吴晓航的模样,迟疑的同意了。

    吴晓航便将少年领到了自己的家里,先是让他去洗了个澡,然后给他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穿上干净衣服,少年如同去了灰尘的明珠,漂亮的脸蛋和干净的气质都无比的吸引人。

    吴晓航问了少年几个问题,少年都回答了,只是在提到关于名字和家庭的情况时,少年都选择了回避。吴晓航有些无奈,便想着把他带到警局去让警察做工作,可谁知那少年一听要去警局,便起身欲走,吴晓航怎么都拦不下来。

    “好好好,我先不报警,你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啦?”吴晓航只能暂时妥协,“你年纪小,这么出来家里人会担心你的……要是你在外面又遇到那样的坏人怎么办?!”

    少年不说话。

    吴晓航道:“唉,我不报警,但是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如火。”少年说,“我叫吴如火。”

    吴晓航没想到他和自己一个姓,心中倒是有些高兴起来,他想了想,道:“不如这样,你在我家住几天,想通了咱们就回家去好不好?”

    少年看着吴晓航,缓缓的点了点头。

    吴晓航只以为吴如火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孩,看模样应该家境很不错的样子,肯定是和家长闹别扭,过几天就想通了。所以并未将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只当自己做好事,留着他在家里过几天,免得又出去遇到什么坏人。

    然而此时的吴晓航,并不知道,自己迎了一尊阎王回家。

    再说陆清酒那边,最近天气热了,陆清酒身体寒性太重又不能吹空调,便把活动范围放到了后院里。后院上空有厚厚的葡萄藤,遮住了刺目的阳光,还有一口井可以吸热,算是挺凉快了。

    白月狐也陪着陆清酒在后院乘凉,他们家的西瓜也熟了,又大又圆,切开之后红色的汁水溢了出来,能看见里面沙沙的瓜瓤。切完西瓜后,整个院子里都散发着一股子西瓜的清爽香气,陆清酒不能吃冰的,给自己留了一块之后把剩下的都放进冰箱里冰镇着了。

    尹寻有点热,坐在井口旁边摇着蒲扇,陆清酒去冲了山楂汁,就是之前做的山楂酱放水冲开之后里面加上冰块,酸甜可口清凉解暑,还有冻好的牛奶冰棍也能吃了,陆清酒还想着要不要做点冰淇淋……不过这些消暑圣品,和他没啥关系,这个暑假他都碰不得一点冰。

    “真好吃啊。”尹寻喝着冰水,吃着西瓜,感觉美滋滋的,白月狐吃西瓜从来不吐籽,要不是陆清酒盯着,他估计连瓜皮都能全给啃了。

    晚上,太阳落下后空气里总算是有了清凉的风,陆清酒吃完晚饭,本来打算再去后院坐一会儿,但谁知刚到后院,就看见井里的女鬼小姐又从里头爬出来了,坐在井边一脸严肃的思考人生。

    陆清酒端着凳子到了她旁边坐着,说:“你在想什么呢?”

    女鬼小姐道:“我是叫付紫莹对吧?”

    陆清酒没想到她想起来了,也没否认:“是啊。”

    女鬼小姐成神之后,仿佛是丢失了许多记忆,但是因为她没有主动询问过,似乎对于自己生前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陆清酒也就没有主动向她提起过。当然如果女鬼小姐想知道,他也不会隐瞒,毕竟女鬼小姐是他家的第一生产力,家里的经济收入几乎都是靠生发水。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女鬼小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在黑夜里简直像只醒目的萤火虫,这光芒并不刺眼,反而带着圣洁的味道,“你说我为什么对头发这么有执念呢。”

    陆清酒想了想:“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女鬼道:“我得好好想想。”

    陆清酒:“……”

    于是女鬼小姐就这么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陆清酒去后院摘葱准备做煎蛋的时候,被女鬼小姐一把拉住说自己终于想起来了,想起了关于自己生前的一切,关于自己的那个人渣男友,还有很多过去的往事。陆清酒直觉这是个漫长的故事,于是委婉的表示自己能不能先回去做个饭,然后拿点瓜子过来再听故事。

    女鬼小姐想了想,让陆清酒也给她带点瓜子,她好久都没有嗑瓜子了……

    陆清酒同意了。

    吃完早饭后,陆清酒把自己该做的事做了,这才来了后院,顺便带上了一口袋的瓜子。这瓜子是从镇子上买来的,什么口味都有,陆清酒比较喜欢焦糖的,尹寻跟在陆清酒后面一起来凑热闹,两个人端了个小凳子,就坐在女鬼小姐面前开始听故事了。

    女鬼小姐抓了把瓜子,开始慢慢的嗑,语气深沉的讲起了生前的故事。原来女鬼小姐来水府村是和男朋友散心的,他们两人的感情出现了一些问题,本来想要修复一下,结果到了水府村后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尹寻吐了瓜子壳,道:“你们吵什么吵成这样啊。”一般情侣吵架最多不过分手,这两人把命都给吵没了。

    女鬼小姐说:“你知道的,现在的人压力大,作息都不规律,压力一大再加上作息时间不好,就容易……那什么。”

    尹寻茫然:“那什么?”

    女鬼小姐指了指头顶。

    尹寻这才明白,一拍手说:“哦,秃……唔。”他话还没说出口,嘴里就被塞了一团头发,在他惊恐的目光下,女鬼小姐幽幽道:“请不要对我说出这个字。”

    尹寻点头如捣蒜,这头发才从他嘴里撤去了。

    女鬼小姐继续说:“他就嫌弃我嘛,本来是我生日,结果当他把生日礼物拿出来的时候,我就恨上了他。”

    陆清酒和尹寻听到女鬼小姐说生日礼物到底是什么时,他们差点没被嘴里的瓜子呛到。真不知道女鬼小姐的男朋友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他居然在如此浪漫的时刻,从包里掏出了一顶假发和一套生发用品。

    女鬼小姐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当场就和男友激烈的争吵起来,然后她做出了一个不可挽回的举动——伸手在男友的头上薅了一把,薅了一手的头发后表示男友早晚也要秃顶,还是地中海的那种。

    至此,两人算是彻底恩断义绝,男友怒极之下,无情的杀害了女鬼小姐,并且抛尸荒井。

    陆清酒和尹寻两人都没有受过脱发之苦,可谓是听的目瞪口呆,半晌尹寻才憋出一句:“就这啊?”

    女鬼小姐暴怒:“什么叫就这,你知道头发对于我来说多么重要吗!”

    尹寻被吼了一通,蔫哒哒的道了歉,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呵,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成神的使命。”女鬼小姐身上的光芒更加亮眼,她双手合十,做出祈祷一般的动作,“我要让世界上的人都从脱发的烦恼之中解脱出来。”

    陆清酒和尹寻嗑着瓜子在旁边听着。

    女鬼小姐道:“谢谢你,陆先生,是你为我提供了这条道路,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可以提一下吗?”

    陆清酒说:“你说你说。”她可是家里主要劳动力。

    女鬼小姐道:“我想增加生发水的产量。”

    陆清酒:“唔……也行啊,不过如果产量太多,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哦。”现在他家的生发水在网上就已经非常火爆了,不过因为产量就那么一点,倒也没多少大的企业或者组织注意到,毕竟没有碰别人的蛋糕,可是如果想要增加产量,就有可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女鬼小姐道:“也是,那就不要增加太多,再增加一百瓶就行了。”她现在需要更加浓厚的信仰之力,才能维持神格。

    陆清酒算了算,同意了女鬼小姐的要求,还问了一下女鬼小姐对价格方面有没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

    女鬼小姐摇摇头示意说这个事由陆清酒做主,只要别开出大家都买不起的价格就行。

    陆清酒点点头,说那还是保持原价吧。

    “还有就是能不能每天给我送点吃的啊?”女鬼小姐说,“我发现我现在好像能吃东西了。”

    陆清酒说:“没问题啊,你现在是住在井里面吗?”

    “是啊。”女鬼小姐道,“等再过个几年,我可能就凝结出实体了。”

    陆清酒心想原来还要好几年,那可真是任重而道远,不过慢慢来嘛,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聊完天,陆清酒就要去做午饭了,他站起来和女鬼小姐告别,正打算走,女鬼小姐却来了句:“陆先生,我真的非常感谢您,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我只能给予你我唯一拥有的。”陆清酒闻言就感觉不妙,正打算拒绝,那双手却已经轻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站在旁边还在嗑瓜子的尹寻也没能幸免,一脸懵逼的被按住了。

    陆清酒:“……”

    尹寻:“……”

    他们两人对视片刻,都在对方眼神里,看出了惊恐的味道。

    白月狐从地里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厨房找了陆清酒,只是刚进厨房,他就被惊了一下,只见厨房里站了个黑色的身影,乍看像个原始人,直到那人扭头,白月狐才意识到那是一头黑色的长发。

    “你怎么了?”白月狐问道,“怎么去喝了井水?”

    陆清酒痛苦道:“是她给我们的感谢礼。”

    白月狐说:“哦,不就是头发长长了吗,没事,我帮你剪掉。”

    陆清酒咬牙道:“不止是头发。”

    白月狐:“……?”

    陆清酒绝望道:“所有毛都……”

    白月狐:“……”

    陆清酒:“刚剪掉。”

    白月狐表情微妙,忍住了笑。

    陆清酒痛苦的叹息,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了光阴似箭是什么意思。

设置 手机 目录

明月珰作品集 墨香铜臭作品集 雪在烧作品集 一念作品集 寸寸金作品集 八月薇妮作品集 水千丞作品集 焦糖冬瓜作品集 欣欣向荣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上一章 | 幻想农场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