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古代宫斗小说推荐 > 毒妻不好当 by 雾矢翊 > 后记与番外 第146章

毒妻不好当-第146章

雾矢翊作品集 5425字 2018-07-28
    上次大闹香满楼的事情闹得挺大的,幸好有大人帮忙压制,倒是没有闹开来,加上萧承瀚也留了个心眼,所以知道这事情的人并不多,只以为是什么纨绔子弟去砸了人家的场子罢了。

    至于事后向家长告状这种事情,只能说在他们这个身份地位,没有眼红的小人是不可能的,自然是十分乐意给他们找些麻烦。如此,以萧承流等凶残的小鬼们,也十分乐意给那些人找些麻烦。

    “要不是我娘护着,我爹就要打断我的腿了,说我做了坏事不懂收拾,要给我涨教训。”萧承浩皱着脸说。

    “要不是我爹护着,我娘早就拿家法了。”萧承流十分可怜地说,他有一个十分凶残的娘亲,亲爹实在是不给力。

    金甜酒同学——金煜也苦着张脸,说道,“我爹差点将我折腾得半死不活,晚上的父亲好可怕!我晚上不要回家了,瀚哥哥,今晚我去你们家住好不好?”一脸期盼地看着萧承瀚。

    众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萧承沣笑道:“甜酒哥哥你这样说小心五姑父伤心,五姑父可疼你了,还经常亲自送好吃的东西去书院给你补身体呢,谁不知道五姑父疼你。”他可是记得五姑父笑起来是傻气了点儿,私底下还被书院的人笑话他傻驸马,都被金甜酒直接饱以老拳,还曾被山长罚去洗茅厕呢,不过五公主亲自去了书院一趟后,没人再敢说什么了。

    “那是你没有见过我爹另一面。”金煜显然不领情,从小到大被折腾惯了,对另一个精明又可怕的父亲,真是累觉不爱,还是比较喜欢白日里有些傻气却很宠他的那个爹。

    几人说了会儿各自被罚的可怜遭遇后,萧承瀚终于说起了正事,“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事情相商,上回没有捉到陆沚挺可惜的,这次咱们决定换个法子。”

    听这么一说,萧承流等人都陷入了沉思,萧承浩不爱动脑子,只喜欢蛮干,当下也不加入他们想法子,边吃边等着他们出个什么恶毒的主意,到时候他只要冲在最前面执行就行了。

    只有萧承沣有些困惑道:“若是陆沚安份地呆在家里不出来,咱们也拿他无可奈何吧?”

    金煜摸摸甜糯糯的少年的脸蛋,心说怎么甜瓜这么单纯可爱呢?和他们一点也不像,更不像吃人不吐骨头的瀚哥哥,说道:“这事瓜瓜就不用费脑子了。”反正你的脑子也不好使,就当个乖孩子吧,以后娶个厉害点的媳妇帮衬着就行了。

    萧承流一眼就看出金煜的心思,心里忍不住翻白眼,让甜瓜娶个厉害的媳妇,外一甜瓜被他厉害的媳妇欺负了怎么办?

    金煜回了他一眼,鄙视他的智商,有他们这些人在,就算是恶女人,也将她收拾了,会让她欺负甜瓜么?甜瓜的良善已经成了他们这群人的良心了,是要好好保护的,有他们在,护他一辈子安宁绝对不成问题。

    两人眉来眼去,用眼神交流,萧承瀚有些黑线,不管这两只打什么主意,但不要抱着傻甜瓜打主意啊,傻甜瓜已经够像小白兔子了,就别再折腾他了。

    抬手敲了他们一下,萧承瀚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便将自己的主意说出来。

    ******

    阿宝携着女儿从平王府回来,发现今日女儿腰间没有挂那串金色铃铛,不由得有些好奇。

    “包包,你的铃铛呢?”

    “收起来了。”萧瑶十分淡定地回答。

    阿宝借着喝茶的姿势,佯装不经意地问道:“以前都不见你佩戴这种东西,是去哪里买的么?还是哪个姑娘送你的?”她家女儿现在的身份地位,是很多人巴结讨好的对象,可能是一些姑娘讨好送的,也不一定和男人有关。

    “在珍宝阁买的,款式不错。”萧瑶说着,脑袋浮现了那日买铃铛时的情景,那个人看起来似乎并不像弟弟们说的那样不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当然,萧瑶是相信自己的弟弟们的,自然不会给他们惹麻烦。

    阿宝放下茶盏,仔细看她,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更没有像是儿子说的,女儿已经心有所属的样子。虽然她向女儿透露过看中陆家的长子陆沚,在一些大场合女儿也见过他几次,却没什么交集,想要什么芳心暗许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如此一想,心里便有些宽慰,若陆沚真的不适合,也不勉强。

    母女俩说了会儿贴心话后,阿宝让她回房去歇息了,便问起两个儿子的行踪。

    “世子和二少爷一早就出去了,奴婢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

    阿宝皱眉,小儿子现在还要上书院读书,大儿子倒是不去了,但多数时间也在家里专心读书,偶尔出外也是去与昔日同窗讨论学问,为明年的春闱准备。阿宝知道她家甜糕并不愿意像那些世家子一般享受家族的荫庇,而是想要以真才实学进朝堂。科举好比她前世的高考,儿子想要考名牌大学,她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若是明年榜上有名,便可以给他说亲了。

    傍晚时分,家里的大小男人都回来了。

    阿宝瞅了眼哥俩好地搭肩回来的两个儿子,嘴角微抽,大儿子又将小儿子耍得团团转了,不过看小儿子一脸纯良的蠢萌样子,连她都觉得挺好玩的,恨不得插上一脚——捂脸,小儿子还是要拿来疼爱的。

    “你们今天去哪里了?”阿宝抱住小儿子,柔声问道。

    萧承沣很诚实地告知了他们的行踪,不过省略了他们如何谋划着寻陆沚麻烦之事,“娘,甜汤哥哥他们都被罚了,好可怜哦……”

    “既然他们如此可怜,瓜瓜也和他们一起同病相连吧。”

    “……不,他们一点也不可怜,应该的!”萧承沣马上改口了。

    阿宝笑眯眯地看着他,看得萧承沣躲到了姐姐身后,觉得自己果然是家里最可怜的,谁都可以欺负。

    等儿女儿各自回房,阿宝终于扯着萧令殊问他查到了什么。

    萧令殊侧首看她,阿宝马上识趣地凑过去给他宽衣解带,伺候他梳洗,殷勤极了。

    心情大好的王爷终于开口了:“不是陆沚。”

    “诶?”阿宝双目圆瞪,夫妻十几年,很快便明白他简短的话下之意,说道:“糕糕他们认错人了?”

    “对。”萧令殊面无表情,对于儿子们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行为不置可否。

    阿宝捂脸,她一直觉得大儿子聪明又腹黑,没想到也有犯蠢的时候。不禁又问道:“不是陆沚的话是谁?难道是与陆沚长得极为相似的陆家兄弟?我好像都没见过……”陆沚是陆家长子,他下面有两个庶出的弟弟和一个妹妹,看着长相都与陆沚并不相似,应该不可能让人误会吧?

    “不是,是礼部侍郎方远之子,方怀逸。”

    听罢,阿宝明白了,方怀逸其母是现在的陆家老爷同胞妹妹,外甥肖舅,方怀逸与陆沚是表兄弟,但长相十分相似,宛若亲兄弟一般。先前方远一直外放为官,近段时间方回到京城,迁礼部侍郎,而方怀逸因其品性才德问题,方侍郎回京后严格管教,并没有机会出现在众人面前,大伙皆知方远之子,却不得见其人,也不知其人。

    原来是虚惊一场,阿宝松了口气,她看好的女婿还是不错的,只是好像摊上了个不学无术的表弟罢了,而这表弟与他长得太像了,让不知情的人误以为是他,使他的名声受累。而陆家看在方怀逸是亲戚的份上,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

    当然,陆家也不可能让方怀逸破坏了陆沚的名声,只是他们还未出手,萧令殊已经将前因后果查明白了。

    阿宝放心了,原本是想使人去告诉儿子一声的,不过想了想,最后却没告诉,想看他们会如何做,若是他们真心疼他们姐姐,定也会查个明白。

    ****

    陆家。

    陆家是诗礼传家,在读书人中颇有名望,陆家老爷更是桃李满天下,为天下读书人敬重。而陆家这一辈,出了个陆沚,少有才名,有状元之才,清雅脱雅,见之望俗。

    陆沚接过小厮递来的请帖,墨黑的瞳仁倒映着灯火,衬得眉目清雅之至,举止自有风彩。

    看完请帖,陆沚有些忍俊不禁,明白该来的总会来。

    “少爷?”小厮唤了一声,不知少爷为何发笑。

    陆沚摆了摆手让小厮去磨墨,然后亲自给请帖的主人写回涵。

    ******

    “清瑶郡主!”

    萧瑶站在假山后的凉亭前,听到清朗如泉的男声,回道望去,便见假山不远处的杏花下,穿着素雅的青衫少年遥遥而望,眸子清澈湛然,身上透着一种清润无瑕的风彩,宛若古画走来的君子,极是迷人。

    萧瑶自是认出此人,想起当初在珍宝阁时他相让的铃铛,不由得面上一热,越发的面无表情。

    陆沚施施然地走了过来,在几丈之外停下,看着春风携着杏花雨拂过少女乌黑的发,手指动了动,压下了欲为她拂去花瓣的冲动,温雅浅笑,施了一礼道:“没想到今日会在此遇见郡主,打扰了。”

    萧瑶又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

    少女高冷的姿态宛若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凡有点儿自尊心的男人,都要止步了。陆沚却只是一笑,随意地开口攀谈起来,不亢不卑,自然随和,极有感染力,很快便让萧瑶缓和了脸色,回应他的话。

    此地是京城中富有盛名的特色园林之一杏花苑,为世人所追俸,又正逢春天杏花时节,太子与太子妃便让人将杏花苑包下了,下帖子邀请京城中的年轻公子姑娘一起赏景。

    两人谈诗论赋,下人已在凉亭里摆上茶点,默默恭候在一旁,听着两人由浅及深地讨论着各种诗词,而这两人也渐渐地为对方的才气所惊讶,话便止不住了,什么高冷的姿态已然没有了。

    等萧瑶回过神来,不禁脸蛋有些发红,又板起了脸。陆沚心中好笑,面上仍是一派清淡雅然。

    这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很快便停歇了,不过仍是让两人有些惊讶,今日是太子与太子妃在杏花菀设宴,应该没有不长眼睛的人来此闹事才对。

    萧瑶看了眼旁边的婢女,那婢女摇头表示不知。

    当陆沚刚出走一片浓密的杏花林,一道身影扑了过来,正好五体投地地摔到了他面前。

    “啊……陆沚!”一道惊呼起响起。

    陆沚抬头看去,发现前方一群少年,还有几个少女,皆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那些少年瞪大了眼睛,显然极为惊讶,目光在他和地上的人中徘徊。倒是那些少女在惊讶过后,脸上浮现羞涩之态,微微侧身,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陆沚?这个是……”萧承瀚直觉有些不妙,这人面容清俊,所质清雅脱俗,颇有君军子之风,与先前那个“陆沚”天差地远,见到此人,方相信世间原来也有如此清俊闲逸之人。

    陆沚视线掠过去,发现萧承瀚等人,微微一笑,颔首打招呼,然后再次低头看向五体投地趴在他脚下的人,那人也抬起了一张摔伤了痕迹的脸,和他极为相似,却无那种清润无瑕的君子之风,显得有些浮华。

    “表哥……”那人呐呐地叫道,眼中浮现些许害怕,连忙爬了起来,宛若老鼠见到猫一样,乖得不可思议。

    这下子,这里的人还有什么不明白,先前那个看了女人就转不到眼珠子的人根本不是陆沚,本尊在这里呢。

    萧承瀚突然明白了自己认错人了,而萧承浩、陆承流等人目瞪口呆,心里突然觉得他们好蠢,竟然认错了人,还闹出了个笑话,恨不得马上掩面遁走。枉他们自以为聪明,却没想到一开始就盯错了人。

    等萧瑶从另一边的小道施施然走来,便见到两个陆沚,其中一个嘴角、眼角都有伤的男人正规规矩矩地向自己弟弟他们道歉,陆沚站在一旁,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温雅柔和,但却让她觉得他不高兴了,看向那道歉的男人的目光有些寒意。

    萧承瀚几人看到萧瑶,心中内流满面,先前过招,他们发现陆沚有负他对外君子的好名声,简直就是个笑面虎,言辞犀利,转易便扭转局面,护下了方怀逸。方怀逸虽然讨厌了点儿,但却是陆家的亲戚,若是陆沚为了给晋王府好印象而一味地忍让,又会让人不耻了。而陆沚如此行为,不仅不会让人愤怒,反而添了几分好感。

    这种男人,他们家姐姐绝对是压制不住的,快点换人!

    陆沚见萧瑶出现,目光微闪,遥遥地施了一礼,对萧承瀚道:“既然今日之事是个误会,如此便让它过去吧。至于怀逸,先前之事确实是他的错, 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萧承流和金煜睨着像只老鼠一样缩在陆沚身后的方怀逸,更是衬得陆沚玉树临风,清俊不凡,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他们计划了这么久,连太子夫妻都请动了,没想到竟然揪出了个冒牌货来。想到被个冒牌货给涮了,少年们表示不开心。

    萧承瀚洒然一笑,拱了拱手,表示并不在意。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明白彼此未竟之意,心下都满意。

    陆沚领着方怀逸离开了。

    萧瑶也被太子妃的人叫走了,而那些痴痴地看着陆沚的姑娘在陆沚离开后,同样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只剩下几个不开心的凶残少年,而他们不开心了,世界就要遭殃了。

    萧承瀚已然明白了这些小鬼的凶残程度,说道:“刚才陆沚不是表示了吗?以后方怀逸随你们折腾,不闹出人命就好了,不必再介怀。”若陆沚以后真要成了姐夫,方怀逸再用他那张脸败坏陆沚的名声,就等着被削吧。

    金煜、萧承流从鼻腔喷气,虽然陆沚没有脑补的那么不堪,可是仍是不喜欢抢了他们姐姐的男人!

    萧承浩摩拳擦掌,问道:“瀚哥哥,还可以直接废了陆沚么?我不喜欢瑶姐姐嫁人。”

    “不可以!”萧承瀚觉得,甜汤这么蠢萌冲动,还是别去惹陆沚了。

    “那我去废了方怀逸?”废了同样长相的方怀逸,心里也是一种安慰。

    “可以!”

    萧承浩马上志气高昂了。

    萧承瀚看了眼这些少年,见萧承浩一副恶霸的熊样子,萧承流和金煜脸上露出蔫坏的表情,心里叹气,这些熊弟弟哟,你们若敢破坏姐姐的亲事,等着被更凶残的家长们收拾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迷迭香香、相望莫言扔的地雷,谢谢~~=3=

    迷迭香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02 21:48:14

    迷迭香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02 22:00:25

    相望莫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04 10:30:39

    ————————

    如此,番外就完结了,绝逼不再写了,免得又拖了几天让你们等太久!实在是这些天来有事情忙,而末世那边还在连载中,更新就不能保证了!

设置 手机 目录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一念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梦溪石作品集 苏小暖作品集 百鸟朝风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兜兜麽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上一章 | 毒妻不好当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