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古代宫斗小说推荐 > 爆萌小邪妃:腹黑王爷不靠谱 by 沫果 > 全文在线阅读 1143.第1143章 大结局

爆萌小邪妃:腹黑王爷不靠谱-1143.第1143章 大结局

沫果作品集 8594字 2018-07-14
    第1154章

    轰隆,轰隆……

    头顶雷鸣越来越响,到了后来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乌云滚滚压下,片刻间,倾盆的大雨当头淋下,电光密密麻麻,像在头顶布下了一个电网,将整个大地笼罩起来。

    而剑气化成的碎星已经完全消失,而抹间的那抹鲜血,也瞬间化去,连那抹鲜红的艳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真像一抹清风拂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墨小然心里酸楚,重楼己去,却在她生命里铬下了一辈子不能抹去的铬印。

    重楼是灵,而她是他剑刃上的杀伐意识凝成,也是灵。

    或许有一天,她会也像他一样消散在八荒之中,无迹可寻。

    突然四面方向传来嘘嘘嗦嗦的声音。

    墨小然收回视线,向声音传来处看去,这一看,眸子顿时半眯起来。

    数不清的蛇的,花花绿绿铺了一地,迅速地向谷中涌来。

    姬煜召唤了无数毒蛇来破五行阵。

    小宝跳到墨小然面前,“娘亲,快退,我帮你挡住它们。”

    无数大大小小的毒蛇铺天盖地地卷来,换一个女子,早吓得昏死过去。

    但墨小然已经恢复记忆,她现在虽然只是凡人身体,但魂魄却是战魂,凶险的处境反而让她很快收敛起伤痛,冷静下来。

    重楼死了,但她还有要保护的人,她不会因为重楼的死,而从此消沉,反而越加珍惜现在拥有的。

    当年,容戬为了苍穹所有生灵,舍弃性命,她遇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他的魂魄转世还阳。

    莫言说过,在开启阵法后,不能受到打扰,否则很容易失败。

    圣君谷的防御破了,圣君堂还有第二道防御,即便圣君堂里的防御破了,玉床上的结界也能挡一阵。

    但离姬煜他们离密室越近,父亲和莫言他们受到惊扰的可能性就越大。

    现在,九魂珠聚齐,需要的是时间。

    墨小然眸子一沉,没有灵力,照样杀敌。

    轻道:“宝宝,和娘一起护着你爹。你以后能不能见着你爹,就看今天了。”

    她要在这里守着,阻拦姬煜破阵,为莫言他们争取时间。

    肚子里的小包子,没哼声,却默默地释放出这些日子吞掉的灵力。

    他的成长需要大量的灵力,剩下的灵力并不多,但这已经是他的所有。

    墨小然欣慰地微微一笑,谁说血利子没有智根,谁说血利子没有人性?

    他们的宝宝才这一点点大,就已经知道保护爹。

    她此生能再见容戬,还能得到一个这样懂事的宝宝,这一世不亏了。

    灭了姬煜和执事长老两个渣,这辈子就赚翻了。

    “宝宝真乖,今天我们母子就好好地一战。”墨小然目视前方,生出久违的豪气。

    她嫁给容戬后,就收敛了心性,掩去了噬杀的本性,这些人就忘了她生于杀戮,本是以杀伐而生。

    如今,她既然是受到腹中孩子的压制,没有更多的灵力,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是可以任人蹂躏的。

    墨小然紧握着奇迹剑,冷看着如洪水般涌来的蛇群。

    云隐也从金绫里跃出,和小宝并肩站住,“我和主人一同而战。”

    “好云隐,我们今天就好好打一架。”

    小黑和小白跳上半空中,催动灵力,化出阵式,把墨小然和小宝云隐罩在阵中,那些蛇进入阵中,就会虚弱,攻击力自然减弱。

    小蛟儿还太小,这样的阵式对它们而言太过勉强,但事关主人和娘亲的安危,它们全不然不顾自己幼小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只求能帮娘亲多拖延一些时间。

    墨小然感激地看了小黑和小白一眼,她当初收它们,只是为了和容戬斗气,结果这一路走来,这二小贴心巴肺地待她。

    蓦地想起当年她输了赌局,容戬对她说的话,“和我一起,你再会不孤单。”

    墨小然的眼眶湿润。

    她不再是一个人,她有了家人。

    不为自己,为家人,也得战。

    墨小然不等蛇群涌近,挥剑而上,生生在蛇群中冲出一条血路,直刺蛇群后控制蛇群的驱蛇人,顿时血肉横飞,鲜血染红了地面。

    小宝和云隐也心照不宣地分别有另外两个方向喷出火焰。

    一红一紫,一个灵火一个冥火,顿时让涌到面前的蛇群化成残灰。

    其他驱蛇人见情形不对,慌忙后退,蛇群顿时大乱,墨小然立刻大量斩杀,那些蛇终于开始害怕,纷纷后退。

    墨小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不会把所有体力都耗在杀蛇了,只要蛇群退出法阵,墨小然就不再追击。

    姬煜察觉到墨小然的目的,令驱蛇人强攻,用蛇群不断地消耗墨小然和四只小兽的体力。

    一时间一点点一过去,墨小然和四个小兽,再怎么勇猛,却也敌不过对方车轮的战术,体力飞快消耗,越来越难支撑,而容戬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

    墨小然不知道容戬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咬强撑。

    突然眼前景致一变,圣君谷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墨小然心脏猛地一沉,五行阵破了。

    姬煜带着八个护法大摇大摆地走进谷中,隔着蛇群看着墨小然,那神情就像看困兽。

    墨小然神色淡漠地迎视向姬煜的视线。

    姬煜望向天空,天上的雷风交织,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他满脑子都是墨小然开启毁灭之光的样子,他虽然害怕把墨小然逼急了,爆发出那可怕的力量,但夜长梦多,万一真如炎皇所说,让容戬重生,后果不堪设想。

    挥手道:“杀了她。”

    八大护法带着数十杀手向墨小然扑来。

    墨小然想到上一世八大护法屠了圣君堂满门,眼里迸出恨意,把牙一咬,一步不退。

    等八大护法及那些杀手跃近,身影一晃,挥剑刺。

    八大护法在进入阵式的时候就感觉不妙,身体发软,十成的力量生生被削除得一半不到。

    接着风护法只见人影晃过,像影子一样凭空出现在面前。

    女子森冷的声音响起,“去死吧。”

    风护法眼睁睁地看着窄细的剑将自己劈开。

    没有太多的灵力,纯粹是巧力,将她生生地劈成两半。其他人大吃一惊,纷纷后退。

    墨小然冷视着众人,她是杀伐意识凝成,到这世上,什么也没学会以前,却会杀人,杀人是她的本能。

    本能地懂得各种杀人技艺,只不过以前这些本能被封存,如今记忆恢复,这些本能的本事也都跟着恢复。

    即便没有太多的灵力,同样可以轻易地杀死比自己强大的对手。

    姬煜看得心惊,好可怕的丫头,如果被她恢复了灵力,哪里还杀得她。

    不过这一招,他也看出了墨小然的弱点。

    墨小然灵力虚空,杀死风护法,靠的是技巧。

    靠这些技巧杀一两个人没问题,但以一敌剩余七大护法和众杀手,也是死路一条。

    另外……

    他看向浮在天空中的小黑和小白,便是这对小东西布下阵。

    姬煜眼睛一寒,挥掌向小黑和小白拍去,这一掌用了十成的力。

    小黑和小白被后中,不死也伤。

    墨小然脸色一变,飞扑向前,以极快的速度把小黑和小白卷进怀里,然后身体直坠,避开姬煜的那一掌。

    她动作虽快,虽然避开了致命的一掌,却仍被掌风扫中,胸口顿时气血翻涌,一口血喷了出来。

    “娘亲!”

    “主人!”

    小宝和云隐大急,要救已经来不及。

    天空骤然一亮,所有电光全部化开,仿佛整个世界都罩在了银色光华之中。

    一个颀长的人影掠来,把飞跌出去墨小然稳稳接住,接着一掌拍出,把姬煜拍飞出去。

    男子风华绝代,狭长的眸子冰寒如霜,黑色的袍子无风自动,天地凝成的浑然霸气压制得人透不过气。

    还是那张脸,但整个人却像被新雪化出的春阳水淋浸过,隐隐地透出一股新清灵气。

    只是他板着脸,一脸的寒气,把这谷中的气温生生地降了下去。

    他不看飞出去的姬煜,看向怀中墨小然苍白的小庞,黑不见底的眸子骤然一缩,心疼地拭去她嘴角的溢出的鲜血。

    “我不是告诉过你,打打杀杀这粗活,有你男人去做。”

    墨小然看着面前的俊颜,嘴角浮上笑意,他成功了,“下次一定让你去做。”

    他听了这话,才抬起头,冷冷地看向趴在地上的姬煜。

    姬煜不敢相信这世上有人能一掌将他的胸骨尽数击断,他大口地呕出几口气,才缓过气来,抬头向来人看去。

    看见那英气逼人的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他活了?

    真的如炎皇所说,恢复了真身?

    容戬显然无意满足姬煜的好奇之心,冷瞥了姬煜一眼,仍看回墨小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墨小然只是被姬煜的掌风扫到一点,一时气血不稳才会吐血,这时气血平稳下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容戬握着墨小然的手腕,感觉到她的脉搏平稳,确实没有大事,仍在指间团了一团灵力,点在墨小然的眉心,冰冷的气息没进通过墨小然的眉心,传向她全身。

    他恢复了真身的灵力何等浑厚,只是一点便足以让她恢复虚空的灵力,墨小然的体力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她肚子里的小包子,把自己的灵力全释放过了母亲,正十分辛苦,突然大量的灵力涌来,而且这股灵力和母亲的清新的灵力完全不同,无比的醇厚,而且和他本身的灵力半点也不排斥,把他整个包裹住,暖融融的十分舒服。

    小包子欢悦地叫了,大口地吞噬那浑厚的灵力,那灵力绵绵不断,任他怎么吞噬,都还是那么多,到后来撑得一口也吃不下,才四仰八叉地瘫睡下来,舒服地半眯了眼睛。

    墨小然怕小包子一下吃太多,消化不了,忙道:“够了,别把宝宝撑着了。”

    容戬也感觉到他输入的灵力不再减少,将手指移开,“你先带它们四个回去,我清了垃圾来陪你。”

    四只小兽都已经累极,现在他来了,是它们该休息的时候了。

    “我陪你。”

    墨小然虽然相信莫言他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恢复容戬的真身,但这件事毕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

    她担心了这许久,现在见着他,哪里舍得离开他身边。

    容戬看了她一眼。

    他刚刚恢复真身,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但要护住一个她,易如反掌。

    “好,你跟着我,但不许出手。”

    “知道了。”墨小然笑着答应,有他在,她乐得偷懒。

    容戬伸出手,地上的玄冰枪凌空被他吸进手掌。

    他一步步向前走去,强大的威压顿时让那些杀手身不由己地后退,恐惧地看着向他们走近的男子。

    他长得极帅,但在他们眼中,他却像地狱里出来的魔煞一样可怕。

    七大护法和杀手中一步一步后退,但在他凌厉的威压之下,竟没有人敢转身逃窜。

    姬煜试图挣扎起身,但他动一下,断裂的胸骨就会刺进他的内脏,痛得完全不能动弹。

    见容戬像鬼厉一般走近,急急叫道:“上,快杀了他。”

    但那些人亲眼看见容戬一掌就把姬煜打得起不了身,他们的功夫不及姬煜十分之一,上去只是给对方送菜。

    姬煜叫破了嗓子,他们也只是一味后退,没有一个敢上前。

    容戬一眼也不看已经废了的姬煜,从他身边走过。

    姬煜以为容戬轻敌,见自己受伤,就不再理会自己,暗暗欢喜,把受有灵力聚成一点,等容戬过去,立刻向墨小然出手,只要制住墨小然,他就能把这局扳回来。

    忽地,见容戬手起枪落,那枪竟直没他的丹田,将他深深地钉进身下泥地。

    姬煜惊怒交加,接着玄冰枪抽离他的身体,全身的灵力随着长枪的拨出,冲散出去,鲜血四溅,身上的气力瞬间被抽空。

    从玄冰枪刺下到拨出,容戬连眼角都没瞟他一下,出手准确狠厉,一招刺进他的丹田,捣碎他的元魂珠。

    他只来得及瞪大眼睛看了容戬一眼,就气绝身亡,他身为异族,在弱小的人类面前,无比强大,但在恢复了真身的天地共主面前,弱小的如同一只蝼蚁,到死才知道为什么炎皇如此害怕容戬真身重生。

    天地间根本无人是他的敌手。

    在场的所有人被吓得呆住,直到姬煜睁眼死去,才回过神来,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容戬,仿佛他们变成了一群羊,而容戬是进入羊圈的猛虎。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七个护法和杀手们一窝蜂地往后急逃,乱挤乱踩,顿时有许多人被同伴撞倒,踩在脚下。

    所有人都顾着逃命,没有人去扶同伴一把。

    容戬冷冷地看着这群冷血的牲口,嘴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抹残忍的冷笑。

    他们没有资格生存。

    他挥枪,鲜血飞溅,惨叫声惊飞了谷中的鸟。

    山清水秀的山谷,血流成河,变成了死亡地狱。

    墨小然跟在容戬身后,看着前面挥枪的潇洒身影,仿佛回到与他打赌的那一百年。

    那一百年间,她也是这么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大开杀戒。

    他比她更狠,更无情。

    姬煜带来的人马,被他屠得一干二净。

    容戬傲然地站在执事长老面前。

    执事长老已经被重楼重伤,无力再与恢复了真身的容戬面对面的对抗。

    但他无所畏惧,大不了舍了这具身体,另找宿体还魂。

    执事长老一脸傲慢地看着容戬,笑道:“容戬,你奈何不了我。”

    墨小然皱眉。

    当初执事长老的妻子教了她还魂之法,实际上就是渡魂之术,渡魂虽然危险又痛苦,但只要魂魄不灭,就有机会重生。

    显然执事长老比他的妻子更精通此道。

    执事长老现在就如同一个打不死小强。

    容戬淡看着执事长老,却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执事长老的死皮赖脸而有半点动容。

    墨小然走到容戬身边,“这货怎么处置?”

    她想,如果灭不了他,便设法将他困在神农鼎里,让他永不见天日,只不过神龙鼎在她的丹田里,把执事长老收进神龙鼎,有些恶心。

    容戬把执事长老从上看到下,那样子像在看菜板上的肉是不是新鲜,“小宝跟着我这么久,都没吃过一餐好的,是时候给它补补了。”

    “什么?”墨小然微怔,怎么扯到小宝身上了。

    执事长老听了这话,脸色却陡然一变。

    刚才他看见帮墨小然杀蛇的几只小兽,那只被叫作小宝的,虽然是一头极小的幼兽,长得胖胖憨憨,但他仍一眼就认出,那是四大远古凶兽之一的穷奇。

    穷奇凶残,他不怕,可怕的是穷奇能撕破人的魂魄,将魂魄吞噬,吸食魂魄里的灵力。

    容戬扫了眼墨小然的小腹,她怀着孩子,他不打算把这些凶残的事情说给她听,不利于胎教,何况她肚子里是一个小凶货,过早学习这些凶残的东西,以后更凶悍难管。

    不动声色地化出隔绝球,把执事长老困在里面,对小宝道:“小宝,送你了。”

    说完收起玄冰枪,把墨小然的肩膀轻轻揽住,带着她回走。

    小宝欢悦地扑进隔绝球。

    墨小然想回头看,但容戬的肩膀却挡住她的视线,转眼间功夫,已经绕过树丛,再看不见执事长老。

    小宝乖巧地墨小然走远,才猛地扑向执事长老。

    执事长老被容戬的精神力制住,完全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向这头穷奇小兽扑上来,撕破他的胸脯,却不能有半点反抗。

    生生撕开的痛让他生不如死。

    他活着,魂魄就很难自己离体,他本以为容戬会杀了他,那么他就有逃离的机会,没想到容戬竟把他活给了这头穷奇。

    生不生,死不死,魂魄卡在身体里逃不出去。

    小宝的爪子把那魂魄死死按住,一口咬住他的头部,生生地撕扯下来。

    执事长老凄厉惨叫,但任他怎么挣扎,都逃不出小宝的爪子,被一口一口撕烂吞。

    他的灵力深厚,对小宝而言是一道极难得的美餐。

    等消化掉魂魄的灵力,它就能脱胎换骨,比以前强大十倍不止。

    虽然还是那小小的身子,但拥有的力量却可以和成年穷奇一拼。

    有了这浑最的底子,它成年后,它将比其他穷奇强大百倍千倍,甚至万倍,成为凶兽之王。

    跟随唐沧海前来的蓬莱岛人,亲眼看见容戬宰杀炎皇族众徒,眨眼间功夫就死得一个不剩,现在又见岛主死在一头小兽嘴下,早吓得丢了魂。

    原以为自己也会死在这里,但容戬离开,小兽杀死岛主以后,也闪身离开,没有伤他们的意思。

    山谷中瞬间静了下来,如果不是满地的尸赅,他们会觉得自己只是做一个梦。

    这时,有人从谷里出来,对他们道:“我们要清理山谷,如果你们没什么事了,就离开吧。”

    众人这才回神过来,知道自己容戬没有杀他们的意思,面面相觑。

    他们是蓬莱的人,这些年岛主突然像变了个人,十分凶残,他们害怕岛主,不敢对岛主有半点违逆,却并没有忠心。

    现在岛主死了,他们活下来了,死里逃生,没有人敢再留下来,飞快地离去。

    墨非君和莫言等人,给容戬恢复真身,差不多耗空了他们所有灵力,这时事了,都在运功调理。

    谷里的事,便由收到消息,急赶回谷的凌阳打理。

    下人回去向容戬禀报,“蓬莱岛的人都走了。”

    容戬淡淡地点了下头。

    冰雪聪明见容戬就这么放走蓬莱岛的人,觉得奇怪,“你真不为难他们?”在他记忆中,容戬做事向来决绝,不会拖泥带水,给自己留下祸根。

    容戬斟了杯茶给墨小然,“我是当爹的人了,得为孩子积德,少沾血腥的好。”

    墨小然,“……”

    他刚才清理姬煜一帮人的时候,可是半点没有手软,数百条人命,一个没剩,他在居然有脸说少沾血腥?

    小包子在墨小然肚子里嘀咕了一句,“爹睁睛说瞎话,好不要脸。”

    墨小然:“……”

    她怕上梁不正,下梁歪,忙有意识道:“那些人是人间垃圾,专门祸害人类,你爹那不是杀人,是清理垃圾。”

    小包子“哦”了一声。

    按理小包子乖巧答应,墨小然应该觉得欣慰,但她心里却有一丝不安,总觉得儿子在被他爹往一条歪路上引。

    不过,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包子,不懂得太多世间道理,她没办法深入教育,只能以后想办法打压容戬,让他不要过于霸道张狂,免得小包子没出世就有样学样。

    小宝跳到墨小然的膝盖上,它口中叼着一根菩提根。

    菩提根是它撕破执事长老的魂魄,从他魂魄暗囊里取出来的。

    有了菩提根,血利子就能顺利产下。

    墨小然看着手中菩提根,想到重楼,不禁黯然神伤。

    重楼化在了八荒之中,连尸首都没有,墨小然用他最喜欢的那支箫做了个衣冠冢。

    她站在坟前,手指抚过墓碑,心底泛着一凉意,就像当年她握着奇迹剑时,从剑上泛开的那缕剑气。

    他说,那剑叫重楼,而不是奇迹。

    可是她还是希望这把剑叫奇迹,因为她希望他化魂的剑魂会在某一处留驻下来,或许很多年后,她会在世上的某处,再见到那妖孽的男子。

    千云跌跌撞撞地奔来。

    她本来就老了,这一夜之间,更老得不像样子。

    容戬已经下了封口令,封锁重楼的一切消息,可是千云还是知道了重楼的死讯。

    千云看着面前的墓碑,没有提名,她知道容戬怕她看见,才只立了白碑,不落名字。

    但她知道这就是重楼的坟。

    千云抖得瘦骨嶙峋的手,摸上墓碑,流下老泪。

    容戬暗叹了口气,上前扶住千云,“奶奶,我以后就是您的亲孙。”

    千云看着容戬,流止不住地滑下,拍了拍容戬的手,轻点了下头。

    所有人都知道,这世上什么都可以代替,但感情却代替不了。

    千云失孙之痛,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宽慰她。

    千云看向墨小然,墨小然轻抿了唇,“奶奶,对不起。”

    重楼是伤在她的手上,又为了救她而死,她最无颜面对的便是千云。

    千云轻摇了摇头,“不怪你,这是他为自己选择的归宿。”

    墨小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千去,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至于窒息过去,“或许他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是剑灵,灵不同于人,一缕清风,都可能化成灵。

    只是人看不见,听不到。

    但他们真实在的存在。

    千云点了点头,向自己的屋子走去,她也愿意相信重楼还在。

    她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可能再见到他。

    墨小然目送千云的背影走开,心里酸涩,忽地一缕风在她脸上拂过,清幽的凉,不同于清风,而是她熟悉的凛凛剑气。

    墨小然的心脏‘突突’一跳,看向四周,只看见身边摇曳的花枝。

    “重楼,是你吗?”墨小然轻问,“你还在,是吗?”

    没有回答,也再没感觉到那缕凛凛的剑气。

    她没看见,重铸以来,却没有灵性的奇迹剑闪过一缕凛凛剑芒。

    容戬却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剑气。

    他拿起奇迹剑,手指轻抚过剑身,心问道:“重楼,是你回来了,是吗?”

    剑没有任何反应,容戬却不怀疑自己的感觉。

    墨小然目送千云的身影消失,收回视线,见容戬看着奇迹剑,不由问道:“怎么了?”

    容戬轻摇了摇头,把奇迹剑送到她手中,“好好带着吧。”

    墨小然接过剑,手指不小心擦过剑刃,剑刃划破手指,留下一缕血痕。

    墨小然看着那缕血痕在剑上消失,心里生出无限怜惜。

    默道:“重楼,无论你还在不在,但此剑与我同生共死,人在剑在,人亡剑亡。”

    容戬的眸子黯了下去。

    剑中的灵,以血为契。

    重楼确实还在,他终究放不下墨小然,选择了回到剑中,默默地守候。

    他这辈子没有佩服过谁,却佩服重楼,重楼的豁达无人能比。

    容戬牵住墨小然的手,走向凌云崖,在这里可以远远地俯视整个燕京。

    他将墨小然轻揽进怀里,望着半隐在云层下的城池,这一仗他们固然赢了,但往后的路还很长。

    无论为他心爱女人,还是为他们将出世的孩子。

    他都得打起精神,从长计议。

    墨小然抬头看着夫君俊美的容颜,此生虽然有许多遗憾,但她绝不会后悔。

    以后,她会和他一起并肩而战,绝不退缩。

    (全书完!)

    *****

    文文写到这里,正文已经完结,谢谢姑娘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有想看番外的姑娘没有?有的话举手,给支持全订的姑娘们一点福利,可以在我的微薄说说想看什么番外,如果我有好想法就会满足你们。

    果子新浪微薄——末果2010

设置 手机 目录

一念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梦溪石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苏小暖作品集 百鸟朝风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一湖深作品集 焦糖冬瓜作品集

上一章 | 爆萌小邪妃:腹黑王爷不靠谱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