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血夜 by 风弄 > 下册 番外:溺爱篇3

血夜-番外:溺爱篇3

风弄作品集 9077字 2018-05-31
    春天的早晨总是让人懒懒地不想起床,夜寻舒服地抱紧身下的人体抱枕,顺便用脸蹭了蹭,准备继续赖床。多美好的早晨,夜寻迷糊中咕噜一声。不过一道愤怒的目光似乎并不打算让他逍遥下去,狠狠地盯在他睡的幸福的脸上,仿佛他不马上醒来,就要将他生吞活剥.

    被这样“热切”地注视着,夜寻不得不努力张开眼睛。

    “早上好啊,夏尔。”夜寻露出笑容,习惯性地献上早安吻。

    从前夏尔总是先用轻吻唤醒他,之后理所当然的发展成为热切的深吻。今天唇的主人没有响应只是冷冷的盯着他。夜寻并不在乎,反而自得其乐地舔着美丽的红唇。好甜,夜寻心满意足地笑着。

    一切从他醒来的一刻就变的很奇怪,心里涨的满满的是拥有的喜悦,从前的羞怯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此刻夏尔的愤怒的样子,脑子里只想用一个字来形容——可爱。夏尔他驰骋沙场英勇无比的将军,也许曾被人用无数的词汇来形容他沙场的英姿和惊人的美丽,可是对着此刻他的怒火,夜寻却觉得可爱。如果让夏尔知道,一定会马上将他碎尸万段。

    “怎么了,夏尔,不舒服吗?”夜寻一脸讨好,无辜的眼睛眨呀眨呀。

    被折腾了一个晚上谁能舒服,夏尔把目光移开,一语不发。

    “夏尔,你在生气吗?”夜寻的眼中迅速聚满泪水。眼泪攻势向来是夜寻屡试不爽的绝招,夏尔最不愿见到的就是夜寻的泪水。

    谁也不能让夜寻伤心,就连王也不行,这是夜寻回来后夏尔对自己的承诺.虽然心里很生气,仍然抵不过对夜寻的心疼,双手自动自发地捂上了欲哭的小脸。他的小东西还是适合笑容。

    “夏尔为什么不理我?”看见夏尔心软,夜寻再接再厉地装着可怜。

    想起昨晚的事,夏尔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冷了一张脸“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对着夜寻,口气放缓了不少。

    “我…………”低下头夜寻打算蒙混过关。

    “不许装可怜。”对那件事虽然心理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但夏尔仍想知道原因,他可不想被吃个彻底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封旗躲到哪里去了,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真是只老狐狸,让他一个人面对夏尔发怒气,这件事他可有分。

    避无可避,夜寻只能抬起脸看着夏尔,“呵呵,就是你想的那样子喽。”

    夜寻心虚地瞟了一眼房内,四处散落着撕碎的的红纱和衣物,昨夜用来捆绑的绳索被任意地丢在了床边,床上赤裸交缠的躯体,空气中飘散的情欲的味道,不难想象昨晚是如何激情的一场*欢。

    “夜寻!”夏尔瞪了他一眼,脸上染上一层薄红。

    “好拉,我说。”夏尔一定不知道此刻他被压在身下,红着一张脸的样子有多诱人,夜寻心里偷笑着,双手摸上夏尔白皙的胸膛卡点油。

    “今天是我23岁了,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因为我抱了我心爱的人,不仅仅像从前只是被给予快乐,被宠着。这样有什么不对!”夜寻说的一脸毅然。“更何况夏尔在封旗身下的样子真是太美了,我也想让夏尔为我露出那样的表情。”

    被夜寻这样的人称赞着美丽,柔柔的嗓音不断诉说着夏尔是我最爱的人,要不是昨晚过于惨痛的经历,他一定回被迷惑。

    “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夏尔恨恨地说,记忆的片段将他拉回了现实。

    “那都是封旗的主意。”既然封旗不在,当然要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去。虽然自己才是主谋。

    “陛下?”那的确很像是封旗的手法。但是陛下从未对他用过暴力,也不舍得把他弄哭。

    "封旗说他要亲自教我,并且让我看看最美的夏尔.不过夜寻低下头,"本来没想做到这种程度的,还让夏尔受伤,我们只想吓吓你而已.”

    好哀怨的语气,就算多大的过错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原谅他.夏尔用手环住了夜寻的腰,将他搂在怀中.

    哎他怎么舍得怪罪夜寻呢,错不在他啊,也许就算没有昨夜的"绑架"事件,只要夜寻柔柔地在他怀中求欢,他又怎么可能拒绝?他的夜寻长大了,长成了一名真正的男子,甚至可以将他抱在怀中.感觉到夏尔的软化,似乎已不在怪他.

    夜寻露出得逞的笑容."可是最后变成那样还要怪夏尔自己吧.”

    看着怀中人玩着变脸游戏,夏尔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其实你早就知道是我们了吧,即使我们吃了药变了声音,但在碰触的瞬间,夏尔还是认出我们了.”

    夜寻笑得很得意,夏尔仿佛看见他身后长出了一条狐狸尾巴,摇啊摇啊.

    "别忘了,我们三人的心灵是相通的哦.(大家没忘记紫眸之血吧)当你的袭击被封旗挡住的时候,夏尔就发现我们了.可是夏尔却不点破,有没有叫我们停手,这样纵容我们是会让我们误会的呀.”

    夜寻笑得更古怪,让他有种被蛇盯上的,就要将他生吞入腹的错觉.

    "夏尔昨晚很有感觉很喜欢吧!”

    "谁会喜欢!”被比自己小的少年调笑,夏尔气红了脸.

    "不是吗?从没有人这样抱过夏尔,第一次的感觉太刺激,所以夏尔才不舍得叫我们住手吧.否则,不喜欢怎么会任我们为所欲为?”

    被说中心事,夏尔尴尬地别过头,脸上烧得更红.

    当时他只是想看看夜寻和封旗到底想做什么,所以才静观其变,没想到会演变成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他很火大被自己心爱的人作弄,更起气自己把持不住的反应.

    从没见过如此娇羞的夏尔,夜寻仿佛被雷电击中,从头麻到脚,心更是如打鼓般跳得极快,一股火热从下腹升起.

    撒娇的语气掩饰不住眼中浓浓的欲望"我这个学生你还满意吗?”

    "烂!”被吓了一跳,泄愤般夏尔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削.

    "这么差吗?夏尔,这样很伤我的自尊心也.”夜寻哎叫着.

    "那么烂的技巧,还要陛下帮你做足前戏,被人知道你跟在我和陛下身边多年一定会笑掉大牙的.”

    听到夜寻懊恼的叫声夏尔给与重击,也许夜寻再也不会兴起抱他的念头.虽然事件就在眼前,夏尔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被比自己小的少年拥抱的事实,何况这个美味的身体还被自己调教和品尝过无数次

    "是吗?”夜寻随意地应和着,突然伸出舌头挑动起一直吸引他注意的耳垂.

    "呀,你别闹”夏尔怕痒地缩了缩脖子,回头却对上那充满欲望的双眸,让他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看错了.

    他开始后悔当初为何不阻止他们,让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

    "夜寻快从我身上下去,你压得我全身都麻了”意识到危险,夏尔装作若无其事地想换回自己的主动权.

    他怎么忘了现在是早晨,男人最容易冲动的时候,何况是第一次尝到甜头的夜寻两人如此赤裸交缠的躯体,难免让年青气盛的夜寻产生什么想法,现在的他可没力气应付。经过三天不眠不休的奔波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再加上昨夜过于耗费体力的运动,让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好。”夜寻乖巧地点点头,将手按在夏尔的胸前,像要起来般摇动了一下腰。

    “呜……”夏尔发出惊叫。

    夜寻………夜寻……他昨晚竟然将分身留在他的体内,一个晚上都没有拔出来,稍微一动就会刺激他敏感的内壁,牵动体内的欲火。

    可恶,太可恶,难怪他觉得自己下半身酸麻的没了感觉,原来是以这种怪异的姿势睡了一晚。

    看着夏尔错愣的表情,夜寻开心的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又大力摆动着腰部。“夏尔我马上就下来……”“别……别动!”夏尔抓着在他身上作怪的夜寻,哎声叫道。

    “什么嘛,夏尔一会儿叫动,一会儿叫停的,这样我可是很辛苦的。”夜寻说的暧昧,不依地用手拍打着夏尔,突然间抓住胸前的红樱用力地揉捏起来,引得夏尔娇喘连连。一股怪异的快感冲击着夏尔的全身。

    “不要,不要碰那里。”

    “哪里啊?这里?还是……这里?”夜寻一边说着,腰身轻轻一摆,并在美丽的红撄上留下一个淡淡的齿痕。

    “不要闹了,夜寻,昨晚的药效还没退,这样弄会太有感觉的。”生气的责骂听起来却像是撒娇的低咛,昨晚哭红的眼睛蒙上了欲望的薄雾。

    “那我马上退出去。”夜寻缓缓地抽出深埋在夏尔体内的分身。黏膜摩擦的刺激直接传入脑中,来不及咽下的娇喘不绝于耳。

    “怎么办,夏尔,你的下面正在吃我,很像不想放我走啊。”听着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夜寻更是雄心万丈,点心马上就要到口了。

    夏尔咬着牙不发一言,深怕一开口就再也忍不住- yín -糜的叫声,他怎么可以让夜寻操控他的身子,他的尊严……昨晚也就算了,今天怎么能又让他得逞,这只可恶的小狐狸,明明就有预谋,等他恢复了体力,,有夜寻好看的。

    “夏尔怎么不说话,还是太喜欢了?好吧,我就给你。”夜寻顺势用力向前一顶,将分身更深地挺入柔软的穴中。

    “啊……”再也忍不住惊呼,夏尔全身颤抖着,那里像欢迎似地把夜寻吸入更深处。

    卑鄙,夏尔叫着,却不可否认在*插间身体迸发出最原始的火焰。罢罢罢,夏尔放弃了挣扎,顺从身体的欲望。

    “要做就快点。快点做完。”夏尔豁了出去,反正逃不掉,他也无力反抗。精力已经全部耗尽,连动动脚趾都没了力气。

    得到允许,夜寻开心地抱起夏尔,“我一定会比昨晚表现的更好。”吻了吻夏尔的唇,抬起他无力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上。毫无遮掩的姿势让夏尔害羞地缩紧了身子。也曾被封旗如此彻底地凝视,却没有这般深入骨髓的羞耻。

    “不许看。”他的那里正含住夜寻,不停地颤动。

    “真美!”夜寻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情难自制地用手轻触那红艳的地方。就看见自己手指抚摸的地方忽然像花朵开放般露出了鲜艳欲滴的美丽色泽,而且开开合合,引得他的手指更加深入。

    咬着唇不肯再发出声音的夏尔呼吸越来越快,红着脸,眼中深处净是风情,想合上双脚却使不上力,刺痛麻痒的感觉一涌而上,让他“好想要”。

    “我要开动了!”夜寻的腰用力地抽动了起来。

    在夏尔身体里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深深地插入,出来时却被紧紧地吸附,温暖而柔软的*口让他狂乱不已地猛烈冲刺,男人的本性在他体中不断膨胀。昨晚的体液仍留在体内,让动作更加顺畅,小*顺从地包住夜寻的大小,一个晚上的包裹让他很适应夜寻的需索。加杂着痛楚的快感,让夏尔燃烧到极点。

    此时,夜寻用尽所以力气向前一撞,在最深处得到及至的快乐,热液直喷入部满神经的内壁,把夏尔引向解放的高潮。

    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用力握住了他直挺的分身,拇指按住了即将喷发的一点,无法解脱的懊恼让夏尔愤怒地张开了双眼。

    “陛下?”

    不知何时封旗进入了房间,还拿着一段海带把他的分身一圈一圈地缠起来,在末端还大了一个漂亮的海带节。原本涨红高挺的分身被绿色的海带缠着,无法解脱的不断颤动,样子很是滑稽夜寻被逗得笑出声来。

    可惜了他最爱吃的海带,夜寻瞥见桌上的托盘里面原来是封旗拿来的早餐——几条退了皮的小翠瓜,一串又大又圆的葡萄,看起来新鲜可口的草莓酱和一碗只有一条长长海带的清汤,而这条海带正地“挂”在夏尔可怜的分身上。都是他喜欢吃的东西,虽然组合起来有点奇怪。

    好饿哦!“运动”过后正是饱餐的时间。夜寻对着食物垂涎欲滴。

    封旗却不理睬,反而戏弄起快被他避疯的夏尔。

    “怎么我才离开一会,你就被夜寻欺负成这样子,真是可怜啊!夏尔”一边说着,双手一边故意摩擦着高挺的顶端。

    陛下看见了,被陛下看见他在夜寻身下难堪的样子。夏尔抗拒地扭动身子,想从夜寻身下挣出,可挂在夜寻肩上的双脚一点也使不上劲,无意的挣动却引动夜寻已熄灭的热情。

    “夏尔……啊……”

    随着夜寻的娇呼,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棒开始涨大变硬,夏尔一时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告诉我夜寻是怎么欺负你的。”有趣地看着夏尔的反映,封旗改用手指有节奏地弹动着颤动的分身。

    “陛下,饶了我吧。不要了,放开我。”

    高喊着要解放却无法达到顶端的身体叫嚣着,有被心爱的王看着他如此不堪地与夜寻纠缠着身子,羞耻心反而变成强烈的媚药,挑起他一波又一波的情潮。

    “说,你们刚才做了什么?不说就不放开你。”封旗加大手上的刺激。

    身体像快要爆炸一般,抓着床单的手用力地扯着。

    在这种姿势下叫人怎么说得出口,夏尔摇着头。

    “不说吗?”封旗用手重重地一扭夏尔的热情。

    所有的毅力轰然崩落,口中不断呻吟。

    “对,就是这种声音。忍着不叫就少了很多乐趣。”封旗把手指伸入夏尔松开的口中,戏弄躲藏的舌头。

    “啊……呜……”好难受,夏尔无助地望着封旗。

    “你说出来我就帮你。”封旗抽出沾满汁液的手指,放在口中轻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夏尔的味道特别的甜美。

    “怎么不说吗?”夏尔明明情动不已却强忍着不开口的样子,让人更想欺负他。嘴边露出坏坏的笑,封旗盯住夏尔。“那我要自己检查喽。”

    不等夏尔反应,双手硬是把他的臀瓣分的更开,露出与夜寻*合的地方,目不转睛地仔细审查。

    “夏尔,你看,你的*口真是美极了,还插着夜寻漂亮的分身,真让我妒忌!噫,这流出来的白色液体是什么。”封旗用手刮了刮那里幼嫩的肌肤。

    “你这里还是第一次让我以外的人进入吧,不是夜寻我还真不舍得。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你- yín -荡的小洞又让夜寻硬起来了。”

    被封旗用如此- yín -秽的言语刺激,夏尔全身更是激动不已,挣扎地想逃开封旗的视线,无意间又刺激到夜寻的欲望,夜寻再也无法忍耐地用力抽动。

    封旗乘机撑大*口,把两根手指也塞了进去。

    身体记忆起昨夜的痛苦,夏尔惊叫出声“陛下,不要。”

    “不要什么?”封旗好笑地看着他紧张的模样。

    “啊………不要两个一起来,昨晚的伤还没好,这样会坏掉的。”

    夏尔的样子惹人怜爱,也激起雄性征服的欲望。

    “说出来我要听的,我就放了你。夜寻对你做了什么?”夏尔越不好意思说,他就越期待。像夏尔这么高贵的人,自己从不舍得对他做过这样的事,没想到偶尔的刺激,却得到意外的效果。

    “夜寻在…………在…………干我……呜…………”

    “真可爱,真乖。”封旗鼓励似的给了他一个吻,“不过被夜寻欺负的好可怜,我帮你教训他吧。”欲望总要有人来舒解,何况爱人就在身边。

    趁两人还没明白,封旗迅速掏出自己早已怒涨的分身,抬起夜寻的腰,猛地插了进去。

    “啊,讨厌…………”

    夜寻的身子很软软,也很放松,一下子就插入了最深处。

    虽然有点痛,平日被调教的很好的身子,马上就有了感觉

    “封旗,你在做什么,混蛋。”

    “‘熏’,黑锅可不是随便替你背的,你这个主谋,我是来要点报酬的。“封旗压住想要挣动的夜寻。“再说夏尔不是说你技巧差吗,我是来现场指导你。”

    原来一开始封旗就站在门外欣赏屋里的表演。“你不想尝尝更棒的感觉?这样抱夏尔,不是很有意思吗?你看!”

    受到封旗言语的引诱,夜寻看向正把手伸向自己忍不住的欲望根源的夏尔。

    一把抓住他正要解开分身的双手,用力压在床边“不准碰。”眼前无比的媚态,让夜寻就是不想这么简单地放过他。

    欲望被封住反而让夏尔更紧地包裹住他,收缩的也更家厉害,弄的他好舒服。

    得不到解脱,夏尔无意识地晃动起身子,这一动不但让夜寻受不了,更引动封旗的欲火。他猛烈地向前撞击,推着夜寻更往夏尔的深处探去。

    夜寻终于明白封旗的意图,这个可恶的家伙打算一食二鸟。可是后面被强烈地撞击,而前头借着冲力更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夏尔的奇异快感让夜寻爽到了极点,平日的高潮无法达到的顶峰让夜寻迷失与欲望的本能,随着封旗的律动,配合地扭动起腰身,寻找前后夹击带来的阵阵高潮。

    太感动了,和心爱的人如此亲密的身心结合,连结的身体像快化了一样,真希望三个人就这样永远融合成为一体。

    全身冲刺着美好的感觉,封旗强力的一个挺进,狠狠地撞击在夜寻的敏感点上,夜寻再次释放瘫软在夏尔的身上。

    “呼”他不行了,原来“做”也这么累。

    然而封旗的体力也太好了吧,有点妒忌封旗的好体力,夜寻含怒带怨地瞪了他一眼,没想封旗了然地抽离了他的身体。

    没在他体内释放螟害这么容易放过他让夜寻十分惊异。

    “快出来,夏尔该让给我了。”那火热的双眸盯着缭人的姿势,仿佛要将他的一切燃为灰烬。

    了解到封旗的想法,夜寻立即退出心满意足的分身,懒懒地靠在床边等待下面的好戏。

    只见封旗抱起夏尔,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抬高他的腰部,对准自己的分身,把他猛地拉坐下来,利用体重进入夏尔身体的最深处。

    “啊……呜……”比夜寻大上好几倍的分身贯穿了他,夏尔发出痛吼。伤口裂得更厉害,痛得快没有了感觉。*合处流出混着白色和红色的液体。

    “叫出来,叫大声一点,我就喜欢听你的声音,夏尔。”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和无助的夏尔刺激着封旗的兽性,更猛烈的刺激随之而来。

    “陛下……啊…………”伴着甜蜜的痛苦,快感是如此的强烈,无法解放却让人如同坠入深渊。

    “让我出去,陛下……唔…………”

    “想射吗?”

    “想”

    看着夏尔渴望的眼睛,封旗好心地提出了一个建议。“那你就去求夜寻帮你把海带吃掉。”

    “这个……呀……”虽然今天已经做过不知狂乱过多少倍的事,夏尔仍羞红了脸。

    太奇怪了,没想到夜寻对夏尔有如此的影响力,只是被夜寻抱过,就让夏尔全身上下散发着娇羞的妩媚。连身子都紧绷得在发抖,在他身上如同初尝情欲的少年,夹的他好紧。过去的夏尔一向极倘然的接受他的爱抚,和他欢爱也十分大胆和热情,一贯高贵、从容,并用温柔包容他高高在上的心。今天的夏尔比他们的第一次好来的害羞和不知所措,让自己只想一再占有他,侵犯他。

    越发猛烈的冲击随之而来,得不到满足的身体在也难以忍受,理智被抛到九霄云外。

    “啊……夜寻,帮我。”湿润的眼眸说不出的可怜,但在夜寻的眼中绝对是诱惑。

    “帮什么?”夜寻装做不明所以。

    “前面……海带……呼……呀!”封旗的动作让夜寻说不出完整的话。

    “你求我吃你?”

    “是,求你吃我。”顾不得话中有多少暧昧,夏尔只想解脱。

    “呵呵,答应我一个条件。”夜寻用手握住,凑近嘴边吹了吹。

    “啊,什么都答应你,快啊。”

    “真是性急。”得到满意的答复,趁着封旗向上顶起,一口咬向夏尔的挺立。

    “讨厌,你们两个太坏了。”太多的刺激让夏尔弹跳而起,却被封旗锁在怀中。

    “不喜欢吗?我们就都停下来了。”封旗咬着他的耳朵,在他体内冲击的速度一点没慢。

    “不…………”可恶的两个人,明知道还这样逗他。可是前端在夜寻口中不断传来唇齿摩擦的快感,后庭感受着熟悉的律动,太美妙的感觉一涌而上,酸麻的快感蔓延到他的腰部,他的腰酸软无力,就像他整个人要融化在封旗的身上一般。

    当海带彻底松开时,早已耐不住的热流喷洒而出。

    夜寻用手捧起不断汪汪流出白色浑浊物的分身让夏尔看个真切,样子说不出的- yín -乱。

    “夏尔,你看好多哦,原来你昨晚没得到满足啊。”

    “不是。”夏尔大力摇着头,下面因解放的快感收缩地更厉害。

    “好棒。”封旗用力一顶,呐喊中充分宣泄了他的热情。

    夏尔闭起眼睛享受着封旗射在体内的快感。

    “喂,你们两个被陶醉拉。我饿了,要吃东西。”耐不住饿的夜寻大声叫着破坏了两人相拥的温馨气氛。

    “好,你去把餐盘端过来,一会而喂你吃。”欢爱过后封旗神轻气爽好心情地抱起无力移动、任人摆布的夏尔,让他跪爬在床沿,用手指帮他清理体内残留的*液。体液随着他的动作不断从*口流出,蜿蜒在夏尔雪白的大腿上,引人遐思。

    把夏尔擦拭干净,封旗看起来格外愉悦。“想先吃些什么,夜寻?”语气中带着特别的兴奋。

    “小翠瓜,还要葡萄。”封旗既然要喂他,夜寻理所当然地命令,等待着封旗的侍奉。

    “啊?”只见封旗摘下几颗葡萄没送入他的嘴中,反而一口气塞入夏尔身后的洞穴中,被松弛过的小*顺从地体外的异物。

    累得昏昏欲睡的夏尔丝毫没有发现自身的危机,只是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单调音节。

    封旗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背,继续往里面塞入两根指头大小的黄瓜,直至完全末入,又把草莓酱抹在*口是四周。

    “这怎么吃呀?”似乎明白封旗的意图,夜寻舔了舔上唇“都在里面了。”

    “没关系,我会让他一点一点地排出来,这样不是很有趣。”说着封旗抬起了夏尔雪白的臀部。“夏尔,不许睡了,我们要吃午餐。”

    不明所以的夏尔勉强抬了抬眼“我好累,不想吃,让我睡吧。”

    “你喂我们吃完就放过你,否则你今天别想休息。”封旗的威胁收到了效果,夏尔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尽量让自己清醒,没想到却发现自己正以双腿跪地的姿势趴在床沿,双腿大大张开,封旗则坐在自己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陛下,你在做什么,这种样子太奇怪了。”

    “我要你用这里喂我们。”封旗伸手在*口不断划圈“我已经把东西放好了,快点,用力排出来。”

    这种可耻的姿势摆明让他无法反抗,太可恨了,夏尔气得浑身颤抖。

    “快点。”不容抗拒的命令,封旗用力拍打着细嫩的臀部催促着。“你继续拖下去,我可不保证只是吃早餐而已。还是你希望更有意义的运动?”

    十分了解封旗的夏尔怎会不知道如野兽般的欲望一旦被挑起,不到尽兴是不会停止的,如果反抗只是增加被玩弄的时间。

    为了尽早结束这场荒唐的*爱游戏,夏尔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紧绷起肌肉,用力向外挤出体内的东西。如同排便的感受从下体传来,夏尔哼叫着,使劲拽着床单。

    “夏尔,用力,快出来了。”夜寻坏心眼地将秘所分得更开,以便更清楚地看见他的小翠瓜从里面出来。

    只见涂满草莓酱的洞口不断被撑大,绿色的瓜体一点一点地挤了出来,在出口处沾上了红色的果酱令人垂涎欲滴。看着如此诱人的景象,夜寻迅速凑了过去,张口咬下了刚露出的瓜身。

    “呀,做什么?”一时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夏尔吃了一惊。

    “想看吗?”不容分说,封旗把夏尔转过身来,正坐在床上,让他可以看清楚自己敞开的下身。

    “继续,该我了。”看着夏尔呆楞,封旗不耐烦地催促。

    “哈……啊……”夏尔努力收缩腹部的肌肉,这样也许可以快一点结束,没想却看见从身体里出来的碧绿小瓜转眼被封旗咬入口中,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口旁的草莓酱。

    “好吃,好吃。”封旗戏弄地看着他羞红的身躯。

    不看还好,一见着这种情形一股热流反而冲向他的下腹。

    “夜寻快点吃完,好让夏尔休息。”仿佛没看见夏尔身体的变化,封旗和夜寻你一口我一口,逗得夏尔欲火难耐。

    当最后一颗葡萄从*口滑落时,夏尔终于全身一松,在没有人碰触的情况下达到高潮,把爱*洒在时间的身上,精神也已负荷不了地昏睡过去,脑中只想着等他醒来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END——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大风刮过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上一章 | 血夜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