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玩物世家 by 风弄 > 全文在线阅读 番外《恶搞》

玩物世家-番外《恶搞》

风弄作品集 6501字 2018-05-26
    控诉方:血玉杯

    (请血玉杯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血玉杯:(破碎地出场,一身伤痕的嚎叫)鼓个屁啦!我是来控诉的,不是来演讲的!青天啊,想我血玉杯在玩物界大名鼎鼎,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我当了清逸阁的传家宝,当了整整十代啊!哪一次不是被清逸阁的领头人物小心翼翼捧出来贡奉,对着我当祖宗一样磕头请安?不料……

    那个可恶的瑞小混蛋,就为了他可耻的yù望,就为了把他那个动不动就呻吟个不停的混蛋师兄弄到手,居然在张家祠堂的地板上涂了润滑剂,对,就是润滑剂!无耻的让他师兄踩上去,把我摔成了碎片!

    他们两个倒好,怎么说最后也团圆了。可我呢?我受到伤害!严重伤害!出去见人啊呜呜呜呜……我我我……(开始哇哇大哭)你们看看我现在,一身的创可贴和万能胶,还怎么赔偿啦!我的青chūn啊………………

    控诉方:檀木透被雕花椅

    (请檀木透被雕花椅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檀木透被雕花椅:(一瘸一挂地出场,语气沉重无奈)各位,我今天这模样,出场实在,那个……有些丢人。

    唉,老了,老了。我原以为只有人老了才不中用,东西越老,不是越值钱吗?谁想到在主人眼里,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他师兄不过是醒来时,第一眼看见我玲珑剔透,标致可爱,造型经典,巧夺天工,忍不住赞了我一句“美哉,椅子”……

    陪审团:(qiáng烈咳嗽)

    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控诉时请注重事实,伪造证词是要负责任的。

    檀木透被雕花椅:哦,不好意思,一下子动了感qíng。我改正,我改正。

    (憧憬地回忆)他师兄虽然没有赞出口,但是心灵中的赞美,我是可以听见的,大概也就是和“美哉,椅子”差不多了。可是……

    (开始悲痛)就为了这么一句符合社会审美观的真话,我的主人居然吃起了飞醋,过来就一脚把我踹倒了,呜呜,真是落英缤纷,人间惨剧啊,美就是这样毁灭在一个人类的手中……

    陪审团:(qiáng烈咳嗽)

    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你觉不觉得天气有点冷?

    檀木透被雕花椅:要开暖气了吗?好啊,我不介意。

    陪审团:(微笑)我的意思是,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如果你再在控诉时扭曲事实,我们很有可能会劈木头点炉子。

    檀木透被雕花椅:(憨厚而迷惘)可是,我是檀木耶。

    陪审团:(加深了微笑)檀木也是木头。

    檀木透被雕花椅:(立即举手,正义凛然)法官大人,我发现了陪审团里面有一个jian细!他分明就是被我从前的主人收买过来威胁我的!法官大人,你看他长个歪瓜劣枣的脸!你看他那纹理,八成是劣质红木做的,手工也不jīng巧……喂喂,不要拖我出去!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我可是有来头的,我是前代奇匠宋之清的代表作!虽然现在瘸了两只腿,雕花被踩烂了,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唉哟!打椅子啊!有人殴打椅子啊!没天理啊,我这样的高档玩物你都打,呜呜呜呜……救命啊!

    控诉方: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

    (请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低着头,怯生生地走进来,声音比蚊子还轻)见过各位青天大老爷。

    陪审团:(慈祥的温柔)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哦,我可以简单点叫你镇纸吗?别害怕,有什么冤屈,你尽管说,我们会帮你做主的。唉哟哟不要跪,不要跪嘛,我们都是平等的。嘿嘿,先来说一下基本资料好了,你住哪啊?电话号码多少啊?有主人没有啊?(桌子底下挨了一脚狠的,立即正容)咳咳,别的先不废话了,先说一下你的案件qíng况吧。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是,大老爷。

    (弱不禁风地蹲个万福)回大老爷的话,我本名是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出自名师之手,从来就清清白白,向来都是被人放在书桌上当镇纸用的。可是……可是……

    (眼眶红红,开始哽咽)那天杀的瑞家公子,真不是个好人,竟然把人家当成了……当成了……yín器来使!(痛哭)

    陪审团:(竖起耳朵,大声问)什么?当成了什么?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涨红了脸,羞耻不堪)yín……yínyín……yín器……

    陪审团:(继续竖起耳朵,总算听到了,表示愤怒)过分!太过分了!

    明明是寿山石的材料,怎么可以当成银器呢?这不是假冒伪劣商品吗?法官大人,我要求立即封了瑞家的商场,做全面的质量检查!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举手发言)咳咳,好像证人说的不是那个银吧?

    陪审团:(疑惑)是吗?它明明说的就是银器嘛。嗯?难道是金器?哇,更过分,罪加一等!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继续举手,商量的语气)咳咳,证人所说的,不是金属的那个银吧。好像是yíndàng的yín。

    陪审团:(更加疑惑)yíndàng的yín?读音和银器的银差不多啊,你们怎么能分辨出来?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友好的回答)两个字的读音只是相近,应该还有一点区别吧?好像尾音有点不同。

    陪审团:(非常敬业的继续讨论)真的?这么重要的问题,不可以忽略,法官大人,我要求取字典,从学术上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法官大人:(笑眯眯)不管是银器还是yín器,其实呢,本法官最希望的就是,听证人说出使用过程。

    众陪审团:(非常敬佩地看着法官)对哦,对哦,重要的是使用过程。

    请镇纸先生,继续说出使用过程。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已经晕过去两次,再度被救醒过来)过……过程啊……

    就是……(别过脸,颤抖着唇)就是那个……

    旁听观众:(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叫)

    什么这个那个啊?拜托你痛快点说嘛!关键时刻吊人胃口,你这毛病跟谁学的?喂,说详细一点啊!(压低声音,兴奋)各位兄弟,谁借份纸笔过来?啧啧,这控诉旁听闷出个鸟来,总算有点荤的啦!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楚楚可怜地被众人盯着,异常胆怯)就……就是……(又开始抽泣)就是……就是那个瑞家公子他……他把我……把我……

    (小声哭了五分钟,才哽咽着继续)把我用来对他师兄那……那个……

    陪审团、法官、旁听观众:(所有人异口同声)到底是哪个啊?!!!!

    说!你说不说?不说就大刑侍候!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直接吓晕过去,不管拳打脚踢,水泼火烧,甚至拿它去BBQ!都不肯醒过来)

    …………

    (两百年后,陷入装死状态的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终于苏醒,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生不入官门啊!死不入地狱啊!这辈子都不要想着控诉谁啊!)

    控诉方:白玉雕龙笔杆

    (请白玉雕龙笔杆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白玉雕龙笔杆:(器宇轩昂,豪迈入场,面带微笑,向四周拱手打招呼)各位各位,好久不见,身体都好吧?

    哟!huáng杨木刻字如意兄,有上百年没见面了吧?你怎么还是老模样啊?还是灰溜溜的象根huáng杨木?哈哈,开个玩笑嘛,如今入陪审团了,就不能和老朋友开开玩笑了?别见怪,别见怪呀。

    我还不也是这个老模样,打出生起就是白玉啊,这么多年,还是晶莹剔透的,一看就是好货色,嘿嘿,你说玩物啊,这什么档次质地,可是从出生那天起就定好的了,没得比哟!哈哈哈。

    陪审团:(正经的表qíng)白玉雕龙笔杆,严肃一点!这里是主持正义的地方,你以为是菜场吗?把案发经过详细说出来,我有言在先,伪造证词是要负责任的,听见没有?

    白玉雕龙笔杆:啧啧,用得着这么绷着脸吗?

    (笑容满面)少装蒜了,你绷着脸我也认得出你,你不就是核桃壳佛珠吗?我知道了,你眼红我是不是?别眼红啦,这都是命啊。这白玉雕龙笔杆,向来都是宫廷的东西,就是到了民间,也是放在宝库里面珍藏的啊。你呢,那就不同了,大不了就落到个和尚手里。

    (看见对方脸色大变,笑得更欢)哎?哎?怎么又变脸了?我没有说错什么吧?

    (想了一下,更乐)难道你没落到大和尚手里,落到尼姑手里去了?哈哈哈哈,谁叫你是核桃壳的质地呢,没办法啊,这东西啊,从出生起……

    陪审团:(拍桌,怒吼)你有完没完?!说案qíng!

    白玉雕龙笔杆:(无所谓地摆手)好好好,案qíng就案qíng。啧,这质地不同啊,修养都差半截。

    其实呢,案qíng很简单,不过各位不是huáng杨木就是核桃壳,反应上比不上我白玉质地的,好啦,我详细一点说。

    本来呢,我是个笔杆,雕龙笔杆,啧啧,有多矜贵,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那瑞家呢,银子大把大把的,一看见我,就知道我是上好的珍贵古玩,不惜重金把我买了去,而且是经过和清逸阁的拍卖斗价,才把我买过去的。

    对了,顺便说一下,核桃壳佛珠兄啊,那时候我还见着你表亲杏仁壳微雕了呢,它也一起被拍卖。不过卖没卖出去,卖了多少价钱,我就不清楚了。

    陪审团:(磨牙,yīn森森)你有完没完?!说案qíng!说!案!qíng!!!!!!!(回音不尽)

    白玉雕龙笔杆:(好脾气地笑)好好,说案qíng,说案qíng。你呀,这脾气,还陪审团呢,怎么象被人指控的犯人一样坐不住呢?

    好好好,我说案qíng,别皱了,你本来脸就够皱的啦,不象我白玉似的,怎么皱都是一汪晶莹。好啦好啦,案qíng嘛,我知道。(轻咳一声)

    瑞家买了我之后,瑞家公子对我啊,那是爱不释手啊。有一天,他忽发奇想,要把我这个稀世奇珍,用在他最最心爱的人身上。

    (认真严肃地环视大堂一圈,语气低沉)各位,一个玩物的价值,就体现在人的使用上。你会把低劣的东西用在心爱的对象身上吗?不!绝对不!

    瑞家公子家财万贯,高档古玩无数,他挑了什么来调教他心上人最敏感脆弱的地方?嘿嘿,不错,就是俺!白玉雕龙笔杆!

    为什么挑俺呢?原因很多,第一,我档次最高,第二,我质地好啊,白玉,多晶莹透亮,多不伤人啊,戳哪里都是圆润润的滑滑的,第三,我这身上雕的龙可不能小看,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哪个按摩棒用起来比俺顺手?

    嘿嘿,这同时也验证了本笔杆的多功能xing,在这个多元化发展,全球化生产的时代,本笔杆不失为一个历史xing的杰作。当然,也证明了我家主人选择的绝对正确xing。

    所以说,好不好,看看白玉雕龙笔杆,妙不妙,瞧瞧qíng人反应骚不骚……

    陪审团:(忍无可忍,站起来大吼)闭嘴!你这也能叫控诉吗?!!!

    白玉雕龙笔杆:(非常无辜)控诉?我为什么控诉啊?我很骄傲啊,我很自豪啊,我从上到下都很完美啊。我为什么要控诉?

    陪审团:(很有吐血的冲动,yù哭无泪地问)你不控诉,你来血泪控诉大会gān什么啊?

    白玉雕龙笔杆:(惊讶)什么?这是血泪控诉大会?

    不会吧?你搞错了吧?这不是高贵玩物新闻发布会吗?难道我走错了大门?哎呀,我还特意洗了个澡,想让记者们看清楚我这白玉的质地和上面的雕龙呢。

    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呢?好好的露脸机会就这么放过了。糟糕,糟糕,现在赶过去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哦对了。(抬头看法官席)我说法官大人,你们什么什么控诉大会,应该也有记者到场吧?能不能请他给我来张特写,对了,请在我的照片下面加一句备注,简单一点好了,我不喜欢复杂。就写,嗯――高贵的白玉雕龙笔杆下个月将参加瑞典的世界古玩拍卖展。

    后续:(如白玉雕龙笔杆所愿,记者最后确实报道了它的消息,并且真的特意加了一句备注——在庭警把白玉雕龙笔杆踢出大门之前,陪审团成员已经至少有一半吐得鲜血淋漓……)

    控诉方:张玥朗

    (注意!肃静!现在请本案最重要的证人,清逸阁的少东家,有玩物界帅哥之称的张玥朗出场,大家鼓掌~~)

    (掌声如雷)

    可是……

    (好半天,连个影都没有,所有人愕然,安静下来)

    (后台传来轻微的骚动)

    张玥朗:(郁闷得要死)不不,不要推,我不去,我说了我不去!

    某人:去啊!去啊!一定要去!你师弟那么坏,你是最大受害者耶!你才是那个最可怜的玩物耶!一定要把他的罪行公诸于众!枪毙他!阉了他!

    张玥朗:(依然郁闷)你胆子那么大,你当着我师弟的面说啊。

    某人:(立即缩回guī壳)嘿嘿,我胆子大是大……那个……暂时还不想死无全尸啊。但是但是,你可以出去作证的嘛。(继续用力推证人出场)快去啊,法官会为你做主的。

    张玥朗:(死抓着墙fèng,拼命摇头)不要啊,不要啊,让师弟知道我就完蛋了。他警告过我,没有他的允许不准和陌生人说话,不然会被惩罚。

    某人:(更加努力地抓证人出来,动作从推改为拽)不行,你一定要出来。

    别怕啊,把你的遭遇坦白说出来就好了。

    你师弟怎么欺负你啦?他用什么东西调教你的小jú花啊?他对你可爱的rǔ头gān什么坏事啦?他有没有经常剥光了你的衣服,还要打你屁股啊?他跑到你家,在你房里都gān了什么下流事啊?

    (兴奋地吞一口唾沫,眼睛放光)你别怕啊,你就坦白说吧,越详细越好啊。这样世界才会有乐趣啊不对,是有正义啊,嘿嘿。

    张玥朗:(涨红了脸,恼怒地瞪着某人)他一天什么了我多少次,要不要说啊?!

    某人:(高兴得简直蹦起来)你愿意说,我一点也不反对耶!

    张玥朗:(磨牙)我!不!说!

    某人:(诚恳的看着他)我完全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为你主持公道嘛。

    难道你不信任我?(乌黑的眼睛,纯洁的表qíng)

    张玥朗:(低头)我不去。你别bī我。

    某人:(吃定他了!跳起来,增加压迫感)就bī你!就bī你!今天我无论如何都bī定你了!哼,bī你又怎样?

    张玥朗:(闷声说)你bī我,我就告诉师弟,你小时候偷看过我洗澡……

    某人:(愣掉)我有吗?

    张玥朗:(点头)有,我娘说的,小时候满月的时候,我们还放同一个澡盆呢。

    某人:(大叫)搞错啊!那是满月好不好?那也算偷看?

    张玥朗:(讪讪的)算不算偷看,就看我师弟怎么判断了?

    某人:(僵硬)你……你你你……你不会真的……真的打算……

    张玥朗:(老实的点头)你欺负我,我就告诉他。你不欺负我,我就不告诉他。

    某人:(怒!)你威胁我?!张玥朗,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揍你!反正你师弟现在不在,我照打!

    张玥朗:上次我出门,有个人不小心撞了我一下,师弟后来知道了,把他的腿打断了。

    某人:……

    张玥朗:(很无辜的,平心静气)上上次我去饭馆,有个人不小心把筷子掉地上,戳到我的鞋面,师弟后来知道了,他……

    某人:(紧张)打算了那人的腿?

    张玥朗:(摇头)我师弟很讲道理的。他只是拆了那间饭馆。

    不过拆饭馆的时候,柱子砸下来,把那人的腿给砸断了而已。不是我师弟打断的。

    某人:……

    张玥朗:但是,我师弟心肠很好,他每次打算人家的腿,都会帮人家治好,毕竟人家也是无心之失,不能下手太狠。可是,偷看我洗澡,xing质就不一样了。

    某人:(冷汗潺潺而下)呵呵,呵呵,没那么夸张吧?大不了就是打一顿吧,还能怎样是吧?呵,呵呵……你师弟不是心肠很好吗?

    张玥朗:(认真的点头)对,我师弟不但心肠好,还很大方。

    他家里钱多,宝库里面堆满了各代的古玩珍物,大的小的,尖的圆的,说不定会送你几箱。因为他说,有的东西好是好,可惜个头太大,用在我身上,虽然刺激,却可能会伤到我,所以,不如送人。

    例如,有一个前尖后宽,手臂粗细的象牙雕,他就挺想找个人送送的……

    某人:(呆滞)……

    张玥朗:(很老实的问)那个……我还要不要出去作证啊?

    某人:(继续呆滞)……

    张玥朗:(试探地看着他)要是不用的话,我就回家了。师弟说,下午三点之前必须回家。

    某人:………

    张玥朗:那,那我走了。请代我向陪审团和法官问好。

    (远去的背影,实在是玉树临风啊,玉树临风。)

    后续:(某人——在原地呆滞了至少三天后,还是收到了一大箱令人毛孔悚然的珍贵玩物,上面贴了一张可怕到极点的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就是你把我师兄带出门还对他又推又拽吧?这箱东西送给你,至于怎么用,我会派高手来教导你的,嘿嘿,等着。)

    番外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欣欣向荣作品集 一念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风弄作品集

上一章 | 玩物世家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