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袭警Ⅱ 拒捕 by 风弄 > 全文在线阅读 番外:特典——情人节的体验

袭警Ⅱ 拒捕-番外:特典——情人节的体验

风弄作品集 6813字 2018-05-26
    本来,南天压根就没有期待过莫问之能够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虽然好几天前,电视广告就已经开始拼命鼓吹着所谓一年一度最浪漫的节日,推销着情人戒、情人套餐、情人旅游、情人旅馆……大街小巷霓虹广告遮了大半个城市,彷佛带着粉红色的情人二字无处不在。

    莫问之?哼!那个只有脸没有脑,只有下半身没有上半身,只有变态欲望没有正常情感的恶魔,怎么可能会知道什么叫情人节?他充满邪恶的脑袋瓜子里面,恐怕只有情人屁股之类色情下流的东西。

    结果……做人果然不能太铁齿……

    早上十点,从KING SIZE的软绵陷入式床垫上醒来,南天习惯性把莫问之从后抱着自己腰的手挪开,想跳下床洗漱穿戴上班时,却被同时醒来的莫大变态抓回到怀里来。

    「去那?」

    「上班。先回警局报到,然后下午巡逻。」

    「不要上。」

    后颈痒痒,传来啾啾的被贪婪亲吻着不肯放过的声音。

    「莫问之,你又发什么疯啊?」被超过一米八的英俊美男蛮横地抱着,在赶着去上班的重要时刻撒娇,换了谁都会发毛,而且,就是这个所谓的美男,昨天晚上还把他插得差点魂飞魄散,「你是大总裁不用工作,我可是要工作的,警队是纪律部队,你懂不懂?」南天也没指望这个自大狂会懂。

    「上什么班?喂,今天可是情人节哦。」

    耶?南天诡异地瞄瞄莫问之,这家伙居然也知道情人节?想不到想不到太想不到了……

    「情人节又怎么样?」

    「我有礼物要送你。」

    咦?虽然知道每当这坏蛋语气温柔,表面上看来人畜无害时,危险就潜伏在前方,不过天使般的笑容蛊惑下,南天还是忍不住在好心情之外还生出少许好奇心。

    「礼物?」狐疑的,低声的,心脏开始不由自主悄悄怦跳了一下。

    嘻!差点偷笑出来。

    一瞬间,被人宠爱的感觉如阳光呼啦啦全洒下来,笼罩了全身。情人节礼物耶!不能怪南警官没什么自制力,在情人节的清晨,阳光明媚,加一张柔软大床,加一个宠溺不舍,强健有力的拥抱,再加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今天可是情人节,任何人都应该放纵一下体内的浪漫因子。

    何况,这个唯我独尊的家伙,竟也知道送礼物这种肉麻桥段……

    后面的事情用膝盖也能猜到。又一次地,南警官为了同一个人放弃了警察的伟大职责,不负责的翘班,穿戴完毕后,被不断发誓说准备好情人节礼物的莫大总裁拐进轿车,一踩油门,豪华轿车风一般驶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

    「你到了就知道了。」

    飞沙走石,风驰电掣中,街道两边建筑物迅速倒退掠过,在南天对神秘的礼物多次猜测不果后,轿车终于拐入一条笔直大道,「吱」一声剎车,停了下来。

    莫问之对他眨眨眼,「到了。」打开车门,出去后,朝南天伸出一只手,举止优雅,彻底的贵族绅士作风。

    「搞什么鬼?」南天咕哝着笑了,让莫问之把他引出轿车。出来的第一眼,抬头就看见眼前华丽富有特色的建筑物,原本的外墙被刻意粉刷成陈旧的城墙色泽,一楼大门处,完全仿造古代罗马贵族府邸的大门,造型隐重,线条浑圆,看来最近的高级娱乐场所又刮起了复古装饰风。

    往上一点,是在淡紫色荧光灯下,周边衬以各种复杂花纹,份外显眼的招牌。

    不……会……吧……

    猪啊猪啊猪啊!什么情人节?什么礼物?我就知道,哼,就算哈利波特的魔法棒也不可能把一个变态变成一个正常人!

    「是不是很感动?」变态居然还敢站在气得发抖即将爆发的警官旁边,含情脉脉地发问。

    「感动你个头啊!这这这……这是什么!?」南天手指着那大大的招牌,上书六个让南天刻骨铭心、痛恨不已的大字……搞搞乐俱乐部。

    「搞搞乐俱乐部。」

    「是是是……是那个……」

    「对,是那个专门设计生产高质量情趣玩具,给你带来很多乐趣的搞搞乐。」

    是给你带来很多乐趣吧?

    「来,我们进去。」

    南天脸色陡变,进去?进去还有命出来?

    「要进你进,莫问之,你放开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情人节袭警兼虐待情人,我和你没完!哇,你放手啊!救命啊!警察被拐卖啊!逼良为娼啊!……」

    世事的残忍往往如此,瞬息风云,事情就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一分钟前还满怀憧憬期待礼物的南警官,一分钟后像没法逃脱的兔子一样哭丧着脸被抓进了恶名昭著宛如地狱的- yín -乱俱乐部。

    情何以堪……

    抗议!再苦命的人也应该有享受情人节的权利!而绝不是被迫进入一个可怕的下流俱乐部,在一间面积很大,中间有一个超诡异的大床的房间里,和一个虎视眈眈的变态独处。

    情侣们庆祝这个浪漫节日的方式各种各様,包括送情人花、戴情人戒、吃情人套餐、进行情人旅游、入住情人旅馆……

    但南警官过节的方式尤其与众不同,特别值得一说——他被他的情人,那个俊得没天理,精明的没天理,霸道嚣张跋扈得没天理,还有严重强迫症和控制欲的莫问之,直接带到了鼎鼎大名的搞搞乐俱乐部,从大门长驱直入VIP房,直接带上了床。

    而且,是非常色情的大水床!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

    「嗯……鸣鸣……」

    正上演刺激节目的俱乐部贵宾房内,两个主角都已赤身裸体多时。

    两轮惬意地冲刺发泄后,此刻,莫问之正开始斯条慢理地享受新游戏。

    「不要咬,要舔和吸。」

    随意地靠在床头,宛如阿波罗再世的俊美脸庞荡漾着浅浅的微笑,「舌头要再主动点。」唇中吐出低沈愉悦,既享受又鼓励的声音,「味道很不错吧?」

    与之应和的,是一种奇怪的惹人脸红的黏答答的舔吸声。

    在莫问之大模大样张开的两腿间,身上已经留下不少情色痕迹的南警官赤裸裸地跪着。双腕被一副银色手铐铐在胸前,手掌向下,按着床单上支撑上身和头部,正以一种接近于膜拜的- yín -荡姿态,艰难地用舌头侍候着大得可怕的人间凶器。

    膨胀的男*器官看起来狰狞凶狠,充满了攻击性。

    从最开始的慢慢舔吸吮前端,嫩红的双唇渐渐张大努力吞入更多,用唇齿间分泌的津液滋润含入的异物,整个过程中,这可怕的柱状物似乎在不断胀大。

    仅仅吞入一半,南天就觉得口腔完全被塞满了。

    感觉到吞入的动作停止,一直在懒洋洋享受的男人,竟然还无情地命令,「别偷懒,要含到根部。」

    含到根部?怎么可能?喉咙会穿掉的!

    南天抬起沾满汗珠的睫毛,用眼神传达不满。

    「看什么?才这么一点就想放弃了?别忘了,是你主动答应帮我口*,作为情人节礼物的哦。来,发挥点警界精英的毅力,给我继续用心工作,努力吃香肠。」

    我有主动吗?

    明明是方才被你折腾得晕头转向时,昏昏沉沉才点的头。

    「不用瞪着我。做人要一言九鼎,做警察要言出如山。在情人节这种日子,对情人的诺言是一定要遵守的。快点给我好好的吸。」虽然被瞪了一眼,但莫问之心情很好。

    感受着男根被温热柔软的口腔包裹的舒适,一边露出玩味的笑容,放肆地观赏眼皮下的美景。

    胯下,红色的唇像美丽的橡皮圈一样,紧紧箍着*起*具的边缘。含着自己的硕大,牙关完全打到最开,被塞满的口腔两边高高鼓起,银丝般延着无法闭合的嘴角缓缓淌下的津液,让南天充满阳光味的男性脸庞,变得性感而- yín -靡。

    这样情色的画面,任何功能正常的男人只要看上一秒,都会变得更加亢奋。

    「嘴巴再张大一点,含到喉咙,知道吗?」

    莫问之伸出手,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柔软的黑发,用柔和但不容拒绝的力道往自己下体靠近。

    「唔……」

    喉咙被*起的*棒插到最深处,彷佛要被顶穿了。南天发出轻微的鸣咽。

    下一刻,莫问之把器官从柔软的唇中抽出了大半。

    然后,绶慢地,调戏似的,*具摩擦着红肿的唇,再次深入。

    「用舌头的侧边慢慢地舔,要舔出声音来。」用彷佛平静的语气教导着,一手抓着南天的头发,带动头部前后移动,缓缓做着插入、抽出、插入的动作。

    强制性的动作蕴含着毋庸置疑的权威,却丝毫不显得凶暴。

    空气中有微不可闻的濡湿的声音。*具在扩张成圆形的上下两片红唇中,借助唾液的润滑做着活塞式运动。

    「反复地舔,好像舔棒冰一样。」平淡地教训着,莫问之显得好整以暇。

    并不是他的耐性有所改进,而是在这次口*之前,南天的后庭已经被他下足功夫插了两个回合。

    在发泄了部分精力的*交之后,看着可爱的情人以不堪入目的姿势,高翘起被自己亲手蹂躏到青紫的屁股,跪在胯下吹喇叭,实在是情人节最值得称道的享受。

    而且,以自己此刻的视线高度,可以轻易看见自己刚刚才灌到狭道深处的乳白体液,正从红肿菊穴中潺潺流出,蜿蜒在雪白的大腿和微微摆动的腰腹。

    实在是让人爽到不行的画面。

    本性邪恶的莫问之,一边暗爽,一边却还继续恶劣地欺负性感的情人。

    「手也不要闲着,好好地抚摸我的两颗大蛋,轻轻的,一下一下,有点节奏感,嗯,好像按摩一样。」

    再三催促下,戴着银色手铐的双腕,只好摸索着,用指尖爱抚男人饱满的袋状物。

    好大……

    沈甸甸的肉袋,里面应该又一次蓄满了莫问之的炮弹吧?

    想到这些白色炮弹很快就要在自己口内喷射,南天在不甘中,却隐隐泛滥着难以理解的奇异麻痹感。

    「唇放松,吸*棒要有弹性。」

    「要学着怎么吸气。」

    「把你的唇想象成你下面的屏蔽词语,裹着我的香肠,吃进去,吐出来,又吃进去……」

    「舌头要用侧边舔,内侧。啧,真笨,说半天都不懂,看来不教训一下,你是学不会的。」

    毫无抵抗力而大开的双唇中央,男性的前端犹如探曩取物般深入,擦碰到敏感的舌根后,稍做停顿,这时,假如舌头没有乖巧地迎合侧舔,刚猛的*具就会惩罚性地往前一挺,进到令人难受的喉咙深处。

    「鸣……」满含着男人体味的嘴里,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难受吗?不想难受的话,就听话点用舌头舔。」

    「唔……鸣鸣……」

    连续几次狠狠地撞击了喉咙深处后,彷佛不堪折磨似的,原本写着抗议的眼睛开始氤氲湿气,偶尔抬眸,令人心神皆颤的波光粼粼。

    被迫无奈下,含着硕大*具的唇,不但要努力沿着勃动的*器上下滑动,就连舌头也要在口腔被塞满的情况下缓缓移动,舔摩抵在舌根处的巨物。

    威胁性的调教之下,*棒穿插口腔的动作,和舌头主动的蠕动,渐渐契合。

    不一会,原本抓住黑发的手掌,改而为覆住南天的后脑勺,在男人下体间前后摆动的动作变得更为剧烈。

    「很好……真的很棒……」莫问之的呼吸也逐渐燃出热气,漫不经心的表情,转为沈浸在快乐中的专注。

    下体亢奋的快感越来越明显,他加快动作,主动挺起腰反复穿刺进攻的目标。

    南天轻轻摇晃着头,发出一阵含混的鸣咽。大腿和腰间,全是犹带温度的男人体液的沾黏感,空气中淡淡弥漫雄性的麝香味,被莫问之从内到外完全占据的感觉强烈到极点。

    鼻尖闻着属于莫问之的气味,被莫问之的巨物狠狠侵犯双唇,感觉屈辱的同时,南天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下体也在发热。

    受到蛊惑般,屏蔽词语的因子扭曲了惯性的羞涩和不甘。

    渐渐的,他开始试着主动让*棒刺到喉咙更深的地方。

    「南天,再舔深一点,哦!你真棒,宝贝……」莫问之亮不掩饰地呻吟出来,享受着南天艰难的吞吐,脸上一副陶醉的神情。

    他挺入得更深,每一下都让红唇把*具彻底吞到根部。

    南天绯红了脸,趴跪在莫问之跨下,以- yín -荡无比的姿态承受着喉咙一下比一下更猛烈的撞击。

    发酸的牙关麻痹到失去感觉,呼吸也变得愈发困难。后脑勺被男人的五指牢牢扣着,沾满唾液的凶猛*器在口腔中激烈进出。宛如强- jiān -双唇的反复*插,布满细小神精末梢的牙床和舌根近似于灼伤的痛楚。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切与莫问之极享受的呻吟融合后,竟如神气的化学剂产生反应,引发了窒息般的快感。

    酥麻的感觉,从腰部闪电般窜到下体,高翘在半空的臀部,情不自禁地随着频率开始剧烈颤抖。

    「嗯……哦……宝贝,你要迷死我了……」

    莫问之的赞美是最不得了的催化剂。

    南天摆动着臀,湿润的眼睑微微上抬,仅凭本能地竭力吸吮和吞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实在令人惊讶的神奇,原本不可能吞到根部的可怕*棒,居然可以完全插入口腔,顶端触碰喉咙,两个硕大的沾满唾液的肉囔,以极猛的力度噗嗤噗嗤拍打在脸上。

    「啊……嗯……只有你才能让我这么爽……南天……」

    活塞式运动到了即将崩溃般的疯狂,天和地都在颤抖摇晃。

    南天含着莫问之膨胀跳动得更加厉害的器官,眸中氤氲陶醉的迷离。

    男人的体液,男人的麝香味,男人的*器……在趴跪在男人两腿间下贱不堪的姿态中,却觉得从身体到灵魂,都被那个名为莫问之的恶魔完完全全地侵蚀了。

    喉咙深处有着带血腥味似的灼痛,却仍然不遗余力地吞着侵犯自己的*棒,摩擦带来快感和痛苦不相上下,在屏蔽词语的情动后却两两相加,演化为一种深深地被莫问之凌辱占有的喜悦。

    骤然加快抽动的频率后,狠插一轮后,莫问之猛烈的动作忽然停顿下来。这玄妙透顶的瞬间停顿,彷佛酝酿了所有激情的期待。南天含着青筋跳动的*物,屏息等待着爆发的一刻。

    膨胀到极点的*器蓦然剧跳数次,下一刻,微咸的体夜以不可抵挡的锐势喷溅出来。

    舌尖喉咙溅满莫问之的味道,南天腰际的酥麻指数级飙升,瞬间腰彷佛已经被快感充斥到碎掉,下体猛然一阵剧颤。

    「唔!……唔!……」低促的忘情尖叫后,南天精疲力竭地在莫问之双腿间瘫软下来。

    俱乐部的高级床单上,又淌下一摊乳白的浊液。

    超大面积的水床上,两具线条优美的条长身躯以各自的姿势静静躺着,与时间拉锯成一段迤逦的沉默。

    享受余韵的时光,美好得令人难以形容。

    激烈性事过后,此起彼伏的粗重喘息由急至缓,怔怔失神的剎那,可以察知- yín -乱末潮中,被藏于深处一丝令人心安的温度。

    南天和莫问之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各有各的独特,又奇异地相融,纠缠。每一次吸气,都有把对方深深吸入肺腑的错觉。

    「呵,爽到脱力了?亏你还是警察,体力这么不行。」

    短暂的休息后,莫问之把躺在自己两腿间喘气的南天拉到怀里。

    潮红尚未从南天的脸上褪去,帅气的脸庞平添了几分诱人,连眉角都染上春情。

    在莫问之胸前失神地怔了一会,他才动弹了一下,「喂,手铐可以拿掉了吧?」

    「拿掉?」

    「别装傻。莫问之,做人要一言九鼎,做警察要言出如山,我答应你的都做到了,对吧?本警官把你吹得欲仙欲死,对吧?」

    「你乱搞了半天,还要我告诉你怎么含,怎么吞,怎么舔,这么循循教导之下,还是技术拙劣,根本就不及格。」

    「哇!你爽过就赖啊?刚刚是谁拼命叫唤南天宝贝你真棒的?」

    「那些只是用来鼓励你的虚言。」

    「你……你你你……莫问之,你堂堂一个总裁居然使诈!」

    「无商不- jiān -,- jiān -诈的人才能当总裁。而且,今天是情人节,照规矩情侣必须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床上,做爱做的事。」

    「你当我白痴啊!谁会定这种无聊的规矩?」

    「就是这个搞搞乐俱乐部的老板。」

    「啍!也只有开这种变态俱乐部的混蛋会定出这样混蛋的规矩!」

    「入乡随俗,在人家的地方,就要守人家的规矩。」

    「莫问之,你少啰嗦。我最后一次郑重问你,你到底开不开手铐?」

    「不开,你口技不及格。」

    「我的口技明明让你欲仙欲死!啊!……鸣……唔唔……滚开,你干什么?哇,你又硬起来了?你今天射了几次了,还来?你打算在情人节精尽人亡啊?」

    莫问之赤裸的身躯精壮霸气,居高临下压住乱蹬的南天,抿着薄唇,唇边扯开一抺邪气的笑意,「反正情人节情侣二十四小时不下床,今天我就当一个天下最好的情人,让你吃香肠吃到心情舒畅,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欲仙欲死,精尽人亡。」

    「天下最好的情人?我看是天下最- yín -的香肠大盗吧!哇,你干嘛?不要舔那里!嗯嗯……好疼!……啊啊啊……唔……救……救命啊!有人袭警……鸣……莫……停下……不要刮那个地方!唔……救命!逼良为娼啊!鸣……呼哧呼哧……别吸!别吸!啊啊!死啦!要出来啦!要出来啦!啊啊啊啊啊啊……」

    躯体纠缠,气息紊乱,喘息尖叫连连。

    雄性麝香味弥漫,浸润每一根沾满热汗的毛发。

    一年一度最浪漫的节日里,充满活力的男男肉体抟战在舒适的大水床上再度如火如茶展开。

    两军对阵,实力悬殊,完全是一方压倒一方的局面,但是,战况仍然相当激烈精彩。

    呃?床战会打到什么时候?是不是二十四小时内结束?

    嗯,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要准确猜测一个有强烈控制欲和*欲的强迫症患者的行为,是很难的……

    欲仙欲死是一定的,不过……应该不至于精尽人亡吧?

    南警官啊,你自求多褔吧!-

    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醉妃儿作品集

上一章 | 袭警Ⅱ 拒捕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