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洗劫(掠夺续) by 风弄 > 全文在线阅读 洗劫特典·天意

洗劫(掠夺续)-洗劫特典·天意

风弄作品集 5482字 2018-05-26
    在云!

    漆黑的倾斜通道内,男子摇摇晃晃的身影勐然一跌,狠狠栽倒在冰冷的地上。

    艰难急促地呼吸,在黑暗的寂静中异常令人揪心。

    「在云……在云……」双唇微弱地开合,吐出对他而言最重要的那个人的名字。

    好想,再见你一面。

    对不起,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我,才是你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

    蛟龙和人类不能太过靠近,这是天意。

    从很久之前,我还只是一条在海里畅游的蛟龙时,就深深爱上了你在岸上优美高傲的身姿。

    匍匐在海平面下,仰望一无所知,被众人围绕侍奉的你,每一刻都是幸福的,但每一刻,又是不满足的。

    想更靠近一点。

    为了你,我修炼成人形,忽视所有古老的警告,一意孤行的靠近你。

    和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都是最美好的,但上天的惩罚随之而来,看见健康的你一天一天虚弱,鲜血一口一口呕在铺着锦缎的地板上,殷红的颜色像剑一样剌得我的心好痛。

    在云,我想过放弃。

    一次又一次,离开前我都对自己说,再也不回来。永远永远地远离你,让你好起来,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但看不见你的每一刻,都那么难熬,每一次发誓说不回来,每一次,我总是忍不住回来。

    面对你的质问,我无法说出原因。

    不敢告诉你,我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敢告诉你,我其实和你并不是同类,我是一条蛟龙,身负着护卫大海的职责,上天赐予我法力,要我永远镇守这片汪洋,却没有给我和另一个凡人相恋的权力。

    和你相处的日子越久,我身上的龙气对你的肉体造成的伤害越严重,蛟龙和凡人是不能长久待在一起的,到最后,我只剩两个选择——永远离开你,或者,眼睁睁看你死去。

    这两个选择,无论哪一个都极端的残忍。

    我查遍所有远古的神典,终于找到了第三条路——抽龙筋。

    只要抽掉龙筋,修炼出人形的蛟龙就能变成真正的凡人,从此以后,有血有肉,会生老病死。

    我,想陪着你一辈子,陪着你经历世间的生老病死,我不想再当一条永远不会老去的寂寞蛟龙,终日在大海里孤零零地游荡,永无尽头。

    为了这条心甘情愿的路,我修炼了十五年,背负了十五年沉甸甸的思念,每一次想你想到发狂,我就告诉自己,当龙筋抽掉后,我就能回到你的身边,再也,再也不离去。

    那个时候,我要好好的补偿你,把所有欠你的,一点不剩的统统还你。

    我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给你。

    一个月前,我终于做到了,把与生俱来的龙筋从嵴背抽出来时,那让我浑身颤憟的剌痛告诉我,

    我成功了。

    我已经是一个凡人,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不会再伤害你身体的凡人。

    只要再让我在修炼的洞穴里休养上半年,因为失去龙筋而极度虚弱的人形就可以慢慢复原,可以离开洞穴,面封外界灼熟的烈日、溷杂的空气、还有呼啸的海风。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得到了你把自己关进陵墓的消息。

    晴天霹雳。

    在云,我不怪你,我明白,十五年的等待,已经让你开始绝望。

    如同我日日夜夜对你痛苦的思念一样,你一定也经历着,和我一样的痛苦。

    我很后悔,在十五年前离开的那一天,没有鼓起勇气,告诉你所有的真相。

    我不是凡人,是一条蛟龙,身上的龙气伤害到你的身体,就是你不知名恶疾的缘由。

    我要离开你很长一段日子,修炼到可以把龙筋抽掉,化为凡人,和你相伴此生。

    可是,我竟如此怯懦,竟一个字也没有和你说。

    很后悔。

    我很后悔。

    在云,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绝望地死在陵墓里?

    我已经赶来了,拿着你在山洞里留给我的饮血玉,我已经在这条通往你的黑漆漆的暗道里。

    却在跌倒了一次又一次后,再也找不到爬起来再走一步的力气。

    身体,这个还没有恢复元气的凡人的身体,实在太没用了。

    失去了龙筋的法力支持,它比刚出生的婴兄还脆弱,从洞穴里出来时,只是太阳的光芒,就让它的肌肤一道道的开始开裂。

    暗道中稀薄的空气,割过流血的伤口,好像刀割过骨头。

    蛟龙是不会死的,但我已经不再是蛟龙。

    流了好多血,我已经,走不动了。

    在云,在云!我不甘心!

    你就在下面的陵墓里痴痴的等我,而我,却永远无法迈过这在从前微不足道的一点距离。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苍天啊,为什么你如此狠心?我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忘记他。

    为什么蛟龙注定不能和人类相爱?

    为什么违逆天意的是我,却要我最心爱的人也无辜地受到这样的惩罚?

    「在云……在云……我没有抛弃你,我没有……」男人匍匐在地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艰难爬行。

    他悲哀的明白,自己不可能到远终点。

    他违背了苍天的意旨,抛弃了蛟龙的身份,最后的惩罚,就是孤独的,被心上人永远误解地默默死在这里。

    「不!」他悲愤地仰起头,发出最后一声不甘心的嘶吼,把手里握着的饮血玉竭尽全力地往暗道斜坡下方丢去。

    祈望饮血玉可以到远最远的地方,带着他最后的心愿,撞上陵墓的大门,惊动他最不舍的那个痴心的男人。

    不要把自己困死在陵墓里,不要对我绝望。

    在云,我没有背叛你,我赶来了,却无法到远终点。

    男人在心里发出最后的声音,不甘地,慢慢停止了呼吸。

    但他最后的愿望,也化为了泡影。

    饮血玉没能到达他希望到达的地方,也没能惊动陵墓中的龙在云。

    它翻滚着,沿着暗道的斜坡滚到最下面,最终,掉进一旁的黝黑的水坑里。

    和水坑相连的地下河,在几十年后的一次涌涨中,把它卷到了别处,让它随着水流不断移动。

    几百年后,在明媚峡附近的浅海里,一艘不起眼的渔船,在渔网里无意中发现了它,把它当成一块好看的红石头,拿给孩子玩耍。

    一千年后,飞天宝藏已经成为这片汪洋上的遥远传说,而一个名叫叶骁郎的男人跨海而来,深深爱上了逍遥堂的堂主,并且最终找到了飞天宝藏,使得对分开千年的爱侣,终于得以合葬。

    但龙在云和博英的故事,却并非如所有人想像中的彻底结束。

    不知,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奇妙的冥冥。

    在龙在云含恨而死的一千多年后,这片海洋上声名远播的恶煞帮,帮主名叫宣问。

    和龙在云一样,他在这片大海上出生,在这片大海上长大,他的家族,在这片大海上也拥有相当长的历史。

    后来,他甚至开朝立国,成为了一名国君,就像当年的龙在云一样,身份尊贵,居万人之上。

    龙在云放在飞天宝藏中的宝石,是他立国的重要根基,从更深的地方来看,龙在云这个千年前的古人,帮助他建立了自己的国家。

    宣问是个很有趣的男人,一直以来,他最爱的东西,就是璀璨夺目的宝石。

    但当他遇上了另一个男人后,他就彻底变了。

    全天下的宝石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把目光从那个男人有上挪开片刻。

    这另一个男人,就是李文彬。

    他也是跨海而来的,只是没有手持三丈长矛,没有脚踏浪尖,只是极其相似的,宣问在逍遥堂的船上兄到李文彬时,就像龙在云见到博英的那一瞬间,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理由的沦陷了。

    李文彬不是蛟龙,他没有博英那样强壮,但他帮宣问建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家,在听了叶骁郎的讲述后,李文彬被强烈的冲动驱使着,翻遍所有能找到的古籍,串联出龙在云和博英这最凄凉、最曲折的爱情故事。

    他为这故事深深感动。

    但身边的宣问却恰恰相反,对这个故事简直可以用深恶痛绝来形容。

    「整整二个月都在查这个,什么龙在云,什么博英,他们的故事这么惨,叫人听见就心里发寒,你干什么要追究?丞相啊,你不如多陪陪本王嘛!」宣大王不高兴地爬上床,把李文彬手里的古籍扯开,丢到一边。

    「我已经天天在宫里陪着你了,还不够?」

    「不够。」

    「大王,你可是一国之君,不是刚刚出生的小婴儿。怎么这么缠人?」

    「一国之君和这个有什么关系?一国之君也可以缠人啊。」宣问伸出手臂,把李文彬勾到自己怀里,自己也觉得奇怪地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离开我很久了。嗯,不管怎样,反正丞相你先乖乖让本王抱抱,不要理会那些破书嘛。」

    李文彬简直头大,无奈地苦笑,「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哈,丞相和本王真是心有灵犀,本王也觉得你一定是上辈子欠本王的。」顽皮的手钻到裤头下面,狡猾地抚摸臀缝下诱人的入口。

    「大王,这种事做多了会伤元气。」

    「来嘛来嘛,本王元气很多的,你尽管伤好了。让我做一次吧。」小狗一样哀求的可怜状。

    虽然是一国之君,但位置却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丞相不点头,国君也不敢乱来啊。

    看起来文弱的丞相,警惕地扫他一眼,「只做一认就够了?」

    「一次当然不够啊,最好是两……哦不!三次!三次,好不好?」

    「前天你指天发誓说三次,结果趁着我手软脚软,做足了六次。」

    「啊?这这这……这是本王一时激动,数错数了嘛。而且,丞相当时也没怎么反对啊,是不是?呵呵。」

    「狡辩。对了,我问你,」李文彬忽然想起一件事,「我接到奏报,说逍遥堂的船队已经出发,十天后就到达这里。他们是专门受大王委託,给大王送东西来的。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大王要他们送什么东西过来?竟然要派大船队这么隆重?」

    「在床上不需要讨论这种公务吧?」

    「大王。」丞相拖长了声音,警告地瞅他一眼。

    宣问最怕李文彬这种表情,立即低下头,像怕会挨骂的小孩子一样偷瞄他一眼,「嗯,那个嘛……只是请古堂主借点东西来用用……」

    「什么东西我们自己没有,要大王开口大费周章地和别人借用?」

    「飞天宝藏的东西……」

    「飞天宝藏的什么东西?」敏锐地闻到不对劲,李文彬不紧不慢地追问。

    「嗯……嗯……那个……」

    这个吞吞吐吐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王。」又拖长了声音。

    「是……那那个……飞天宝藏里的壁画……古博英有拓本,啧,姿势多多,非常精彩,我想着可以和丞相你……和你……」偷瞄李文彬的脸色。

    李文彬努力绷着脸,却被宣问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弄得忍俊不禁,嘴角一抽,无可奈何地笑出来。

    这个大王,又想做贼又怕死,成天打这种鬼主意,偏偏又怕被他知道会挨骂。

    真不知道说他好笑还是好奇。

    「丞相,你笑啦。呵呵,那就是不反对啦,太好了,等壁画拓本到了,我们找几个一流的画师照样在寝宫的墙壁上画起来,」宣问一看见李文彬没有生气,立即打蛇随棍上,一边乐滋滋地说,一边解开李文彬的腰带,「嗯嗯,丞相的脖子好香,丞相的皮肤好嫩。」

    「先说好,今天只许你抱一次……嗯——」正经的说明忽然被诱人的呻吟取代。

    男人早就勃发硬挺的肉器,深深撑开肉缝。

    呼吸的频率立即被打乱了。

    「嗯嗯——唔——慢一点,呜——!你……你要弄死我吗?」丞相的声音,变得又火热又煽情,带着一点点宠溺的责备。

    「抱歉,抱歉,我慢一点。」宣问赶紧放慢动作。

    抱着丞相的腰,缓缓地往里面挺。「这样,这样可以喽?」

    「呜——嗯唔————」

    「丞相,感觉还可以吧?」

    「嗯唔——啊——!这里——这个地方!力气大点——呜——呼呼——!」

    「这里是不是?本王明白了。」宣问吭哧吭哧地努力逢迎,自己也爽得满头大汗,一边在心爱的丞相身上勤奋耕耘,一边狡猾地问,「本王的技术有进步吧?现在每次都能搔到丞相痒痒的地方了对不对?嘿,不如今天让本王多做几次吧,本王也需要机会磨练技巧啊。丞相,三次,哦不!五次,你觉得怎样?」

    「唔——唔——你……你——啊啊!呜——你——」J

    「本王保证,一定听丞相的话,丞相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想顶哪个位置,就顶哪个位置。呵呵,五次嘛,好不好?」

    又一下顶在要命小凸点,李文彬张大口拼命喘息。

    被男人操到快高潮的绝顶快感,腰肢情不自禁地银荡扭动。

    「啊——啊呼——你——嗯嗯——我——我是上辈子……欠……欠你的吗?唔——!」

    「对啊,本王也这么觉得。」覆在他身上对着销魂肉洞用力撞击,一脸享受的大王,毫不犹豫地接话,「丞相你欠本王的,上辈子,不,上上辈子,嘿嘿,可能欠了几辈子呢,丞相你从现在开始,每天还六七次,哦不,十六七次,还上一百年,才有可能还清吧。」

    其实,不是几辈子。

    连宣问自己也不知道,要算真正的年数,大概是,十五年。

    遥远的从前,十五年的等待、悲伤、心痛,和最后被辜负的绝望。

    不过另外还要计算的,是千年的滚滚利息吧。

    在华丽的寝宫中激情交合的雨人,并不知道博英上一世晦死前的誓言。

    我要好好的补偿你,把所有欠你的,一点不剩的统统还你,我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给你。

    这是他在最后一刻,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龙在云听见的话。

    千年之后,李文彬不得不为这笔遥远的前帐日日还债,不得不苦笑着,任那个明明每天都有做那个事,却好像永远也不会满足,彷佛被憋了很多年的大王在自己身上孜孜不倦地探索。

    他不知道。

    千年以前,他的上一世,曾经也像今天的宣问一样,珍惜的,深情地拥抱着,贯穿诱人的龙在云。

    千年以前,龙在云就像今天的他一样,满足地,缠绵地躺在博英怀里,享受着博英的宠溺和强壮。

    经过千年的曲折,曾经让两个灵魂受过重重折磨的天意,终于做出一次仁慈善意的安排,让他们两个再次走到了一起。

    这一次,是真正的,凡人和凡人的爱情了。

    ——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大风刮过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上一章 | 洗劫(掠夺续)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