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掠夺 by 风弄 > 全文在线阅读 掠夺特典·晕眩

掠夺-掠夺特典·晕眩

风弄作品集 6274字 2018-05-26
    入夜,近日来~向温柔的海毫无预兆地翻了脸。狂风在海上咆哮飞舞,愤怒般的巨浪一个接~个,把大船打得像片单薄的叶子一样颠簸摇晃。

    海浪扑向甲板上奔跑的每一个人,大浪打在手脚和身卜。一阵阵钝痛。

    海风暴戾的呼啸中,即使对近在咫尺的人说话,也必须扯盲了喉咙奋力大嚷。

    「拉缆!」

    「下帆!」

    「司徒!」看着甲板上的事布置妥当,水手们跑动着按部就班的调整船帆缆绳,古博英朝着属下的肩膀拍了一下。

    司徒鹰抬起头,「在,老大!」

    「你看着这里!」

    把司徒鹰和一干手下留下和漫天大浪继续搏斗,古博英匆匆登上木梯,赶回自己的大舱房。

    「骁郎!」

    推开,从窗口对灌而来的海风哗哗刮在脸。

    古博英把额前早被海水打湿的黑发往后随意一掠,顶着风力扣舱门牢牢关上,大步走进房,把被风吹得呼啦呼啦拍打的窗户也用力关紧。

    门窗关上后,房里情况顿时好了许多。

    「骁郎?」古博英回过头,比刚才小了点的声音,逸出不自禁的温柔。

    他要找的人缩在角落,颀长的身躯微微蜷着,两手拘着舱里固定的柜子_一角,背微微拱起,像猫一样。

    仿佛在簌簌发抖,吓坏了似的。

    古博英却很明白,他的大将军不是会被吓坏的类型,一定是晕糊涂了。

    想起叶骁郎每次遇到风浪时那有趣的窝囊样,古博英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来,瞬间又按捺住自己的笑意。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笑,片刻之前他在甲板上还忧心忡忡,担心他的男人在舱房里晕惨了,但撇下其它事匆匆赶来,见到他的身影后,却总忍不住坏心眼地偷笑。

    「是不是很难受?」取下脸上的青铜面具随手放在一旁,古博英走过去,把死抱着柜角以求站稳的年轻男人抱住。

    叶骁郎把柜子抱得很紧。

    古博英不得不花了一点力气,才拉开他抱着柜子的双手,把他抓到自己怀里。

    强壮的双臂搂着他。

    「说了多少次,起浪的时候不要在舱房里走动,你就乖乖躺在床上不行吗?」

    扳着他的下颚往上抬,宠溺地埋怨。

    抬起英俊却苍白的脸,果然是料想中愤怒又尴尬的可爱表情。

    「我也不想走动!是哪个混蛋白天说什么天气晴朗,好端端的把窗户打开的!」如果不是晕得太难受,叶骁郎会吼得更大声,勉强瞪着眼睛表示愤慨,「一起浪,你这破窗户灌风又灌水,海水都打进来了,我总要想办法把窗户关上吧,就下床来……」

    「下床来关窗户,结果走两步就天旋地转,连窗户的边都没碰上就晕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被一针见血的指出事实,叶骁郎困窘地闭嘴。

    他平时也没有晕得连两步路都走不了,只是……今天的风浪实在太大了,让人根本站都站不稳,视野也一直在摇晃。

    好吧,他的晕船症确实比所有人都严重。

    「有这么好笑吗?」巴不得找人发泄的恶劣语气。

    「我没笑。」古博英淡淡回答。

    俊美的脸全然平静,却又在黑眸深处偶尔闪烁出一丝玩味般的揶揄,让人瞧着很不顺眼。

    真想狠狠一把推开这死贼头!

    叶骁郎眼睛一横。

    但只是想想罢了,自己抱着柜子的样子够难看的,晕这一阵子船,力气彷佛被抽掉大半,连伸个小尾指都觉得懒懒的,更别说推开看起来斯文倜傥,实际上身强力壮的古博英。

    况且,真该死!被这家伙搂在怀里,真的随时随地感觉都挺不错。

    只是……

    「古博英,你的头发。」

    「嗯?」

    「头发上的水滴我身上了,」叶骁郎皱眉,「还有衣服,湿漉漉的,把我身上都_弄湿了。」他指着古博英在甲板上被海浪打湿的衣裳。

    古博英静了片刻,忽然领会地轻笑,「原来你想看我脱衣服。」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叶骁郎蓦地涨红脸。

    这什么跟什么嘛?

    死淫贼动不动就想到什么古怪的地方去了!

    「借口衣服湿了要人脱衣服,是书上常用的技俩,《春色花》上写过,《舞阳雨》上也写过。原来你也会这一招。」古博英脸上的笑意加深。

    叶骁郎气得几乎想咬他一口,「呸!你就知道看那个死张少倾给你搜罗回来的春宫图!整天想入非非!迟早有一天精尽人亡!」  _「阿倾这次找回来的不是图,是书。」

    「反正都一样!」不屑的表情下,是深深的色厉内荏。

    叶骁郎暗中打个哆嗦。      _惨了!那个张少倾又给古淫贼找了一批新书!

    自己不会又被拿来试验新书里面的各种姿势吧?

    心惊胆颤的揣测中,阴影忽然笼罩头顶,叶骁郎猛然抬头,发觉那张俊俊美的脸正在不断逼近。

    「你又想干嘛?」

    这一句绝是白问,他和古博英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光看古博英的眼神就知道怎么回事。

    看不出锋芒,却深深藏着叫人心悸的占有欲的眼神。

    「我想……」性感的唇缓缓贴过来,让叶骁郎屏住了呼吸,却逗弄似的,只是轻轻擦过嘴角,移到耳后,「治好你晕船的毛病。」古博英低沉的说。

    热气喷在耳道里,让身体酥麻起来。

    「谁要你治?」叶骁郎往后缩缩脖子。

    太不争气了!

    嘴上坚持抗拒着,身体却像知道接下来会演变得何等火热般,期待地颤粟起来。

    「真的不要?」吉博英邪魅地笑着,用眼神戏谑地打量怀里嘴硬的家伙。

    一手搂着他,一手极慢的抬起。

    修长的指头勾着自己肩上的衣缝,很慢很慢的,彷佛一定要让叶骁郎看清楚每一点基辅是怎样露出来似的往下,一点一点地拉。

    湿漉漉的衣服还在滴水,被指头勾着,拉下半边肩膀。

    俊脸、湿发、颀长项颈下缓缓露出不为人知,优美内在的逍遥堂堂主……

    白皙,但绝不让人和柔弱联想起来的紧实肌肤。漂亮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锁骨,如罕见的美景一样露出来。

    鬼斧神工的刚阳之美震撼地乍现眼前。

    叶骁郎心里一万次叮咛自己绝不可受美色所惑,却骤然瞪大眼睛,情不自禁律肺里吸了一大口气,把胸膛涨得满到不能再满。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响亮得近乎夸张。

    古博英在他头顶「呵‘’地笑了一声,像早就猜到叶骁郎会看得愣住。

    叶骁郎懊恼地涨红了脸。

    不知为什么,全身上下敏感地锐痛起来,尤其是隔着湿布料和古博英相触的地方,来自古博英的热气带着湿意默默透过来。

    这种热带着源源不绝的能量,让叶骁郎想起被更热的东西刺破身体,在肠道里翻搅贯穿的狂乱。

    一股窘迫尴尬蓦然冲上来。

    「你卖肉吗?走开!」叶骁郎下定决心闭上眼睛,扭过头。

    「不喜欢?」

    「无耻!」

    「真的不想看?」「滚开!」

    「让你摸一下吧。」

    「不要!」

    「我,,,这句话要说出来,似乎对古博英这样无往不利的人也颇有难度。顿了顿,才平淡但是令人无法忽略地说出来,」除了你之外,没让别人摸过。「

    这一句,赞美不像赞美,自夸不像自夸,奇怪的情话。

    甚至连到底算不算情话,都搞不清楚。

    却让叶骁郎突如其来的被什么热呼呼的东西堵住了胸口一样。

    原来打算继续倔强的嘴,抿成紧紧的直线,眼睛亮亮的看着男人任何时候都能吸引他所有目光的俊脸。

    沉默。

    一瞬间,连呼吸都完全忘记了。「到底要不要?」

    「不摸的话。我就……‘’存心诱惑似的,修长的指头又开始勾着衣服,虚虚地似乎打算往上勾回肩上。

    叶骁郎顿时露出美食在眼前被无情收回的,饥肠辘辘的小兽的眼神。

    「摸不摸?」

    「不摸白不摸!」生怕古博英反悔似的探出手。

    两人肌肤相亲有段日子了,但被摸的常常是自己。被男人火热的肉木奉在体内菗揷时,理智早飞到九霄云外,谁还想得起来要把正拥抱自己的身体好摸两把?

    况且这混蛋最爱的姿势,还是最能够插到深处的后背位!根本没摸他的机会!

    这一次机会绝不能放过。叶骁郎不伸手则已,一伸手就毫不犹豫,指尖捏住结实胸膛上最诱人的淡色突起。

    轻轻一扯。

    头项上传来轻微的吸气声。

    叶骁郎抬头瞅瞅古博英。

    古博英深黑的眸子,危险地半隧起,「你这头小色狼。」

    叶骁郎不屑。

    真正的色狼,是你这个叫下属到处给你搜罗色书色图,没日没夜随时发情的逍遥堂堂主吧。

    但动人的身体在眼前,无暇和古博英斗嘴,叶骁郎几乎所有心神被指尖下的肌肤吸引,微微鼓起的胸肌结实有力,让他忍不住把五指合拢,掌心贴在古博英的胸膛上,贪婪地摩挲。

    薄薄基辅覆盖下的肌肉线条优美坚韧。

    这家伙,真的很强壮。

    「我的身体不错吧?」

    「嗯。」很老师的回答。

    叶骁郎专心致志地认真抚摸每一寸。 _那紧致的皮肤散发着无法言喻的诱惑,他甚至能闻到里面散发出的属于古肌理自皙结实,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像精致的画一样呈现在眼前。

    太棒的手感,让他联想起这粗细恰到好处的腰杆,有着令人惊讶的爆发粗自己被侵犯时,每一次往深处挺入的力量,都是从这健韧的腰肌发出的……_这一点让叶骁郎脸颊通红。

    但是,掌心感觉到的肌肉和潺潺流动热血的血管温度,让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毅力把手收回来。

    就像贪婪的官吏看见了金子堆成的山,明明知道受贿不道德,却忍不住伸手接纳一样。

    叶骁郎觉得,自己禁得起任何金银珠宝的诱惑,却无法抵抗美色的贿赂。

    也许古博英的美色,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拒绝得了。

    「喜欢吧?」

    「嗯。」

    抚摸着充满魅力的身体,吉博英的声音,在耳边更加低沉地诱人心动。

    沙哑的,带着情欲,叫人从骨头里感到麻痹般香甜。

    「叶骁郎。」古博英忽然叫他的名字。

    叶骁郎抬起眼。

    古博英朝他微笑。

    「你摸得我很舒服。」他咬着圆润厚实的耳垂说。

    抱着叶骁郎,大步过去把他放在床上。

    脊背靠在柔软的床垫上,叶骁郎从迷醉中挣扎出来,带着一点警惕抬起眼。

    「继续摸吧。」迷人的语调,自然而然从古博英的唇里逸出,目光格外温柔。

    像是为了更方便叶骁郎抚摸似的,两臂支撑在时骁郎身体两侧的床单上,赤裸的宽阔胸膛缓缓靠近。

    低头,湿漉漉的黑发垂下来,带着微凉水意,轻轻打在被他出色的肌肉迷惑得完全陶醉的将军脸上。

    叶骁郎受惊似的抬起脸,唇碰上唇,迎来古博英蓄势而发的热吻。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牙关就被撬开了。

    舌头灵巧的钻进来,点阅兵将似的逐颗逐颗认真舔着每一个牙齿。

    口腔里充满了古博英热热的气息。

    叶骁郎发出轻轻的喘息,双手软下来,想抓住床单,却被正吻着他的古博英抓住了双手,硬按回正享受抚摸的胸瞠。

    「继续摸。」古博英把嘴挪开少许,快速地说了~句后,又开始热吻。

    叶骁郎觉得自己一定疯了。

    舌头被男人狂野霸道的翻搅吸吮,似乎所有理智都被对方吸走了。身体里惊惶流窜的血液都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会更为刺激,甚至叫嚣着期待更剧烈的蹂躏。

    手掌传来的古博英匀称健壮的肌肉线条感,美好到令人惊讶。

    连古博英血管里血液流动逐渐加快,都能通过掌心感知。

    被吻得全身颤抖,叶骁郎发出轻微的呻吟。

    他放弃似的闭上眼睛,像要抓住什么似的拼命摩挲抓挠着古博英的胸肌腹肌。

    掌心带着热量移动到更下面,古博英发出忍耐不住的呻吟。

    扯开心上人的腰带,抬起膝盖,早被逗弄得亢奋跳动的硕大抵在幽洞入口。

    居高临下的姿势,和日渐成熟的技巧下,只是腰上稍微用力地摆动几下,尺体内的刺激让他十指不由自主地紧张收缩,猫~样抓挠正做着挺入活动的结实腰杆。

    「轻一点。」

    「已经很轻了。」古博英用和他的动作截然相反的轻柔语气说着。

    「骗子。」

    「我会让你舒服到哭。」

    以对无数春宫图认真研究,还有以叶骁郎为对象不断累积的实战经验为基础,古博英已不再是昔日吴下阿蒙,他深深知道让叶骁郎哭得最厉害的方式。曩比普通男人粗大的坚硬肉木奉频繁插入、抽出、再插入,用近乎残酷的高超技巧,不断准确无误地打击体内敏感的凸起。

    叶骁郎眼角迸溅泪水。

    窗外的风雨再不存在,在脑海里,只有古博英给自己制造的惊涛骇浪,叶骁郎可以依赖的,也只有古博英这条永不沉没的大船。

    「舒服到哭了,对吧?」古博英一边问,一边恶作剧似的忽然增大力度。

    重重顶到最深处,连沉甸甸的肉球都差点挤入狭窄的入口。

    叶骁郎急促地尖叫一声,费用脸颊扭曲出痛楚和甜美,「古、古博英。」

    「我在这呢。」

    伴随着低沉的声音,是男人靠近过来,落在敏感的项颈肌肤上的连连碎吻。

    即使没有被抚摸和玩弄,因为被男人毫不留情的贯穿占有了身体,下体早已疼痛的站立起来。

    古博英的每一下插入,都好像细小鞭子打在勃起的花茎上,叶骁郎可以感觉到自己那个地方湿湿的从顶端不断滴下淫液。

    「不行了。」「别说废话,我的大将军永远都是最行的。」古博英在他颈窝用牙齿狠狠咬一口。

    大幅度贯穿的频率,骤然提高。

    「不行了。不要撞那里。」

    排山倒海而来的快感,穿透脊梁。

    快感像滚下山顶的雪球一样,轰隆隆压过为古博英而疯狂扭动的身体。

    风暴越演越烈。

    叶骁郎拼命后仰着脖子,发出一声嘶哑大叫a    .最后一下贯穿差点把五脏六腑顶出喉咙,快感抽打在鼠蹊处,猛然爆开,幻出一片蒙胧白光。

    喘着气,仿佛劫后余生般的放松身体,叶骁郎好一会后,才祭觉体内熟悉的,热热的,是被古博英射出的精华烫到肠道的滋味。

    那么持续的烫热,射的量一定大得惊人。

    刚刚抱过他的俊美男人靠近,亲吻他的脸颊,调侃着说,「下次你再想摸我,一定要先把指甲通通剪掉。」

    结实柔韧的腰身上,布满叶骁郎兴奋时抓出来的通红指痕。

    每一道,都是意乱情迷的淫靡罪证。

    叶骁郎羞愧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把脸扭到一边,瞬间又被古博英强扳着下巴移回来。

    「喂,叶骁郎。」古博英漂亮的眼睛凝视他。

    「干嘛?」难堪的叶骁郎,用粗声粗气地语调问。

    「风暴过去了。」

    叶骁郎蹙眉。

    侧耳倾听片刻,果然,窗外似乎没有狂风呼啸了。

    「可见,你的晕船还是有法子治愈的。」

    「什么法子?,,想象得出古博英要说什么,叶骁郎的声音更不自在。

    「本堂主牺牲一下色相,让你摸两把吧。」

    「哼,淫贼。」

    「像野猫一样抓得我的腰鲜血淋漓,淫贼是叶大将军你才对。刚才是不是被弄得太舒服了?」「胡扯。」

    「啧,口是心非。明明刚才还抱着我又哭又叫的。」

    「古博英你——」

    「好了,口舌之争是在浪费时间。反正风浪已停,我们继续正事。」

    「什么正事?」

    「你想不想摸我的脸?」

    「到底想不想?」

    「不想。死也不想。你别以为我会中你的美人汁,我摸摸你的脸,你一定会又趁机占本将军便宜。」

    「就算你不摸我这张从没有被别人摸过的俊脸,我也会再来~次的。腰被你抓了这么多道伤,总不能不要点补偿吧。」笃定的,不容驳回的淡淡口气。

    「哇,滚开,古博英你敢过来我和你没完,放开我。」

    风暴后的海面,露出平静迷人的另一面。

    刚刚才在甲板上疲于奔命稳定船只的逍遥堂众人,才歇了没~会,又不得不

    愁眉苦脸面对另一个难题……

    不……不会吧?

    又要听老大和他男人的免费春宫?

    茫茫大海,春宵寂寞,要一群血气方刚的兄弟听抑扬顿挫没完没了叫床声,这不是……

    老大!

    饶了我们吧!

    ——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欣欣向荣作品集 一念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月下金狐作品集

上一章 | 掠夺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