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黑白界的庇佑 by 一世华裳 > 全文在线阅读 第73章番外 婚礼(下)

黑白界的庇佑-第73章番外 婚礼(下)

一世华裳作品集 7185字 2018-05-26
    道上众人期盼已久的婚礼终于拉开了帷幕,婚礼的流程安排与上次没什么不同,奢华的让众人再次感慨了一下这些人的有钱程度,而在场的几位主角表现的恩爱非常,无论肢体还是眼神的互动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任谁见了都会对美好的爱qíng产生憧憬。

    这也是他们一直推崇的理念,在外面一定要将戏份做足,等这些人走后再关起门来打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仪式后大家便开始游走在宾客中应酬敬酒,不一会儿便分散开来了,桑明澈认识的人不多,而且也不喜欢应酬,便随意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转着手中的酒杯看着人群,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看上去很随和。

    这时别墅的佣人走到他身侧站定,他连头也没抬,笑着说,“怎么样?”

    “摄象机都坏了,一个没剩。”

    桑明澈略微挑了一下眉,“那三个房间都是?”

    “是。”

    “看来那些人还不错,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不过也罢,”他笑着喝了口红酒,心想反正这个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喏,让你们办的事办好了么?”

    “是,”那人点头,“针孔摄象机已经装上了,每房间一个,正对大chuáng。”

    “做得好,”桑明澈笑着赞扬一句,“对了,坏的摄象机你们没动吧?”

    “没有,按您的吩咐只在近处看看好坏,一下都没碰。”

    “嗯,那就好。”桑明澈挥手让他下去,嘴角的笑深了些,那些都是人jīng,稍微动一下都会让他们产生警觉,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动,等今晚他们再看到那些东西就会知道他们暗中做的手脚没被发现,如此一来警觉自然就放下了,却不知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正起作用的针孔摄象机今晚就会将他们伟大的历史时刻完美的记录下来,真是想想就让人兴奋啊。

    他含笑看着人群,这次来的美人很多,不过看了一圈后还是昨夜那个红衣美人最漂亮,可惜名花有主了,他不禁惋惜的摇头,小声嘀咕着,“怎么好事都让那条毒蛇占了,如果那个美人是我的就好了,我一定……一定……”

    “嗯,一定什么?”

    “咳,我一定把他当宝贝似的供起来,一个手指头都不碰,必要时还把他打包双手送上,”桑明澈立刻狗腿的说,回头看着来人,笑得异常谄媚,“也好孝敬大表哥您啊。”

    宋哲含笑看着他不说话,表qíng温柔的不得了。桑明澈立刻肝颤了,gān笑着,“咳,我对大表嫂一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真的。”他也就是喜欢看美人而已……

    宋哲只看着他含笑不语。桑明澈顿时向后退了一步,他家大表哥的yīn险程度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便更加肝颤,“真的,大表哥你信我啊,我的心和身都是属于哲夜的,绝对不会对别人有想法,你信我啊啊啊!”

    宋哲依然笑吟吟的盯着他,等他额上出了层冷汗才作罢,点头温和的说,“我当然信你了。”

    桑明澈一口气还未呼出就听这人继续说,“你如果真有什么想法,今天也就不用出现在这个婚礼上了。”

    桑明澈顿时一僵,宋哲对他温和的笑了笑,扭头走了,他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只觉冷风阵阵,chuī得他浑身直抖。这时身旁又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澈。”

    桑明澈回神看着向哲夜,怔了一秒钟立刻奔过去扒着他的身体蹭,向哲夜看的好笑,伸手将他圈在怀里,“怎么了?”

    桑明澈抽噎着,“抱紧点,冷。”

    向哲夜侧头看了一眼还未走远的宋哲,心想你就是活该。不过这句话他是不会说的,毕竟这人投怀送抱不容易。

    “宣,你累不累?”这边轩辕傲好不容易摆脱了一群前来敬酒的人,立刻来到他家老婆身边关心的问。

    孟宣笑着摇头,“还好。”

    轩辕傲将他抱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继续关心的问,“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还好。”孟宣侧头看他,这人狂野的眸中都是自己的影子,从十一年前一直如此,真的……要给他下药么?尤其还在dòng房那天?他其实对上下不太在意,以前没计较过现在就更加不计较了。

    轩辕傲能看出他眼底的犹豫,再加上他昨天无意间看到了他们那些人围在一起不知商量什么以及口袋里卓炎昨夜送的缓试剂,便将事qíng猜了个大概,心想那些人简直把他老婆带坏了,不过他现在是不会这么说的,只会更加殷勤的围在老婆身边嘘寒问暖,眼底也都是浓浓的qíng意,深qíng的不得了。

    孟宣纠结了,反攻什么时候都能反,不一定非要挑这个日子,不过如果那些人都成功就只有他失手实在是太丢脸了,不行,他得再想想,再想想。

    轩辕傲将无敌深qíng好男人演绎到了极致,在老婆身边寸步不离,脸上也都是幸福的光,直让周围的人羡慕不已,孟宣见状更加纠结,不怎么和他对视,之后随意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轩辕傲没有阻止,自他转身后嘴角的笑意瞬间就深了些,带着算计得逞的意味,他将那瓶缓试剂从口袋摸出来随手向垃圾桶里一扔,心想我根本用不上它,我对自己相当有信心。

    他扔的相当痛快,qiáng大的心理膨胀让他忘了他家老婆手中的药一直还在,他或许现在不用,可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用上。

    相比孟宣的纠结张凌竹可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原本就是吃人的,只是碰上未寒后成了被吃的,虽然未寒身上的qiáng大气场让他短时间内忘了反吃,可经过昨夜的讨论后他就坚定了信念,凭什么他就是被吃的那个?

    这点想通后他忽然觉得豁然开朗,连看未寒的眼神都变了,他想若是能把未寒这么牛X的人物压在身下尽qíng的为所yù为,看着他求饶看着他呻吟,该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这甚至比将左安俊吃到手还让他兴奋!

    所以某种程度上不得不说男人的征服yù在择偶中也是重要因素,未寒就是因为这点在自家小受心目中的地位超过了左安俊。

    张凌竹越想越高兴,越想越觉得可行xing很大,嘴角的笑遮都遮不住,众人不禁纷纷暗中点头,心想果然人在结婚时是最幸福的。未寒不动声色的扫了他一眼,没有开口,继续去应酬。

    这次媒体没有来,因此到场的嘉宾左安俊认识的没几个,不过他倒是很听话,一直乖乖的跟在允陌身后,样子乖巧的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狠狠的揉,允陌也确实在最初时这么做了,而且还不客气的亲了好几口,但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此刻他一手牵着这人的手,一手拿着酒杯在人群中穿梭,还要不断承受某人诡异的视线,属于左安俊的视线。

    左安俊看着眼前的允陌,这人侧脸的线条很jīng致,眸子深邃漂亮,身材也很完美,所以吃起来……应该不错吧?

    他那小眼神时不时的向允陌身上瞟一下,周围的人都和允陌打趣说新夫人真是爱煞了你啊,寸步不离,一段时间看不到都想念得很啊。允陌极轻的笑了一下算作回答,然后寻了个无人的角落低头看着这人,缓声问,“饿不饿?”

    左安俊摇头,继续看。

    “嗯,渴不渴,累不累?”

    左安俊继续摇头。

    允陌点头,随意问了句,“哦,对了,你在想什么?”

    “吃了……你……”他的问题问得太快,左安俊猝不及防立刻就说了出来,不过好在他刹车及时,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已经收了,他gān笑着,“那啥,我在想晚饭吃什么。”

    “哦,晚饭啊,”允陌随意应了句,“那你慢慢想,想好了我让厨房做。”

    左安俊立刻点头,心里庆幸蒙混过去了。允陌便拉着他的手重新走进人群,心想没听到声音就代表我不知道了么?你还太嫩了。他想这事不是桑明澈就是左川泽的功劳,或者他们两个都有,他不禁眯了眼,你们觉得这个白痴能完成重任?他见鬼了才能成功。

    这边向哲夜重新走进了人群,眼前忽然闪了一袭红衣,他略微挑眉,“有事?”

    “有事,”左川泽邪笑着说,压低了声音,“你知不知道澈想今晚……”

    “知道,”向哲夜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他的话,“他一直都在计划这件事,不过我猜他除了下药没别的办法。”

    左川泽点头,“那既然如此我就没什么事了。”他说完便扭头走了,向哲夜看着他的背影,卓炎昨晚给他缓试剂是希尔的意思,而这人告诉他又是为了什么?澈虽然喜欢看美人,可昨天应该没调戏他吧?这人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应该和澈站在一条线上才对,他到底在想什么?

    向哲夜不禁陷入了沉思。

    各怀心思的众人终于熬到了晚上,宾客一一告别,剩下的几人围在一起和气的吃了顿饭又闲聊了几句便各自回房了,毕竟chūn宵一刻值千金嘛。

    “宣,你累不累?”轩辕傲拥着自家老婆进屋,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则给他揉肩膀,狗腿……不,体贴的意味十足。

    孟宣享受着高级服务,一回头就对上这人深qíng的眸子,心底顿时一颤,更加的摇摆不定。轩辕傲侧头在他脸上轻柔的吻了吻,拉着他起身,“宣,我们去洗澡吧。”

    “啊,好。”孟宣迷迷糊糊被他拉着进了浴室,又被扒光衣服拉着进了浴池,接着就被扣住腰带到了怀里。

    轩辕傲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俯身吻过去,从上到下每一寸都不放过,最后额头抵着他的,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宣,我爱你,只爱你。”

    孟宣凤眼的光顿时柔了下来,“我也爱你。”

    轩辕傲便立刻吻了上去,从轻柔到激烈,紧紧缠着他的舌不放,双手也开始在他身上慢慢游走揉捏,很快就感到了掌下升高的温度,他的手顺着脊背慢慢滑下去,试探的挤进了一根手指。

    孟宣眸中的水汽立刻浓了,思绪也逐渐飘远,轩辕傲更加激烈的吻他,快速开拓,然后迫不及待的就将自己cha了进去。孟宣啊的一声仰起头,声音有些发颤,“你……轻点……”

    轩辕傲只觉心底一紧,差点就控制不住将他按倒了,他忍着没有动,眸中的狂野很浓,安慰的凑过去吻他,等他终于适应了才缓缓开始动起来,接着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宣……”他在他脖颈上落下细碎的吻,沙哑的低声说,“我爱你,我爱你……”

    孟宣死死掐着他的胳膊,体内的力道让他的呼吸破乱不堪,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连意识也飘远了。

    轩辕傲在浴池里发泄了一次,还想再来一次时孟宣断断续续开了口,“不喝酒么?”他想既然让这人吃了一次,那出去时就该轮到他了吧?

    “哦,喝酒……”轩辕傲笑了一下,按着他的腰再次不容拒绝的进入了他的身体,孟宣惊呼一声,只听这人在他耳边低声开口,“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喝我都陪你,今晚么,不行。”说罢再次动起来,孟宣被他死死扣在怀里只能承受这人给的一切,等他的意识彻底游离前依然没想明白他到底是不是上当了。

    这边未寒和张凌竹也进了卧室,二人纷纷洗了个澡,出来时张凌竹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未寒接过,随意的说,“怎么,要làng漫一把?”

    “是啊,”张凌竹的脸上没有丝毫不自然,笑着说,“怎么说也是dòng房花烛夜啊,当然要喝点酒啊。”

    未寒点头,拿起酒杯不在意的喝了一口,张凌竹眼看着他的嘴唇贴上了杯子边沿,还未来得及高兴就忽然被一股力道带了过去,接着唇上一热,未寒扣着他的脑袋将口中的红酒给他渡了过去,不仅如此,他还在红酒下肚后依然没放开他,反而深吻了起来。

    张凌竹费了半天劲才挣脱出来,“你做什么?!”

    未寒表qíng不变,“这样不是更làng漫么?”

    “làng漫个屁,”张凌竹如困shòu般在原地走了两圈,最后肩膀一塌,泄气了,“走吧,那个杯子上有药,现在咱们都喝了,只能在晕倒前上chuáng去睡觉了。”

    未寒没有丝毫意外,他看着这人在chuáng上躺好随即压了过去,“其实吧,”他的语气依然是随意的,“我在PMC时专门训练了身体的抗药xing。”

    “……”张凌竹僵了一秒瞬间炸了,“你故意的?!”

    “你觉得呢?”

    “你这个混蛋!”张凌竹破口大骂,刚要伸手推他就惊觉一阵晕眩,他的手不禁垂了下来。未寒轻松将彼此的衣服脱了,板着他的下巴就吻了过去。

    张凌竹喉咙里呻吟一声,身上的力道很快就将他的yù望挑了起来,可他使不出力气,只能任这个男人按在chuáng上吃gān抹净,他在昏过去唯一期望的就是他不要是最惨的那个。

    允陌坐在沙发上淡然的看着左安俊,嘴角轻微挑起了点笑意。

    左安俊从刚才那会儿就被他家护卫盯得毛骨悚然,哆哆嗦嗦的道,“陌,你你你看着我做什么?”

    允陌的目光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笑,“没什么事,哦,对了,你刚才说要做什么来着?”

    “哦,我我我说喝酒,喝……喝酒……”左安俊心虚得更加肝颤。

    允陌点头,“那你去倒酒吧。”

    左安俊便哆嗦着起身,哆嗦着去拿那瓶加了料的酒,再哆嗦的打开,马上就要倒入酒杯。

    “嗯,左安俊……”就在他酒即将倒出时允陌慢条斯理的开了口,语气说不出的玩味。

    左安俊手一抖,红酒顿时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暗红色的液体瞬间漫延了开来,他抽噎了,“陌,碎了……”

    “嗯,那就不喝了,”允陌心qíng甚好的回答,伸手过去,“过来。”

    左安俊犹犹豫豫的走过去,心想这种状况怎么吃到手?允陌却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捏着他的下巴就吻,手也在他身上不停的撩拨,左安俊很快就软了下去,只剩喘息的份。

    允陌深蓝色的眸子沉了些,将他的睡衣一脱,抱着他就上chuáng了,还顺便把大chuáng周围的帷幔拉了下来,左安俊的身体陷入大红色的软垫内,身上的皮肤被衬得极其雪白,允陌的呼吸立刻重了,低头享用大餐。

    “唔唔……”左安俊很快呻吟出声,“陌,你轻点……嗯……”

    “哦,轻点?”允陌的声音蒙了层沙哑,“你在红酒里放了什么?”

    “嗯……药……”

    “哦,药,谁让你放的……”

    “是……是……”左安俊被撩拔的意识模糊,根本没什么心理负担的就全盘托出了。桑明澈顿时捂脸扭了回来,还顺便将录像机关上,暗道丢人啊丢人。

    他只对允陌被压感兴趣,因此只将这对的主机连进了室内,其他的都扔在别的房间了,可他没想到左安俊竟然这么不争气。向哲夜一直在一旁看着,此刻终于开了口,“你到底睡不睡?”

    “睡,睡,你洗澡没?”

    向哲夜便扭头去洗澡,而等他出来时桌上已经摆了一杯倒好的红酒,桑明澈手中拿着另一杯,而且里面的液体明显比桌上的少,看上去就像被他喝了些,此刻见这人出来便将手中的酒杯向旁边一放,进去洗澡。

    向哲夜看的好笑,心想这人已经将他知道下药这件事考虑进去了,按照常理我会做什么?换杯子是吧?嗯……那他这次就偏不如他所愿。

    他走过去将桑明澈放的酒杯向一旁移了少许距离,又向里加了点红酒,然后便坐到沙发上等着那人出来。

    “哲夜,我洗好了……”桑明澈穿着睡衣一边擦头发一边走了出来,一直走到他刚刚站定的位置才作罢,他暗中观察了一下,果然见那个杯子有了少许变动,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心想向哲夜你果然换了杯子,噢哈哈哈。他故作镇定的拿起酒杯走到向哲夜身边坐下,“喝jiāo杯酒?”

    “好啊。”向哲夜自然要配合他将戏演足,于是二人特别有qíng调特别温馨的喝了jiāo杯酒,桑明澈算计着时间,眼睛一眯,笑着说,“嗯,睡么?”

    “睡。”

    桑明澈便jian笑着向大chuáng走,然而就在距大chuáng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却忽然脚下一软,马上向前栽倒,向哲夜关键时刻一把扣住他的腰带到怀里,低笑出声,“你还好吧?”

    桑明澈顿时惊了,心底瞬间闪过不好的预感,他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他,“你没换杯子?”

    向哲夜将他按倒在chuáng上,解着自己的睡袍,慢悠悠的问,“我为什么要换杯子?”

    桑明澈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肝颤的看着自家小攻,向哲夜脸上的笑极其的玩味优雅,慢慢开口,“好了,现在咱们来好好算算昨夜的账……你这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左川泽漫步在那条充满声音的走廊上,接着很快在他家弟弟房前站定了,身上的邪气直往上涨,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明明下药了吗?

    他妖冶的眸子一眯,立刻就要踹门进去,跟在他身后的宋哲急忙捂着他的嘴一下带到怀里,贴着他的耳边低声道,“你自己的dòng房花烛报废了想让你弟弟的也跟着报废?”

    左川泽用眼睛瞪他,宋哲却笑着在他眼上吻了吻,安慰着,“好啦,你弟弟什么水平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不是你进去就能解决的,走吧,你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

    左川泽便哼了一声站定,稍微等了一下就看到希尔从拐角走了过来,而卓炎就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他顿时笑了,“莱里先生也是来看你家弟弟?”

    希尔根本不理他,他站在桑明澈门前听了一会儿,知道自家弟弟又栽了,心qíng顿时无比高兴,左川泽也不在意,继续说,“听说澈的房里有针孔摄像头,不知莱里先生有没有兴趣去主机的房内看现场直播?”

    希尔顿时来了兴致,抬眼看他,左川泽便率先向前走,“那么走吧。”

    希尔半信半疑的跟着他进了一间房间,果然见那里连通了桑明澈的卧室,里面的画面那叫一个清楚,希尔以前听过自家弟弟活chūn宫却没有亲眼见过,不过这并不表示他不敢看,于是便向那里一坐,摆明了看完后再次睡觉。

    卓炎一张脸顿时垮下来了,这里只有一张沙发,一个屏幕,其他的地方都是空dàngdàng的,连张chuáng都没有,这里面的人要是做一晚那他岂不是要一晚上吃不到老婆了?

    左川泽斜眼看他一眼,凑过去玩味的道,“不知卓先生对这个房间还算满意?”

    卓炎的眸子瞬间一眯,定眼一看眼角立刻就抽了,这个房间不就是上次婚礼他和希尔的婚房么?这人是摆明了让他再次能看不能吃的过一晚!

    左川泽笑的非常开心,满意的走了。宋哲却留在最后,他扫了卓炎一眼,卓炎从口袋摸出一瓶试剂扔了过去,宋哲便含笑接过,出去时吩咐人断电,于是希尔只能不qíng愿的被卓炎拖着回房了。

    第二天一早众小攻很早就起了,围在一起和气的吃早餐,而属于他们的另一半全没到场,别墅的佣人不禁暗中点头,心想这次才正常嘛。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了,人多就是不好码,累死我了……话说这篇文到这里就算彻底结束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这篇文的制定将在一月份开,感兴趣的亲可以注意一下,只要收藏我的作者专栏到时候就会收到站短信(这次不是广告,这次是真的)

设置 手机 目录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欣欣向荣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一念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月下金狐作品集

上一章 | 黑白界的庇佑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