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教主走失记 by 一世华裳 > 全文在线阅读 第120章

教主走失记-第120章

一世华裳作品集 4519字 2018-05-24
    杨公子快速找到了“月影”的负责人, 拉着他喝茶, 幽幽叹气。 首发哦亲

    “月影”目前的管事是一位副队。

    虽是副队, 但相较任少天, 他的存在感很低, 当初是因资历高且待人耐心才被丁一诚提为的副队,平时只管些生活上的事,直到这种非常时期才被“月影”的人重视。

    副队道:“杨公子为何叹气?”

    杨公子道:“我在想魏海德和丁一诚会不会还有羽翼未除,将来我哥他们回魔教了,那些人怀恨在心会不会就拿我开刀了?”

    副队最恨的就是这事, 怒道:“他们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杨公子再次叹气,“不说我了, 说说你们,你们今后有何打算?”

    副队也叹气了。

    “月影”和“苍穹”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江湖的正义之刃, 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的核心是卫晋和任少天,后者的核心则是魏江越。所以事情一出,“苍穹”并没倒,大部分都跟随魏江越走了,可“月影”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他们少爷以前只喜欢吃喝玩乐, 没什么作为,“月影”只有一少部分人愿意跟着少爷, 另有一部分失望之极,与“苍穹”的一些人一样选择去浪迹天涯了,其余的都在这里。

    副队道:“我正为这事发愁呢。”

    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何况本身也不喜欢带队,任少天如果也管他们,他真不知将来该去哪。

    杨公子试探道:“那不如先住在杨家?”

    副队道:“啊?”

    “你想想,你们中没中药目前还不知道,得留下让方小神医查查,”杨公子道,“而我害怕魏海德他们有同伙没除干净,你们又恰好没地方去,你看呢?”

    副队道:“也是啊……”

    “杨家是名门,还是受迫害的一方,你们留下来不会不合适的,”杨公子道,“再说,你们要想继续惩奸除恶,怎么着都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如就在这里,这样你们以后见我大哥也方便点,慢慢劝着,他兴许就接手‘月影’了。”

    最后一句话成功让副队动心了,拍板道:“那就打扰了。”

    杨公子忙摆手告诉他不打扰,决定好好养着这批人,免得以后半夜三更真被白道们打闷棍,另外他有空得找二哥问问,看二哥有什么好办法。

    想罢,他顿时踏实了。

    牌局仍在继续。

    任少天陪他们玩到将近中午才看见自家弟弟的影子,便把位置让给重新回来的杨公子,起身到了叶右的面前:“睡醒了?”

    叶右笑着“嗯”了声,见大哥似乎想和自己聊聊,便与他一起出了门。

    二人顺着花园的小路缓步向前走,一时都没有开口。

    似乎又要下雪,苍穹灰白,原本就很淡的阳光更加无迹可寻。

    任少天看一眼,恍然想起当年离开的那几天似乎也是这种天气。经过一上午的缓冲,他心头浓烈的情绪淡了很多,加之早已知道杨家的命运,他觉得能坦然接受过去的事,不过在询问前,他先说了点无关痛痒的问题,道:“你和闻人恒……”

    叶右道:“就是那样。”

    任少天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并不意外。

    叶右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闻人门主如何,差不多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任少天诚实道:“人中龙凤,”顿了顿,他补充,“他待你很不错,你和他在一起我放心。”

    叶右笑道:“我们年后成婚。”

    任少天道:“这么快?”

    叶右道,“嗯,早晚的事。”

    也是,任少天依然不意外,但这次有一点点不爽了。

    他决定结束这个话题,结果刚要开口,就听见自家弟弟恰到好处地也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好像快吃饭了。”

    任少天看着他。

    叶右沉默一瞬,轻声道:“吃过饭,咱们去城外。”

    城外,那里有杨家的祖坟。

    任少天眸色微深,道:“好。”

    午饭和往常一样热闹,任少天虽然没什么心思吃东西,但面上却不显分毫,叶右自然也不会暴-露情绪,慢条斯理解决完碗里的饭,便与大哥一同离席了。其余几人不明所以,询问地看向闻人恒。

    闻人恒道:“他们有事出去一下。”

    几人道:“哦……”

    闻人恒微笑:“行了,都散了吧。”

    几人:“……”

    就不能多说两句么?

    几人默默看着他,到底不敢上去套话,只能不甘地退散。

    新年将近,街上摆满了年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叶右看着跑过去的两个孩童,突然道:“我第一次遇见师父,就是过年那天。”

    任少天看向他,阿右的脸太祸害,出门前又戴上了魔教教主标志性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具体的神色。

    叶右继续道:“当年魏海德他们杀进来,娘把我从狗洞推出去,让我去何极山找喻老求他收留,所以我就从华杨城一路走到了何极山附近的小城。”

    任少天的心骤然一紧:“你一个人?”

    叶右道:“嗯,现在想想挺不可思议的。”

    他知道大哥想弄清当年的事,之前他会将近中午才回去也是在考虑要不要说,但思考完还是决定坦白,毕竟大哥是任少天,既然能坐上“月影”的副队,这点承受力还是有的,重要的是,他想蒙混过关并不容易。

    他轻声道:“我逃走的第三天就从别人口中得知你也被杀的消息,可那时我不敢哭……”

    任少天静静听着,感觉周遭的喧闹如潮水似的退去,只剩下耳边这一个声音伴着他,牵着心跳和呼吸。等到回神,他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出城,说道:“所以你就离开了中原?那时闻人恒什么都不知道?”

    叶右道:“我不敢告诉他。”

    任少天听得心疼,握住他的手腕把人拉进怀里抱了抱。

    魔教暗卫听从教主的吩咐买东西去了,这时恰好回来,见状停在不远处没敢上前。任少天余光扫见他,这才放开弟弟。暗卫便赶紧凑过来,把东西递给了教主。

    叶右赞扬一句,示意手下回去,然后带着大哥进了杨家的祖坟。

    他的仇恨早已经过多年的沉淀,但任少天的感觉则和杨公子一样还很新鲜,看见这块墓碑就想起了魏海德他们,皱眉问:“不换一块?”

    叶右道:“报了仇,无所谓了,何况当年白道前辈都出了力,你可以忽略某两个人。”

    任少天不置可否,看着墓碑上的字,脑中闪过儿时的画面,平复的情绪抑制不住再次涌上心头,他直直跪下去,拼命压着顶到喉咙的哽咽,哑声道:“爹娘,不孝儿……回来了。”

    叶右猛地闭了一下眼缓解酸涩,静了几息重新睁开,跪在他身边,把手下买来的香点燃,和大哥一起给家人上了一炷香。

    他沉默一会儿:“有一个地方,你得和我去一趟。”

    回家后,任少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没吃饭。几位长老和杨公子不知缘由,都想去问问,叶右及时拦住了,说道:“让他静静。”

    几人更加不解:“少天小哥怎么了?”

    叶右道:“我们刚从城外回来,别打扰他。”

    几人懂了,很心疼少天小哥,在门外徘徊了一阵,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闻人恒则猜出了真正的原因,拉着师弟回屋后问道:“你带他去山谷了?”

    叶右道:“嗯,我不说,卫晋也会说。”

    何况他每年都要去山谷,他家大哥可不好糊弄,早晚会察觉,不如现在就老实交代。

    闻人恒道:“卫晋知道?”

    叶右道:“我当年和卫晋联手时有过约定,他死了,我把他葬在蒋家的墓里,我死了,他要把我葬在三处地方。”

    闻人恒一听便懂,了然道:“何极山、杨家祖坟和山谷?”

    叶右道:“嗯。”

    闻人恒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定会为你收尸的。”

    叶右道:“……师兄我有点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闻人恒充耳不闻,含笑看着他,语气温柔:“你给他出了什么主意?”

    “也没什么,”叶右看看他,后退几步,“比如说等你把我埋了后再挖出来之类的,反正……”

    闻人恒接话:“反正我也不会知道。”

    叶右摸摸鼻子:“我这不是没事么?”

    闻人恒看他一眼,上前握住他的手,暗道晚上收拾这个祸害,拉着他去了饭厅。

    任少天只在房里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出来了。

    他的表情如常,完全看不出有问题,似乎只是郁闷一下而已。几位长老大为放心,亲热地围住了他。叶右知道大哥肯定要难受几天,不过大哥毕竟经历过无数风浪,罪魁祸首如今又已伏诛,慢慢便会调整回来的。

    新年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了。

    他们无论是去魔教还是去双极门都会赶不上除夕,便干脆留下来过年。

    而卫晋去了水合城,那里离魔教近,加之有一批药人被押往了魔教,白长老和黑长老先前便跟随卫晋走了,准备等卫晋祭拜完就一道回魔教,将那批药人给白道的同时顺便把新上任的副教主介绍给教众们认识。

    所以卫晋那几人自然要留在小青山过年,叶右他们一合计,便决定年后先去魔教,再去双极门,但在此前,叶右和师兄得回一趟何极山给师父上香。

    任少天很感激喻老当年对弟弟的救命之恩,与他们一并去了何极山,路上看着弟弟和闻人恒的相处,有些不太爽,于是他挑了一天以谈心为由和自家弟弟睡在了一屋,让闻人恒也不爽了一下,不过也仅仅干了这一次,因为理智上他知道弟弟和闻人恒在一起确实很合适。

    几人走走停停,很快到达何极山。

    何极山的小屋依然是当年的样子,只是看着新了些,显然闻人恒派人翻新过。

    屋子有人定期打扫,很干净,但实在太小了。任少天看一眼,只上了一炷香便走了,顺便带走了刀疤男,把地方让给了那两个人。

    闻人恒很满意,拉着师弟到了后山,顺着石板路迈进小亭:“这几年,你来过这里么?”

    叶右道:“偶尔,你呢?”

    闻人恒道:“你说呢?”

    叶右笑了一声。

    当年就是在这里,他把师兄灌醉并趁机诱-惑了对方,那个时候外面正下着雨,淅淅沥沥,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似的。

    闻人恒每次祭拜完师父都会来坐一坐,一遍遍思考究竟是他的错,还是师弟有意为之。他不由得想起那些煎熬的日子,颇为温和地看了师弟一眼。

    叶右提醒:“师兄,你刚刚还和师父说要好好照顾我的。”

    闻人恒好气又好笑,把人抱进了怀里。

    二人在小屋住了几日。

    闻人恒负责烧水做饭,叶右负责吃喝享乐,两个人每天都会牵着手在后山散步,岁月静好得让叶右觉得就此隐退江湖也未尝不可,但他刚一动这个念头,谢均明的信就到了。

    信上说谢均明要带着无望宫的人和沉虹去魔教拜年,不日便到,希望他那时最好已经回魔教接驾了。

    闻人恒道:“咱们赶不上。”

    叶右笑眯眯地道:“我知道。”

    闻人恒看他一眼:“怎么?”

    叶右笑道:“谢均明有个毛病,但凡被划为自己人的新面孔,他都会调戏一把。”

    所以当谢均明到达魔教没看见他后,必然会把注意力转到任少天和卫晋的身上,他大哥肯定吃不了亏,他完全不担心,重点是卫晋——当然卫晋也不会吃亏,不过这几年卫晋一直压着本性,如今终于能肆无忌惮,隐约有点要往变态的方向发展,谢均明要是真和他对上,那场面绝对很好看。

    闻人恒一看师弟表情就知道他是想看戏,纵容一笑:“走吧,回去。”

    叶右应声,望着蜿蜒的山路,恍然想起当年他一个人白着脸跑下山的画面,那时未来一片绝望,从未奢望过还能回来重新与师兄站在一起。

    闻人恒道:“怎么了?”

    “没什么。”

    叶右笑了笑,握紧师兄的手,一同离开了何极山。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此结束,感谢大大们不嫌弃我拖拉地填番速度,接下来就开始准备新坑了~~

设置 手机 目录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墨香铜臭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寸寸金作品集 八月薇妮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水千丞作品集

上一章 | 教主走失记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