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我得逃个婚 by 一世华裳 > 番外 第105章

我得逃个婚-第105章

一世华裳作品集 6588字 2018-05-24
    云秋虽然打过试剂, 但也是有一定承受力的, 飞行器明显超出这个范畴。

    所以他扛了一下就“咣当”扔回去了, 哭着抱起旁边的大树桩, 嗷地冲向黑影。

    那黑影是一个戴着鬼面的人, 见状扭头就跑, 嘴里哇啦乱叫, 听着十分惨烈。

    这时傅逍和蒙蒙娜一群人也追了来, 纷纷上前阻止云秋, 围观的决铭硕也开始救场。傅逍一看便知道肯定出不了事,到了温祁他们这里。

    温祁扫了一眼,见蒙蒙娜那群人里有两个和鬼面人是相同的打扮,看向傅逍:“怎么回事?”

    云秋刚摔过, 当时把蒙蒙娜吓得够呛,按理说族里的人应该会把他当成易碎品对待, 好好地怎么会冒出鬼面人?

    傅逍无奈道:“蒙蒙娜那边有人听说云秋总跟着你,建议他经常锻炼,保护王后, 咱们这边有人回话说云秋其实很厉害,那边不信,咱们的人说得吓唬吓唬他, 蒙蒙娜在中间当的翻译,应该没偏差, 反正结果是他们弄了三个鬼面人, 剩下的就不用我了吧。”

    温祁无语地“嗯”了声。

    傅逍追了一路, 准备进屋喝点水,余光扫见纨绔含泪望着云秋,想起他对云秋的评价,安慰地拍拍肩:“他不发作的时候挺柔弱的。”

    纨绔道:“这样也蛮好的,起码还在哭,你们看,哭得多动人。”

    说话间,木桩从他眼前“嗖”地飞过去,一阵“哗啦”乱响,他完全不为所动,仍一脸感动地看着云秋。

    傅逍:“……”

    阿轩的这些朋友里难道就没有个正常的么?

    ……哦,阿辉貌似正常点,除去对食物格外挑剔之外。

    混乱很快平息。

    云秋红着眼跑到温祁身边窝着,抽抽噎噎啃地点心,族里的人沉默地盯着他,表情难以言喻。

    长老得到消息也过来了,打量一下云秋,不明白这小身板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不过他活到这个岁数,已经能控制住好奇心了,便移开视线与王说话,告诉他们等祭完天就能回主殿了。

    所谓祭天,是指在放神石的台子上拜一拜,然后王和长老要按照族规念一遍誓词,自此便正式上任。

    夏凌轩虽然不再抗拒王的职位,但为以防万一,还是让决铭硕告诉长老他不可能一直待在族内,要隔一段时间来一次。

    决铭硕迟疑了一下,如实相告。

    长老神色微变,忙问原因。

    决铭硕简单转述了长老的话,不等夏凌轩开口,便主动和长老摆事实讲道理。

    这几年他已经对长老说过大陆的存在,那边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和各种责任,是不可能全部丢下的。

    长老有些犹豫,没有立刻答应,表示要和族里的人商量完再答复,然后仅仅过去半天,他就回话同意了。决铭硕好奇地和他聊了一句,顿时无语。

    温祁道:“怎么?”

    决铭硕:“我问他为什么会同意得这么快,他说法师卜了一挂,说一切自有天意,上天既然安排他们这一届的王来自异世界,就要顺其自然。”

    温祁:“……”

    看来有个神棍在还是有好处的。

    事情便这么神奇地定下了。

    不过上一届的王去世后,长老们的神力也跟着消失了,他们可以同意王偶尔来一趟,但起码要确保族里时刻有两位现任长老在,这样他们才觉得踏实。

    夏凌轩适时让步,也同意了。

    接下来便是详细了解族里的情况、学习誓词等等。

    夏凌轩几人的记忆力超群,没有难度。另外让夏凌轩高兴的是按照族规,祭天时如果王已经有了王后,是可以一并举行婚礼的。

    换言之,他们现在就能结婚!

    在这里结一次,回家还可以再结一次!

    他顿时对这个不知叫什么的族顺眼了,略微思考一瞬,干脆不再压着本性,反正这里将会成为他的地盘,再说这次跟来的士兵都是精心挑选的,保密意识很强,既然看见了岛,更知道他成了人家的王,不差再知道点别的。

    于是舰长和士兵们很快便发现夏凌轩整个人气质大变,在准备婚礼的过程中时不时还会冒点泡泡,他们本以为中了法术,后来通过傅逍和阿辉才得知缘由,默默瞅一眼某人,觉得很玄幻。

    至于族里的人……他们和夏凌轩接触的时间不长,压根没觉出问题。

    一晃过去了三天。

    岛上人少,没那么多繁杂的规矩,王和长老穿的都是白袍,不需要特别赶制,顶多是身上要挂一些象征高贵和吉祥的饰品,而温祁身为王后,到时得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品种任选。

    一切准备就绪,祭天开始。

    祭台前的广场上站着族里的勇士,中间留了通道,夏凌轩和温祁并肩在前,阿辉几人在后,一步步登上祭台。

    这里是存放神石的地方,也是将夏凌轩他们引过来的地方。

    此刻站在近处,夏凌轩能明显感觉到那股牵引,他压下靠近的**,按照规矩朗声宣誓,接着看向温祁,双眼微微发着亮。

    温祁笑了笑,看着上一代长老站在他们面前,递过来一个盒子。

    他知道这就是祝福石,打开一看,发现是个吊坠,用黑绳系着一块指甲大小的椭圆形小石块。石块呈红色,据说这和当初打入夏凌轩他们体内的液体是一个颜色,若将来有意外或离婚,只需要把祝福石给对方喂下去就可以。

    温祁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科学依据,取出来戴在脖子上,与夏凌轩牵着手,对着前面的那组石柱共同宣誓,自此结为夫夫。

    长老一脸欣慰,示意他们面对面站着。

    温祁见夏凌轩一副想吞了他的样子,低声提醒:“记得是亲额头。”

    夏凌轩道:“接吻。”

    温祁道:“别闹,按规矩来。”

    夏凌轩没被影响心情,捧起温祁的脸在额头印下一个吻,等温祁也吻了他的额头,知道是结束了,便拉着他家宝贝儿站到了一旁——虽然过程极其简单,但他还是高兴得不行,简直想现在就抱着人回房。

    他们让开后,便轮到长老们宣誓。

    阿辉几人默默瞅一眼笑容灿烂的某人,忍不住道:“你好歹是王,那么多人在下面看着呢,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夏凌轩不搭理他们,继续笑。

    阿辉几人最近受小麦的影响实在很有忧患意识。

    他们收回目光,不约而同在心里想:老子将来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祭完天,众人开始回城。

    这次倒是让温祁惊讶了一把,因为回去乘坐的是类似犀牛的动物,上面可以坐两个人,只给王和长老及其妻子使用,挺拉风的。

    禁区与城市离得不远,步行就能到。

    这个时候族里的人已经接到了消息,都在等着他们。小岛没有战争,也就没建城墙,只立了两根柱子作为城门。族人们站在主路两侧,望着最前面的犀牛缓缓迈进来,便扬着手齐齐高喊,山呼海啸一般地荡开。

    温祁暗自呼出一口气,笑道:“你说他们难道就不怕王的人品不怎么样么?”

    夏凌轩抱着他,一边对两旁的人点头,一边学着法师的语气回了句“一切自有天意”。

    温祁不置可否笑了一声,没再开口。

    队伍不多时就到达了主殿。

    说是主殿,其实也就比普通的房子好一点、大一点而已。夏凌轩和阿辉几人在台阶上对着族人又念了一遍誓词,听着下面的欢呼声,知道这才算是真正地接任了。

    管理一个族,对夏凌轩而言很容易。

    岛上只有一座城市,没有货币,处于以物换物的阶段。城市以南是禁区和神石台,其他方位都是山区和森林,需要开发才能生活。族里靠打猎为生,偶尔会种点蔬菜和粮食,民风很淳朴,千百年来才出了一个大逆不道的人要抢神石,其余人都很实在,哪怕偶尔发生口角,也不需要王亲自解决。

    王和长老存在的作用大概便是带领勇士们去森林深处狩猎,另外便是作为一种“神仍在看护他们”的精神象征而受人爱戴和尊敬——用温祁的玩笑话说,他们就是个吉祥物。

    几人聊起这一话题的时候,正站在城市以东的淡水湖前。

    湖水占地广袤,引了数条小溪入城供人们生活使用,另一头则通往高山,水是从上面流下来的。

    决铭硕指着湖中央的小岛上唯一的绿色植物道:“我潜水看过,那是一条通往地下的藤蔓,高山的水源也有一条,我还曾经潜入海里看过下面的几条藤蔓,但是太深,我潜不到底,不知道这些藤蔓是真的扎入海底了,还是仅仅在海里飘着。”

    一直以来人们不是没想过用潜水艇来外海,但海底太深,潜艇也是迷失方向的命,看来不光是未知区的外围,这里也很深。

    夏凌轩“嗯”了声,看着远处的植物。

    决铭硕继续道:“这座岛一南一北各有一处族规上明确规定不能动的地方,我怀疑所谓的施法其实是在土地里镶嵌了东西才能让小岛浮起来的,然后藤蔓构成了小岛的水循环,你们过来时见过附近还有一座无人岛也浮着么?”

    夏凌轩点头。

    决铭硕道:“我感觉外海肯定不只这两座岛,还有不少岛,这里信号紊乱,很可能是因为这些岛上发出的磁场引起的,还有那几批最初进来的飞行器,要么是撞上岛了,要么就遇见了别的意外。”

    这几年他没少研究岛上的东西,但他出事时才是高中生,能力有限,只能凭空想象。

    然而这都是建立在“无神论”的基础上的,先前他从没想过有灵魂穿越的事,如果温祁真是被法师做法招来的,其他理论就都是废话。

    温祁望着清澈的湖水,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架起火堆忙着烤全羊的蒙蒙娜和笑嘻嘻的士兵们,说道:“一个文化强行进入另一个文化,带来的不是进步,而是弱势一方文化的毁灭。”

    这种例子地球上就有不少,那些传统而迷人的东西再也没人会了。

    大陆上历史悠久,想必也有不少先例。

    夏凌轩明白他的意思,握住他的手:“我不会让他们过来的。”

    这座岛现在是他的,他肯定不会让它遭到破坏,顶多是为了防着其他岛上的人有一天入侵这里,未雨绸缪地屯点武器罢了。

    再说他们有小硕,不需要特意请专家来这里研究——作为一名学霸,小硕既然对外海感兴趣了,绝对会自己找出原因,他们只需要等答案就可以。

    一行人在岛上住了大半个月,便决定回去了。

    决铭硕和纨绔要和家人团聚,肯定跟着离开。而按照与上一代长老的约定,阿辉和小麦需要留守,有蒙蒙娜在中间当翻译,基本的沟通可以保障,实在不行还能比划。

    让小麦高兴的是这里也有特色音乐,加之族人对长老的崇拜比粉丝还强,他决定三天开一场个人演唱会,等他开完三十多唱,阿轩他们也来了。

    夏凌轩本想带一颗祝福石回去给文析服用,但长老说每位长老对应的祝福石不同,得文析本人来试一下才能看出具体是哪颗,所以他们下一次来的时候除了带上神石框架,还要带上文析。

    温祁听说这事后点头道:“挺好的,她醒过来可以在这里散散心。”

    夏凌轩和他想的一样。

    这几年文析很少会出研究所,而且喜欢种花,这里更贴近自然,想必她会喜欢。

    族人们这时也得知了王他们要离开的消息,更早已听说这一届的长老死了五个——这可是在他们眼中几乎等同于“神”的长老啊,可见外面的世界有多凶残。

    于是族里的男女老少送他们的时候全都在哭,哭得撕心裂肺,深深地觉得王要回地狱,搞得夏凌轩的表情都要绷不住。决铭硕和纨绔更是惊悚了,因为来了几年,他们是第一次见这些人哭,简直太恐怖了。

    这还不算完。

    勇士们生怕他们等了好几年的王会死在外面,自告奋勇要随行保护,夏凌轩当然不带,勇士们不干,还是想求着王带上他们,直到法师出面才不得不打消这一念头,饱含热泪、恋恋不舍地目送王他们离开,忍不住问了法师一句原因。

    法师严肃道:“一切自有上天的安排,莫要强求。”

    勇士们对此深信不疑。

    因为族里的人都已经知道是法师将王后招来的,可见法师有多么厉害,连族史上都留下了一段话:XXX年,卦象说王后来自异世,**师XXX做法招之,与王相恋,互宣誓言。

    温祁当初得知这件事,脑海第一个念头是:不知道会不会误导后世。

    但他不确定穿越是不是神棍的功劳,最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随他们去了。

    一行人坐上军舰,开往未知区,迷失方向地航行了十天左右,穿过迷雾,回到了熟悉的安全地带。

    通讯器刚收到信号便是一阵滴滴乱响,都是亲朋好友们发的消息。

    决铭硕和纨绔的通讯器早就没电了,身份卡也早已被注销,压根没戴,打算亲自回家见父母,不过在此前他们得先回军部一趟。

    天嘉这边一直在等他们的消息,都急得不行,直到接到回复才放下一颗心,又听说当年失踪的两个人还活着,更加高兴,要不是曼星典和知国都在暗中盯着,他们简直想放烟花庆祝。

    夏凌轩抵达国都后便切换到了高冷精英模式,带着他们先去军部报道,然后在研究所泡了大半天,直到入夜才回公寓。

    温祁早已回来,夏凌轩刚打开门便听见了温父的声音,不禁一顿,淡淡地打了声招呼,走到沙发坐下,听了两句发现温父是知道了做法招魂的事,大概是云秋回家后对温家说的,不过云秋经历过这么多事,肯定是私下说的,不会传得到处都是,这一点他很放心。

    温祁实话实说,表示他不确定和做法有没有关系。

    温父道:“这一点我也听小秋说了。”

    其实要不是这个人穿越过来,他儿子早就割腕死了,根本不会有以后。他只是有些隐蔽的期待,希望儿子在另一个世界还活着,所以忍不住想来问问情况。

    温祁道:“我上次说过了,我在那边是一个势力的老大,黑白通吃。”

    温父:“……”

    温祁道:“我有很多兄弟姐妹,不过喜好权势的都被我一勺烩了,淡泊名利的去浪迹天涯了,不太可能回来抢权,没人敢惹。”

    温父想象一下小儿子成为黑道老大的画面,总觉得有点凌乱,而且还十分不靠谱,问道:“他会不会把你的家底败光了?”

    温祁道:“我有个智囊团,他只要听劝就没关系,唯一可能会有问题的是那边追我的人太多,希望他能撑住。”

    温父:“……”

    夏凌轩:“……”

    夏凌轩听得不爽,握紧了他家宝贝儿的手。

    温父张了张口:“会……会很恐怖?”

    温祁道:“有保镖,倒也不会太麻烦。”

    温父多少放心,问了问他的势力多大,听完叙述感觉和温家有得一拼,暗道不出意外,小儿子应该会衣食无忧,倒是这个人和温家划清了界限,在小儿子用着他那边的人手和财物时,这个人什么都没有了。

    他不由得道:“你真不打算回家了?”

    温祁道:“再说吧,过一段日子我和他结婚,可能还需要你们帮点忙。”

    温父自然应下,与他们聊了几句,心事重重地告辞了。

    房门“咔嚓”一声轻响,夏凌轩高冷的表情一收,立刻把温祁扑倒在沙发上亲热,直到脱掉衣服从口袋里掉出一个小盒子,他的动作才停了停。

    温祁呼吸微乱,侧头看一眼,挑起眉。

    夏凌轩赶紧捡起来单膝跪地,双眼发亮地看着他。

    温祁压了压体内的情-欲,笑道:“又求婚?”

    夏凌轩道:“不求婚,我给你戴上。”

    通讯器做的戒指容易坏,最好收藏,夏凌轩便新买了一对男戒,作为结婚戒指。

    温祁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取出戒指,笑着为他戴上了。

    夏凌轩在暖色的光线下望着他,感觉胸腔涨满了温情:“宝宝,我爱你。”

    温祁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笑了笑,捏起他的下巴吻住了他。

    二人一直胡闹到后半夜才结束,第二天温祁醒的晚,半梦半醒间听见低低的敲打声,起床出去一看,见夏凌轩弄了个类似展柜的东西。

    那上面分了几个小格子,放着一些鸡零狗碎,包括通讯器做的戒指、打赌用的硬币、他当初折的卖相不佳的纸花,以及夏凌轩当年在谭亦为他折的彩色纸花——这人竟然让那边的人寄过来了。

    夏凌轩余光扫见他:“宝宝你醒了。”

    温祁不知为何感觉心头前所未有的安宁,靠着门框问道:“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夏凌轩道:“在想我幼稚?”

    温祁笑道:“不,在想你蛮可爱的。”

    夏凌轩不知道这和幼稚有什么区别,但觉得无所谓,扑过去抱着他腻了一阵,乐颠颠地把展柜弄好,后退几步打量一眼,十分满意。

    温祁道:“你今天没事?”

    夏凌轩点头:“刚从外海回来,今天休息,晚上和我回家吃饭。”

    温祁道:“好。”

    夏凌轩余光扫见他嘴角的笑,忍不住看了一眼,两秒后又看了一眼,觉得他的心情貌似很不错,再次扑过去抱着他占便宜,心里满足不已,突然道:“等结完婚,咱们就去谭亦吧。”

    温祁道:“嗯?”

    夏凌轩道:“答应过你给你养精锐。”

    温祁笑道:“我还想卖-军火。”

    夏凌轩道:“行。”

    他家宝贝儿的势力,外海小岛和秘密,很多事要做,很多地方要看,反正不管未来怎样,他们都是要在一起的。

    “宝宝?”

    温祁应声。

    夏凌轩亲他一口:“爱你。”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大风刮过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上一章 | 我得逃个婚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