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3Q中文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耽美同人小说推荐 > 系统崩溃中 by 一世华裳 > 全文在线阅读 第87章 番外

系统崩溃中-第87章 番外

一世华裳作品集 4250字 2018-05-24
    有殷展和唐攸带队,之后的又一处幻境便如同虚设。这次过完,迎接他们的终于不再是没完没了的幻境了。

    唐攸看着他哥:“你说前面还有么?”

    “可能性不大,”殷展说,“能通过之前的几处,没多少是误打误撞的。”

    唐攸哦了声,明白他哥的意思,能到这里的基本都有真才实学,再弄一堆幻境没什么意义,不如换别的机关。

    他的猜测很快得到证实,不过关卡却很奇葩。

    接下来的第一关,墙壁满是可移动的金色小字,能被拖进中央的横线上。众人觉得应该是某种暗号,便一一试了试,拼成什么“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天道不仁”等等,结果一点反应也没有。

    “果然不会这么简单啊……”

    “废话,前面的几关还看不出来么,大能这么厉害,怎么会弄容易的东西?”

    “我说……该不会这密码没规律吧?”

    “不会吧,这么多排列组合一下,咱们得试到什么时候?”

    “哟,还知道排列组合。”

    “那是,你以为我只知道修炼么……等等别打岔,咱们现在怎么走,直接把墙轰了行么?哎,那人动手了!”

    所谓那人,是指殷展。

    所谓动手,是指解密。

    周围的人早已看出他们厉害,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了殷展身上。唐攸也看着他哥,只见殷展扫视一圈后开始拖动小字,弄成诗句或句子,好好的一个机关硬生生被玩成了造句,且全是类似于“刻骨学习,终于不负众望学瘫了”的风格。

    众人:“……”

    可能么!

    唐攸估摸他哥是在幻境里得到的灵感,没发表意见。段城看了几眼则嗨皮了,过去一起玩,顺便和他商量了几句,两个人于是迅速往掉节操的方向上去了。

    众人顿时有点不好。

    “……谁来阻止一下?万一有次数限制怎么办?”

    “也对,要不和段家的说说?”

    “找个人快点去,他们弄的这都是什么,简直儿戏……”

    话未说完只听“咔嚓”一声,墙壁从中间开了。

    众人:“………………”

    在一片诡异的死寂下,四人组慢慢迈了进去,剩余一群人张了张口,又张了张口,脑中刹那间闪过诸如“尼玛刚刚到底弄的什么句子,为啥这么小的概率也能猜中”“尼玛为啥机关会是这个风格为啥和修真大道一点关系也没有,大能你好歹是修士”“尼玛果然是变态吧”的咆哮,闷头跟了上去。

    唐攸虽然也觉得概率小,但并不傻,问道:“答案不只一个吧?”

    “或许,”殷展说,“如果我想的没错,应该是只要猜对风格,其他什么都行。”

    唐攸点了点头。

    后面的机关同样奇葩,但有殷展在,这些都是小意思,连段城都真心实意地夸了他好几次,告诉他出去后一定要喝杯酒。

    殷展笑了笑,带着人继续走。

    他们这次出门在容貌上做了掩饰,否则单凭唐攸那张脸就足够引起轰动,不过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人格魅力,殷展如今的样貌虽然普通,但唐攸已经能注意到有几个年轻的修士在频频向他哥身上张望了,顿时在心里不爽地哼了一声。

    殷展没注意他,而是若有所思地望着机关。

    唐攸抬头看他:“怎么了?”

    “在想一件事,”殷展说,“这一路过来,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唐攸仔细思考了一遍,很快回过味:“有,这些关卡好像都没什么危险,他要是想拦人,肯定会弄一些厉害的东西吧?”

    殷展说:“嗯,他设下一层层的机关,也许是希望有个人能解开。”

    唐攸说:“为了什么?”

    殷展笑着说:“大概空虚寂寞冷吧。”

    唐攸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

    殷展说:“只是猜测。”

    段城在旁边插嘴:“什么猜测?”

    “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殷展笑道,“这事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段城方才那句只是试探,见他不方便说也就没有多问。几人又破了三处机关,终于抵达怪胎真正的住处。

    殷展知道哪怕怪胎再空虚寂寞冷,在炼器方面肯定也有不想被人碰的东西,不过某人当年是突然飞升,也不知防御开启后那些宝贝有没有受保护,但以防万一,他还是警告了众人一句,让他们小心点。

    宗派的人问:“会有危险?”

    殷展说:“九成的可能。”

    领头队伍不敢大意,立刻嘱咐身后的人注意。

    殷展对他们的分工不感兴趣,开始拉着媳妇去找古琴,扫见修士们习惯性地跟着他,笑眯眯地提醒:“这里的东西谁找到归谁,在我后面你们可得不到什么好处,因为好的肯定都会被我们先挑走。”

    众人觉得有道理,一时有些犹豫。段城则没那么多顾虑,继续和他们凑在一起。修士们眼睁睁看着他们拉开距离,齐齐望向了领头的几人,其中有几个早就按捺不住的散修,压根不等他们发话,拔腿便先一步跑了。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队伍迅速乱套,宗派和世家的人无奈,干脆也走了。

    殷展一行人先找的地方是书房,四人仔细翻了一遍找到一个隔间,进去后抬眼便见架子上放着两把古琴,殷展笑道:“看来运气不错。”

    他把琴收好,听着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叹,看向段城:“你们真不去?”

    段城说:“放在外面的能有什么意思。”

    殷展说:“兴许有某个厉害的正做到一半的法器。”

    段城说:“我不擅长炼器,半成品给我没用,所以我还是对成品比较有兴趣。”

    殷展知道他和自己打着同样的主意,和他们四处转了转,途中交换几句意见,几乎没废多少工夫就找到了怪胎的藏宝库。这里不仅套着两层幻境,机关也十分厉害,完全应验了殷展的猜测,一直尾随他们的修士在幻境里就跟丢了,最终宝库的门前只剩下他们四人。

    殷展望着大门,笑道:“这感觉真是酸爽……”

    唐攸说:“你说他知道的话会怎样?”

    殷展说:“依他的性格,应该不会怎样吧。”

    段城看了他们一眼:“怎么?”

    殷展没有隐瞒:“我很可能是在掏我兄弟的老-巢。”

    段城立即明白这大概便是他方才说的有意思的事,敏锐地抓到重点,诧异问:“你以前不知道你兄弟就是怪胎?”

    “嗯,我今天才有这个猜测,”殷展说,“风格实在太像。”

    他说罢没有再耽搁,破开了门。

    房间里的法器不多,但个个是精品,殷展对那些攻击的没兴趣,只挑了一两件稀奇古怪的回去玩,而段家的家底丰厚,段城也对功能普通的没多少兴趣,同样专挑好玩的拿,这点倒是与殷展不谋而合。

    段城一向不贪心,这次来主要是找砂锅,如今东西有了着落便懒得再待下去:“你们没别的事了吧,走走走,喝酒!”

    殷展自然没意见。

    他没带媳妇去魔界玩过,如今竟能碰见一个魔界的贵族,刚好了解一下。段城则是因为对冥界太好奇,想多问几句,再加上二人的性格很合得来,因此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太阳下山,虽然后来殷展做了一锅煲汤,引得段城的媳妇毫不吝啬地赞扬了一句让段城觉得太拉仇恨,但气氛依然是很融洽的。

    殷展做完汤就把锅给了他们,带着媳妇回到了冥界。彼时冥界也已经入夜,二人直接去了游离之境交差。

    乐正逍双眼发亮:“是问琴和天择!”

    殷展和唐攸不懂这个,便看着他亢奋。殷展等了等,见他似乎平静了,问道:“大哥,你知不知道怪胎目前的情况?”

    “他?”乐正逍回忆了一下,“应该还在下界。”

    殷展问:“下界?”

    乐正逍说:“嗯,当年储君那事他也参与了,被罚了几百年,谁知在哪,放心吧,他飞升后就知道洞府的东西会被拿走,早就看开了,不会生气的。”

    殷展随意应了声,和媳妇对视一眼,觉得法则八成就是怪胎,于是休息一晚,转天便去了异能大陆和法则叙旧。

    法则顿时感动,握住他的手:“兄弟,还是你心眼好,知道来看看我,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空虚啊,寂寞啊,冷啊,太难熬,你懂的!”

    “我懂。”殷展笑了,这人先前虽然也是孤身一人,但好歹能炼法器,如今却只能调-戏下面的人,滋味可想而知。

    他知道法则没有记忆,摸不准天道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提洞府的事,准备等这人的灵魂归位再说,蹲在地上陪着对方聊了半天,这才离开。

    生活如常,殷展继续做他的殿主,空余时间则忙着筹备婚事,广和殿殿主作为过来人,忍不住出了不少主意,扫见某个混蛋竟没与他针锋相对,还特别和气,顿时惊悚,急忙左看右看,生怕有什么陷阱等着他。

    殷展也看向唐攸,猜测可能是自己的回忆里有某个二货,导致媳妇不想整对方了。他想起媳妇在洞府里的反应,把人拉过来抱了抱。

    唐攸抬头:“怎么?”

    殷展亲亲他:“没事。”

    唐攸一贯喜欢和他亲近,没有多问,缩着爪子乖乖在他身边待着,广和殿殿主深深地觉得自己太多余,见殷展望着他一副“你可以走了”的神色,暗道重色轻友,扭头就出去了。

    殷展笑了笑,抱着媳妇迈进卧室,放在了大床上。

    唐攸本以为要被他哥啃,结果却见这人拿出了熟悉的手铐,不由得一怔。

    殷展回来后找人修了修,这个法器已经成型没办法拆,只能做加固,免得太早碎裂,他给媳妇扣上,笑着问:“你看我一次,我也看你一次,怎么样?”

    唐攸回忆一下自己的过往,尤其是小白团子时期的呆傻样,立刻要弄开。

    殷展眼疾手快按住他,扣住后脑便是一通热吻,见他浑身发软地躺着,亲亲他的嘴角:“到底行不行?我只看一眼。”

    唐攸问:“你想看什么?”

    殷展说:“我想知道你当初听说我不是你的命定之人,去了哪。”

    唐攸想起那时的事,思绪有些远,实话实说:“我去了域城,然后就回游离之境了。”

    殷展倒是有些意外:“域城?”

    唐攸说:“嗯,我听见有人说那天是鬼节,去转了转。”

    殷展拆开他的手铐,基本已经能体会媳妇的感觉了,那里有太多他们的回忆,媳妇当时的心情不用猜都知道……他垂眼看着唐攸,摸摸头,又一次吻了过去。

    唐攸含混地嗯了声,感觉熟悉的热量呼啸地淹没了自己。

    殷展一直记着这事,等到今年的鬼节便拉着媳妇去了域城,手牵手迈进川流不息的人群,走得特别慢,像是要把所有不好的回忆都抚平了似的。

    唐攸能看出他哥的想法,等到达湖心小船便主动扑了过去,抬起头望着他哥,尚未开口,只听烟花“砰”地炸开,漆黑的眸子顿时缀满星火。

    殷展收紧手臂,深深地吻住了他。

    鬼节之后,很快便是二人的婚事。

    彼岸花又开了一重,像是着了火。殷展路过他们正式相遇的旷野,带着人进入游离之境,迈进大殿,抬头便见那个熟悉的人正等着自己——虽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成婚,但他的眼眶还是控制不住热了热。

    他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像那些年无数次幻想的那样,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完)

设置 手机 目录

风弄作品集 东奔西顾作品集 酒窝动人作品集 明月珰作品集 施定柔作品集 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万岁爷耶作品集 慕寒作品集 大风刮过作品集 舍念念作品集

上一章 | 系统崩溃中全文阅读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